UNDERTALE|你我皆在传说之下

简介

两道人影在硕大的审判长廊飞快地闪过。 “嗖嗖””叮””轰–“”唰””咻-“ 又是一轮攻击后,双方都停了下来。 此时的长廊已被弄得破败不堪,有几根骨头还插在墙上,地上到处是些红色小颗粒。 Frisk喘着粗气,头发凌乱,衣服早已变得破破烂烂,被血染红。几滴汗水从额头冒出来,滑过正在流血的伤口,使她”血流满面”,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已。但那猩红的眼睛仍紧盯着对手,充满恨意。她紧了紧握着刀的手,熟悉的触感让她冷静了不少。 而对面穿着蓝色外套、粉红拖鞋的矮骷髅依旧面带笑容,身上的衣服还是完整的。双手插兜,—脸轻松,满不在乎地看向对手,有着白色瞳仁的眼窝里流露出轻蔑。 两边就这样对歭,气温降到0度以下…最后那个骷髅率选打破沉默。 “Well,既然你不想战斗,就让我们来谈谈吧。” Sans闭上眼,再次睁开,眼里多了些温柔。 “嘿,kiddo!你还记得之前吗,那些回忆很美好,不是吗?” [哦,是的。我曾仁慈了每—位怪物,和他们成为朋友,之后拥有了一段”美好时光”。但!那是我用无数次死亡换来的!] Frisk什么都没说。 “你还记得你的朋友们吗?他们都对你很好,可你为什么要那样做?” [呵,为什么?的确,他们是对我很好,但这无法掩盖他们伤害过我的事实!] *Frisk按下了『FIGHT』 [Toriel很关心我,为我做派,为我治疗。但她曾把我独自一人留在那危险的遗迹里,让我有第一次死亡。在听到我想回家后,想方设法阻拦我:毁到大门,强迫我和她战斗,无视我的请求。火焰打在身上可真疼啊。] *Sans MISS掉了攻击 [Papyrus很单纯,但从那些危险的谜题,毒药般的意面,让我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我十分怀疑这单纯是不是他装的?] *『FIGHT』 *『MISS』 [在与Undyne的追逐战中你知道我死了多少遍吗?有几次我就死在你面前但你还在睡觉!期间还有那个怪物小孩,表面看上去要和我交朋友,帮忙我,但其实是想报信给Undyne让她尽快抓住我!] *『FIGHT』 *『MISS』 …… [怪物就是怪物!他们只是怪物!] [“—位天使会坠落下来,使地下世界空无—人”,做这个天使太难了。不过,我想到—个更简单的办法,我会让预言成真的。] *『FIGHT』 *『MISS』 …… 等Frisk气喘嘘嘘地停下,Sans才继续他的话。 “我能感觉到,在你心底的某处,依然残留着善良的余光,是某个曾经向往善良之人所留下的记忆,你还记得我吗?拜托了,如果你听到我的话,让我们把之前的事抛诸脑后,好吗?你只需要把武器放下,我会原谅你的。” *Sans正在饶恕你 [啊–!之前就是因为这番话打动了我,让我一时心软,放下刀选择仁慈。结果呢?迎接我的是万 骨 穿 身!] “呵呵…” Frisk冷笑着,毫不犹豫地按下『FIGHT』。 “你在这装什么善良呢,Sans?同样的当我可不会再上第二次了。就让我们继续吧,另一个杀手!” [我会”解脱”每一位怪物,这使我充满了决心!]

[更多]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