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长青

侯长青

姓名:侯长青 国籍:中国 出生地:包头 出生日期:1979年 职业:演奏家 代表作品:《笑傲沧海》 简介:中国广播民族乐团笛子演奏家,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央音乐学院笛子硕士,中国广播民族乐团笛子声部首席,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特聘笛子教授,全国社会艺术水平考级高级考官,文化部政府奖首届国际民乐比赛金奖获得者,中央电视台“光荣绽放”十大青年笛子演奏家。2002年8月,荣获文化部政府奖---中国第一届民族乐器独奏比赛竹笛青年专业组金奖。 曾出访港澳台及亚洲、欧洲、美洲等十几个国家和地区进行演出及文化交流活动。近年来作为独奏家身份与中国广播民族乐团、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德国罗斯托克北德爱乐乐团、斯洛文尼亚交响乐团等国内外众多乐团及指挥家成功合作。2012年担任中央电视台“2012民族器乐电视大赛”初、复赛评委。2013年受香港政府邀请担任第65届香港学校音乐节评委。多次担任中央音乐学院笛子专业研究生毕业评委会评委。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竹笛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侯长青档案:青年笛子演奏家。<br/> 中国广播民族乐团笛子声部首席。<br/>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竹笛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br/> 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青年演奏家艺术团独奏演员。<br/> 全国社会艺术水平考级评委<br/> 生于内蒙古包头市,8岁随父学习笛子,12岁考入包头艺校,师从笛子演奏家李镇。1989年毕业分配至包头漫瀚剧团,任笛子独奏演员。经过刻苦认真的练习.<br/> 1994年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竹笛专业,先后从师于蒋志超教授、北派笛子大师曾永清教授、著名笛子演奏家戴亚教授。<br/> 1998年考入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多次出访香港、澳门、台湾等地演出。<br/> 2000年、2001年两次随团在“维也纳金色大厅”进行“中国民族交响音乐会”演出。2002年初,随团出访瑞士日内瓦,参加在那里举行的“联合国文明对话年”的演出。2002年12月随中乐大师演出团赴台湾进行巡回演出,取得了极大成功! <br/> 2002年8月,参加文化部举办的首届民族乐器独奏比赛,荣获竹笛青年专业组第一名。 三峡都市报社三峡之子采访部主任:侯长青,男,汉族,35岁,重庆巫山人。中共党员,大专文化。三峡都市报社三峡之子采访部主任。在派驻巫山工作期间,16次深入下庒村采访报道,将下庒精神宣传成为重庆典型。《移民在路上》等文章在市区报刊发表。成功策划了彰显库区青年创业精神的“三百工程”,收到良好反响,荣记万州区三等功,获第三届“重庆十佳工作者”称号。<br/>再写侯哥---气沉丹田的侯长青<br/> “个咋的,说一口焖,你还不焖了是不?”他已率先一口焖了烧酒,便叉着腰,仰着脑袋,用那一双洞穿肺腑的眼睛笑咪咪地望着你。一细看,发现他的一只眼睛正视着你,另一只眼睛又在越过你的肩膀,用跳跃的目光看你的脊背。他拍着你的肩掏心地说,作为朋友,你生活在这个世道,要用两只眼睛看人。<br/> 这就是长着一双“新闻眼”的侯长青,就业于三峡都市报,跋涉于新闻长路上。在他那100多万字的新闻文字里,我看到的是在大风起兮中项羽策马扬鞭似的一个充满激情的背影。他壮实身板,嘴唇厚实,眼神炯亮,还有着浓重的巫山口音。侯长青,我这样一个君子之交的朋友,照他的说话,是属于灵魂伴侣。他的这样一个定位,让我动情。<br/> 侯长青的成长轨迹并不是顺风顺水。一个初中毕业的巫山乡下青年,早年“混迹”于巫山城,甚至飞身上树摘过农民家的核桃。后来的一天,他在巫峡边对着漩涡涡飞转的江水一阵狂吼,难道,自己这一辈子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过下去,从一个在乡间河沟里捉螃蟹的满身是泥的娃娃,一直摸爬滚打在侯家院子的房前屋后,顶多成为一个养猪专业大户的命运。那一天,侯长青便暗暗憋足了一口气,他来到了万州的长江三峡工程学校,学了一个求衣食找饭碗的专业。这个毕业后的愣头青最初进入了当时四方院内的一家报社,晓不得什么新闻五要素,可胸中激荡着一种大潮,撞击着他那厚实的胸膛。他对每一个同事都显得毕恭毕敬,面露真诚的谦卑之情,在编辑部的走廊与厕所里碰见同事言必称老师,言必“老师,你先请。”<br/> 在这家报社的日子里,侯长青便表现出一个新闻人的吃苦耐劳禀性。这是因为,他骨子里有着一个农民的血统。多年以后的一天,侯长青在出租车上听见司机对一个马路上的人叫骂:“你他妈真像个农民!”司机的话是那么刺痛了他的心,让他眼眶里噙满了泪水。那顿饭,他一直耿耿于怀,为刚才那隐隐的伤害。后来,他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发到网上,宣泄与追问。他咬着嘴唇说,看一看吧,我们这个城市的建筑,哪怕是奥运村,有哪一样不是农民们用血汗与血肉铸就。当你望着他的眼神,你会发现,他对乡村,对那些大地上的耕耘者,那种内心的朴素之情,早已经融入血脉。<br/> 再后来,侯长青又进入了三峡都市报,他把第一站选择在了巫山驻站。下庄人修路的故事,他饱蘸情和泪写出了“用生命挑战悬崖”。后来的下庄,成为了重庆的感动,中国的感动。有多少人去下庄寻访结对帮扶,就是因为下庄的感动在传递,感恩的心在升腾啊。<br/> 在《平湖周刊》的移民大潮里,在《西部观察》的不停追问中,在“走进社区”广场的人群里,在“圆梦行动”的现场,在《三峡之子》的长路上。侯长青一路走来,不到40岁的一个男人,两鬓便已冒出斑白华发。这是因为,他要抵达每一个新闻的现场,而每一个现场,都是那么让他不能自己。“现场,只有现场,才能进入状态,才能让你掏出心来感受与驾控。”侯长青便在这样一个又一个“现场”里逐渐走向成熟,这种成熟,不是圆滑,不是世故与随波逐流。我发现和理解的是:责任、良知、激情、理性、客观、包容、向上。<br/> 在与他相处的时候,是相当愉快的。我生性木讷,而他能够妙语如珠驾驭现场。他的妙语,是他平时的积累,与那些绕舌哗众之徒完全不同。他的妙语,也是他直抒胸意的畅快淋漓性格。他的妙语里,还透着一种沧凉之水沧桑之云的开阔情怀。真的,侯长青就是这样一个人。在被别人于阴影中揣上一脚的时候,他还宽厚地作出一个让自己释然的说法。他这样说:“哪有全是顺风顺水的哟,别人也不容易嘛。”这种付之一笑的情怀,如果没有一种空间上的吸纳,是不容易做到的。“我认真做,我在路上小跑,所以我但求问心无愧。”他说。创办三峡之子联合会,就要在今年的中秋平湖上登场,这里付出的一切,只有长青和他的同事们明白。而这些,依然遭受着流言蜚语的追逐。他真的没有受过伤吗?我没有问他。“干!”他说,一口烧酒下肚,又万物澄明,云淡风清。<br/> 拥有一颗感恩的心,这是他一直的信奉。在送别与回访移民的长路上,在面对贫困学子们的泪光中,在驾车出了那一次事故之后,在面对母亲扶墙而去的背影中,在面对女儿与昆虫对话的时候,感恩的泉水总是溢满他的胸间。<br/> 每一次见到他,他壮实的身影总是沿着一条“直线”行走,那是一种充满底气后脚步不发飘的坦然与自信,无邪与宽容。哪怕是虎鞭有假,也要雄起,他这样说。他喜欢穿着一件唐装,有时候让我真恍惚,疑心他就象从唐朝走来。如果,他真生在唐朝,他会是在干啥?在饭馆里,我听他大声对抹布叫道:“你从四川省赶来,哪有你请客的道理,我付钱!”<br/> 从一个乡村走出来求衣食的青年,成长为一个“重庆十佳新闻记者”,侯长青的脚步告诉我们:气沉丹田,跑步前进。<br/>
[更多][举报]

查看更多内容,请下载客户端

立即下载

专辑

全部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