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惠荞

鲍惠荞

中文名:鲍蕙荞 国籍:中国 出生地:四川省犍为县五通镇 生日:1940年 职业:钢琴家 代表作:《花儿拾零》、《水妖》、《平湖秋月》 主要成就:1965年全国钢琴选拔赛第一名 简介:鲍惠荞是著名的钢琴演奏家,曾获第二届乔治·艾涅斯库国际钢琴比赛第五名(1961年),全国钢琴选拔赛第一名(1965年)。第四届全国音乐作品评比获“优秀演奏奖”。曾经两次担任国际钢琴大赛评委,全国“金唱片”奖,享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现为中国音乐家协会全国器乐演奏(业余)考级委员会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央乐团(中国交响乐团前身)社会音乐学院副院长。 荣誉记录:一直任中国交响乐团钢琴独奏家,并获国家一级演奏员称号 1961年第二届乔治·艾涅斯库国际钢琴比赛第五名 1965年全国钢琴选拔赛第一名 第四届全国音乐作品评比获“优秀演奏奖” 曾经两次担任国际钢琴大赛评委,获全国“金唱片”奖 个人简介:鲍蕙荞,女。原籍香山(今珠海山场),1940年出生于四川省犍为县五通镇。她从9岁起随母亲学钢琴,13岁考上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插班进入少年班三年级学习,与刘诗昆等同学,1957年毕业,被保送中央音乐学院本科学习。1960年,19岁的鲍蕙荞获得了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钢琴作品演奏比赛一等奖,1961年她参加第二届乔治·艾涅斯库国际钢琴比赛的选拔,被选代表我国赴罗马尼亚参加比赛,演奏的曲目是《降b小调前奏与赋格》,被评为第5名,1964年,又获得了全国钢琴选拔赛第一名,从而跻身于新中国青年钢琴家之列。“四人帮”倒台后,鲍蕙荞受到株连。直到敢于仗义执言的歌唱家刘淑芳,不顾禁止鲍蕙荞上台演出的禁令,邀请她做伴奏。演出时,当报幕员说出“鲍蕙荞”这个名字后,舞台上下蓦然沉默,顷刻,观众席上突然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这次演出成了鲍蕙荞“文革”以后的第一次演出。从此,她恢复登台表演,并且取得了可喜的成就———1979年,中央广播电台播放鲍蕙荞的独奏节目60分钟,在社会上引起很大的反响。1979年底“诗刊”主办的在工人体育馆的演奏会上,她第一次登台公开演奏,受到热烈欢迎。1985年10月,她在北京举行个人独奏会,听众反映强烈。同年,在全国第四届器乐作品评比中获得了优秀演奏奖;1986年起出访多个国家,1992年成为了第一批访问台湾的文化使者。 鲍蕙荞是中国最著名的钢琴家之一,从1970年起,她一直任中国交响乐团钢琴独奏家,并获国家一级演奏员称号。年轻的时候,鲍蕙荞凭借出色的技巧,多次在钢琴大赛中获奖。而她与世界兵乓球冠军庄则栋曾结姻缘,一度传为佳话。作为名人的她,有着丰富而复杂的人生经历。 在鲍蕙荞的钢琴生涯中,近年来最令她欣慰的是,曾在“鲍蕙荞钢琴艺术学校”学习过的学员、她亲手教过的孩子,多人多次在国际国内的钢琴比赛中获奖。 艺术生涯:13岁插班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后保送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又考入朱工一研究生班继续深造。 上个世纪50年代中期,还是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十几岁的学生时,她就多次参加了一些重要演出。 1956年,波兰总理西伦凯维兹到中国访问,在有周恩来总理陪同的音乐会上,鲍蕙荞演奏了肖邦的《降b小调谐谑曲》,全场报以热烈掌声。 1961年是鲍蕙荞钢琴生涯十分重要的一年,她被选派参加第二届乔治·埃奈斯库国际钢琴比赛的国内选拔。在全国众多选手中,她与上海音乐学院的洪腾脱颖而出,将代表中国到罗马尼亚参加比赛。 1970年调入中国交响乐团。国家一级演奏员。 1991年作为团长率团成功地出访了东欧三国。 1992年作为“大陆艺术家代表团”成员,成为第一批访问我国台湾的文化使者;她的足迹还遍及奥地利、日本、新加坡、罗马尼亚、智利、以色列等几十个国家。 1994年9月,“北京鲍蕙荞钢琴城”成立,中国首家以钢琴家的名字命名,并由鲍蕙荞女士亲自主持的钢琴专卖店。 1999年当选为中国音协副主席。 2015年6月18日,任中国音乐家协会第八届顾问。 突出贡献:几十年来,鲍蕙荞作为钢琴演奏家,几次在全国大赛中获得第一名和其他奖项;进行过无数次演出;多次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或与其他钢琴家联袂演出。她尽享过掌声、鲜花和荣誉,但她最难忘的是1985年10月20日,平生第一次举办独奏音乐会。 她历任中国各届钢琴大赛和国际上许多重要赛事的评委。2000年,鲍蕙荞与几位音乐界同行,编选出版了一套20册之多的《新思路钢琴系列教程》。它的篇幅浩大,内容丰富,在收入的2000多首钢琴曲中,有一半以上是国内流行的各种钢琴曲集所没有的。 2002年,鲍蕙荞又出版了30万字的《鲍蕙荞倾听同行——中外钢琴家访谈录》,这是国内第一本钢琴家写钢琴家的书。 人物生活:在十年“文革”中,鲍蕙荞沦落为艺术领域内的受批判对象,随后受庄则栋政治上一泄千里之累,一度四面楚歌。在“文革”中,鲍蕙荞的工程师爸爸被打成“反动权威”,被迫隔离审查。她的丈夫庄则栋,因为反对批斗国家体委主任荣高棠,被指控为“修正主义的黑尖子”,也成了批判斗争的重点对象。加之哥哥和姐姐都有“政治问题”,鲍蕙荞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 鲍蕙荞和庄则栋的第一个孩子出生时,鲍蕙荞来不及享受做母亲的喜悦,也被下放到农场,接受所谓的“劳动改造”。在那儿待了将近两年,种水稻。很难得回家,回家的时候,儿子也认不出她了。 1968年秋天,庄则栋得以释放。一年后,在周恩来直接关照下,庄则栋恢复了日常训练和参加比赛的资格。1970年,鲍蕙荞也因为江青直接过问,结束“改造”,鲍蕙荞回到了北京,再次登上舞台弹《黄河》,弹样板戏。鲍蕙荞从农场调到中央乐团后,开始很感激江青,后来渐渐看到许多人对她不满,便一再提醒丈夫,保持跟江青的距离,尽量向周恩来靠拢。从这时起,鲍蕙荞和丈夫之间有了分歧和矛盾。 1976年秋天,“文革”十年浩劫划上了句号,随着江青集团彻底倒台,庄则栋也被免去了国家体委主任的职务,隔离审查,又把鲍蕙荞牵连进去。 在最初的日子里,鲍蕙荞也被禁止演出,每天只能给学生们伴奏钢琴。鲍蕙荞和庄作栋曾经是令人羡慕的一对儿,但是两人在文革中的遭遇使他们在感情上和生活上越走越远,最终分手。上世纪80年代中期,庄则栋被没有结论地释放回家,但他们的情感世界已经出现无可挽回的巨大裂痕。1985年,在北京东城区政府办理了离婚手续。 个人作品:钢琴组曲《花儿拾零》
[更多][举报]

查看更多内容,请下载客户端

立即下载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