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军 (Heaven's Soldiers)

天军 (Heaven's Soldiers)

简介: 历史根源:任何先进理念都不是空穴来风。“天战”与“制天权”并非军事未来学家臆造而来,其问题的提出,总是可以追溯至历史和现实政治、经济、科技、军事和意识形态等诸方面的肇因: <br/> 1. 世界军事大国,尤其是美国和前苏联(俄罗斯)争夺太空绝对优势 <br/> 外层空间是未来战争的重要战场。基于率先建立天上军事优势的认识和考虑,美国和前苏联间的军备竞赛早已从空中、陆地和海洋引向外层空间。从1957年前苏联发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上天,到冷战期间美国的“高边疆”论和“星球大战”计划,再到美国的“国家导弹防御”(NMD)系统,世界军事大国一天也没有停止过争夺太空绝对优势。美航天司令部在其“2020年设想”中称:“今天的军事作战十分依赖于航天能力,在21世纪将更加依靠航天能力”;俄罗斯2000年制订的军事学说亦称:“未来战争将以天基为中心”,“制天权将成为争夺制空权和制海权的主要条件之一。” <br/> 2. 世界新科技革命与新军事变革,尤其是军事信息技术与军事空间技术的革命性突破 <br/>争夺太空绝对优势,仅有率先建立天上军事优势的认识和考虑是远远不够的,首先要重点解决“登得上”的一系列技术难题,世界新科技革命及其在军事领域所引发的新军事变革,尤其是军事信息技术与军事空间技术的飞速发展,则为天战与制天权时代的到来打开了大门。因此,一方面争夺太空绝对优势的强大需求激发了技术的革命性突破,另一方面,技术的革命性突破也是争夺太空绝对优势成为可能。 <br/> 3. 联合制权论,尤其是制空权论和制信息权论的延伸 <br/> 当“登得上”之类的技术基本上不成为问题之时,在争夺太空绝对优势过程中,战略和战术因素的作用和地位开始凸显出来。从蒙昧时代到农耕文明、工业文明,再到信息时代,从徒手搏击到冷兵器战争、热兵器战争、机械化战争,再到信息化战争,土地的争夺必然引发制陆权论,海洋的争夺必然引发制海权论,空中的争夺必然引发制空权论,信息权的争夺必然引发制信息权论。毫无疑问,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和人类活动空间的不断扩展,关于在不同战场领域争夺作战主导权问题的战略战术论——军事制权论逐步延伸的步伐也不会停滞不前。当美国和前苏联(俄罗斯)在太空领域的激烈争夺以及其他军事强国的迅速跟进使外层空间很快成为陆、海、空战场之外的第四战场,当联合作战与联合制权论尤其是制空权论和制信息权论向外层空间延伸时,因应这种战略战术变化需要,不可避免,空军便拓展为“天军”,空战便拓展为“天战”,制空权便拓展为“制天权”。甚至有人说,“天战”与“制天权”是联合作战与联合制权论(陆战与制陆权、海战与制海权、空战与制空权、信息战和制信息权等)的先决条件,在未来战争中,要想取得胜利,关键取决于控制外层空间的能力及由此形成的作战能力。 <br/> 基本特点:“天战”已不再是“童话”。“天战(太空战)”是指敌对双方在外层空间进行的军事对抗或双方在宇宙空间为陆战、海战、空战提供军事支援,以陆地、海面(水下)、空中为平台对敌方航天器进行的攻防行动;与此密切相关,争夺“制天权”则是交战双方为达成军事目的,在军事指挥机关领导下,使用空间与反空间武器系统,采取进攻或防御手段,对外层空间战场实施的控制过程。军事未来学家曾在大脑之力所能穷尽的范畴勾画了一副的“天战”与“制天权”时代到来之后的宏伟蓝图(美国经典影片《星球大战》堪称这方面的杰作),其中有些构想已经变为现实,有些虽然还没有到来,但也具有继续关注的价值。“天战”与“制天权”构想主要有以下几个基本特点: <br/> 1. 高起点 <br/> 与空间技术发展相应,“天战”可能要经过三个发展阶段:空间信息战阶段、争夺制天权阶段和空间对地攻击阶段。无论是空间信息战、争夺制天权,还是空间对地攻击,其构想起点均高于传统意义上的任何战争,而且后一个阶段发展起点又明显高于前一个阶段,总体上表现出高起点的显著特点。空间信息战阶段的高起点主要表现在空间信息系统的发展和完善,使快速反应和远距离精确打击成为可能,制信息权成为作战致胜的先决要素,而制信息权取决于是否具有空间信息系统优势;争夺制天权阶段的高起点主要表现是军事空间系统多级化,为达成争夺制天权的战略目标,空间系统的战术机能日益突出,以反卫星武器为主的空间武器系统使战场延伸至太空,真正实现“全立体化”;空间对地攻击阶段则以发展起点更高的空天飞机的问世为主要标志,按照构想,空天飞机是一种将航空和航天技术有机结合在一起的新型飞行器,可自由方便地在“天”、“空”、“地”之间往返,能在“天战”中随时快速突破任何地面防御,从空间对陆、海、空目标实施精确打击及遂行其他作战任务。因此,一言以蔽之,“天战”构想发展起点高。 <br/>2. 高空间 <br/> “天战”不同于传统的陆战、海战和空战,是一种全新的高空间战争。“天战”以整个太空为战场,极其广阔深远,如果说“天战场”存在界限的话,那么其界限取决于军事空间技术发展所能达到的高度。它全面包容覆盖传统的陆海空战场,具有“居高临下”的高空间优势。当人类还只能停留的地面以生存时,“天基”军事对抗和非对抗活动所追求的优势就并不主要表现在数量规模上,而是表现在高空间的技术质量优势上。例如,要实现全球范围内的军事指挥和通信,只需在距地面3.6万公里之遥的地球同步轨道上部署3颗通信卫星;如果在太空中部署18颗定位导航卫星,建立全球定位导航系统,就可在全球范围内随时为飞机、舰船、车辆乃至步兵等定位、导航或指向;激光、粒子束、微波、动能等新概念“天战”武器不仅可用于高空间作战,也可攻击地面和空中目标。具体对地面和空中而言,高空间有三大技术战术优势:一是作为“天战”作战平台的“天基”军事飞行器可以突破所有地面和空中平台所受的高度和速度的限制,以极高的高度和极快的速度掠过地球表面,直接而快速地观察地球上广大地区,其作战眼界之广是后者无法比拟的;二是“天基”军事飞行器可以突破所有地面和空中平台所受的现有国家疆界分割的限制,在地球上的任何地区间自由飞越,其作战跨度之大,让后者只能望其项背;三是“天基”军事飞行器可以突破所有地面和空中平台所受的时间限制,可以在高空间长时间不间断地遂行“天战”任务,其作战时间之长,也是后者难以企及的。因此,一旦控制了整个太空战场,就能凭借其高智能、高技术和高空间优势,全面控制陆海空战场,“制天权”将主导制空权、制海权和制电磁权,直接影响战争全局的进程与结局。可以预测,在未来的战争中,谁掌握了“制天权”,谁就能在战争中取得主动。未来争夺“制天权”的斗争与今日战争中争夺制空权的重要性相比,有过之而无及。 <br/> 3. 高技术 <br/> “天战”不仅是高空间战争,而且更是典型的高技术战争,没有军事空间技术和军事信息技术等高新技术群作为依托,根本谈不上所谓“天战”和“制天权”。从某种意义上讲,“天战”技术之“高”与其空间之“高”成正比:空间“高度”越高,“天战”的技术“高度”也越高。“天战”的高技术性集中体现在其作战平台(航天飞机,载人飞船和空间站,航天母舰等)和武器装备(新概念武器等)上——其作战平台和武器装备几乎集成了新军事变革时代高新技术群进步的所有相关成果,囊括了航天运载、航天材料、微电子、信息工程、计算机、光学遥感、新概念武器和生物工程等等高新技术领域,已经形成一个完整的高新技术体系,从而使之成为未来“天战”的突出特点。以航天母舰和激光武器为例。与航空母舰游弋在海洋中类似,宇宙飞船型航天母舰飞行在离地面3.6万公里的地球同步轨道上,是航天飞机的起降平台,十分巨大,可装载四架航天飞机、两艘太空轮船、一个轨道燃料库和一个太空燃料补给站,一般还大量装载各式各样的太空战武器。按照构想,它将是“天战”的大本营,“天军”的总指挥部就设在其上,统一调度、指挥各种航天器上的宇航员进行太空训练与作战。用激光作武器的设想是基于激光的高热效应,其本质就是利用激光光束输送巨大的能量,与目标的材料相互作用,产生烧蚀、激波、辐射等杀伤破坏效应,是理想的太空武器。它发出的激光束的能量相当于原子弹的100万倍,作用于极小的面积上能将未入轨的洲际导弹、军事卫星、航天器摧毁,使拥有它的一方获得“制天权”。 <br/>4. 超战术(super-tactics) <br/> 不光是技术如此。从战术角度来看,虽然在一般意义上“天战”是传统战争形态的延伸,但其独特之处大大超出传统战争形态的范畴,传统的战术要素体系难以完整涵盖、限定“天战”的战术特征,组成传统战术体系的一些基本概念、规律、原则、作战样式和战法等需要在“天战”的新的“游戏”规则条件下给以重新审视和界定。正是在这种意义上,“天战”并非是传统战争形态简单的向上叠加,遵循的是某种“超(传统)战术”规定性。这种“超战术”规定性与传统战争形态的本质不同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未来的“天战”将是以“天军”为主体,所有“军种”(如果还有“军种”的话,但即使还有,也绝不是现在意义上的“军种”)都参加的完全意义上的联合作战,可能采取“天对天”、“空对天”、“地(海)对天”、“天(空)地(海)一体”等对抗形式,其目的是为夺取“制天权”而战,以“天”制“地(海、空)”,其手段则是各种“天基”、“陆(海)基”、“空基”太空进攻性与防御性武器系统,因此,其战术体系赖以产生的依据与传统的陆战、海战和空战等有本质不同。其次,“天战”主要采取太空信息战、太空封锁战、太空轨道破击战、太空防卫战和太空对地突击战等新的作战样式,囊括了信息战、反卫星战、激光战、电子战、反导弹战和电脑网络战等一系列新战法。因此,其战术体系的运行机制也与传统的陆战、海战和空战等有本质不同。 <br/> 相关对策:可以肯定,“天战”和“制天权”时代的到来将会使未来战争的整个形态发生根本性转型。为此,当务之急是站在时代的制高点,加强对策性研究,积极寻求建立中国特色的“天战”与“制天权”理论和应用体系。这是适应世界军事变革大潮,全面推进中国特色新军事变革,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的必然选择。 <br/> 1、 依托信息化新军事变革,建设信息化“天军” <br/> 2、 依托联合制权论,拓展“制天权”论 <br/> 3. 依托军事空间技术等高技术群,发展“天战”新的作战平台与武器装备 <br/> 4. 依托国民教育体系,培养和储备“天战”人才 <br/> 韩国电影:<br/>中文片名:<br/>天军<br/> 天军<br/>外文片名:<br/> General of Heaven<br/>更多外文片名:<br/> Chungoon<br/> Heaven&apos;s Soldiers .....(International: English title)<br/> Cheon gun<br/>影片类型:<br/> 动作 / 科幻 / 喜剧<br/>片长:<br/> 106 min / South Korea:110 min<br/>国家/地区: <br/>韩国<br/>对白语言 <br/>韩语<br/>色彩<br/> 彩色<br/>级别<br/> Singapore:NC-16 South Korea:15<br/> 演职员表:导演 Director<br/> 闵俊基 Joon-ki Min<br/>编剧 Writer<br/> 闵俊基 Joon-ki Min<br/>演员 Actor <br/>黄政民 Jeong-min Hwang .....Park Jung-woo<br/> 金承佑 Seung-woo Kim .....Kang Min-gil<br/> 朴重勋 Joong-Hoon Park .....Admiral Yi Sun-shin<br/> 孔孝珍 Hyo-jin Kong .....Kim Su-yeon<br/> 金洙宪 Su-hyeon Kim<br/> 金炳春 Byeong-chun Kim<br/> 金胜友 Seung-cheol Kim<br/> 马东锡 Tong-Seok Ma<br/>摄影 Cinematography<br/> Jae-hyeong Park<br/> 上映日期:韩国<br/> South Korea<br/> 2005年7月14日<br/> 韩国<br/> South Korea<br/> 2005年7月15日 ..... (Seoul)<br/> 香港<br/> HOng Kong<br/> 2005年9月16日<br/> 台湾<br/> TW<br/> 2005年9月16日<br/> 制作发行:制作公司<br/> Sidus Pictures [韩国]<br/>发行公司<br/> Showbox [韩国] ..... (2005) (worldwide) (all media)<br/> 剧情简介:韩国和朝鲜共同隐秘制作的核武器“飞激震天雷”被定为转让到美方。对此不满的朝鲜将军江民吉(金胜宇 饰)挟持了核物理家金秀燕(孔孝珍 饰),并且想把“飞激震天雷”带走。这时,433年以来第一次经过地球的彗星刚好通过朝鲜半岛的上空。江民吉一行人和追捕的韩国长官朴正宇(黄正敏 饰)一行人在鸭绿江对持中,与突然刮起的旋风一起消失了。<br/> 旋风消失以后,他们睁开眼看到的是女真族的杀戮现场。他们本能的拿起了枪,看到现代武器的女真族被吓跑了。一行人躲到了山洞里,当天晚上有个人来偷他们的武器。他就是落榜以后过着放荡生活的李舜臣(朴重勋 饰)。这时传开了天军从天而降的消息,他们来到的是1572年的朝鲜边防村庄。<br/> 在与女真族的战斗中丢失了“飞激震天雷”,朝鲜军人为此离开。同时,朴正宇对李舜臣非常失望想再次训练李舜臣,不过李舜臣坚持不肯学。此时村里的一个少女被女真族杀害了,这时李舜臣逐渐显示出了英雄本色。夺回“飞激震天雷”以后女真族对村庄开始了进攻,这时金秀燕找到了回到未来的方法,现在他们要决定的是回去还是留下来与李舜臣一起对抗女真族……<br/> 幕后制作:韩国近年的“大片”愈演愈烈,都获得了巨大的票房回报和好评如潮,但是唯一的缺憾却是几乎每部大片都围绕着“朝韩关系”这一个单一的话题展开。古装动作片《天军》的出现,似乎打破了这个规律,影片演绎了一个古代与现代对峙的战争,沿着这条主线,融合了许多商业电影的娱乐元素,包括:科幻片的时空穿梭、动作片的打斗枪战、战争片的沙场对垒、喜剧片的幽默搞笑等等,结合了战争动作与科幻喜剧的路子,把“大片”真正回归到了打斗、幻想、搞笑的娱乐上来。抛开一切历史情感和人文情怀,影片要为影片带来的就是紧张刺激又恶搞的两个小时。
[更多][举报]

查看更多内容,请下载客户端

立即下载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