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碎北京

心碎北京

  • 流派:Pop 流行
  • 语种:国语
  • 发行时间:2013-12-17
  • 类型:EP

简介

北京—— 每一年,无数鲜活的灵魂聚集到这座城市——北京,向这片土地提交千万个梦想,或熠熠发光,或幻灭蒙尘,不断沉浮,总有去留。 这个看似高高在上的地方,最神奇之处就在于:任何小人物都能找到落脚点,似乎没有什么排外性,然而任何大人物也都在真实地感受着自己瞬间变小,不再独一无二。 在这里,远大理想者有时候似乎还不如卖鸡蛋灌饼的有智慧,后者攒够钱了回老家买房养孩子,人生圆满,而前者的梦想越照进现实,就会衬出越多的阴暗面,或随波逐流,或弃甲归田,世上从来没有什么成功是简单的,喝得了这口硬水,咽得下这口尾气,才是你跟这个城市进行等离子交换的开始。 他们—— 歌手:满江,一个不断用生活感悟、碰触音乐的北京人,虽然形式上没有什么离经叛道,但十几年在业内有口皆碑的低调和逐渐爆发的大叔魅力也的确算得上独树一帜,尽管性格温和,也极具幽默,但他却是圈内极度少有的“没有圈子”的人,就像他选择独居于这个城市的边缘,他觉得这样可以更清楚的看到自己,和自己想要的音乐。 词曲作者、南京人:詹航,3岁起学钢琴,1985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附小,1997年毕业于中国音乐学院,签过国际公司,发过唱片,也为众多歌手写过主打歌。在离开北京之前,曾扳指一算,在北京生活的时间甚至比在家乡还要长,然而北京对于他,却是“第一故乡也好,第二故乡也罢,爱恨交加才是最真最深的感触。大到迷茫,冷到寒心,忙到麻痹,爽到堕落,挤到孤独,痛到踏实,土到霸气,深到沦陷”。拥有这样的资历,这样的总结,在北京,何止千万人? 解开心碎的表面—— 树挪死,人挪活,但地方再大也是有限,你来,他就得走,你走了,马上会有人补上。这就是所有迁徙族奋斗者们内心悲凉的根本原因。 莫再感叹“这个地方不属于我”,其实是“我不属于这个地方”。归属感的匮乏,造成外来者失望加剧,继而又蔓延至被超级人口挤到燕郊的北京人心里,双方都很莫名其妙,双方都成了“弱小强者”——即脆弱又坚强的并存着。生长于北京的满江,唱着“曾经的北漂人”詹航写的歌,尝试表达后者对这个城市的爱恨纠结。这是一次建立在长年默契基础上的合作,从1998年满江第一次发片开始,詹航就参与了他的专辑创作,携手奋斗十来年,直到詹航毅然离去,留下一个心碎的地标。每次去南京,满江都会找詹航聊天,在他们的对话里,有过去的美好,也有现实的探讨,谁能说那些令詹航遗憾的原因,在满江心里就没有构成过空虚呢?谁能说那些离开了北京的人,就没有留下任何挂念呢? 一个歌者,一架钢琴,黑白键弹奏人世间,越是心如明镜,越易心碎一地,映照出来的,还是无动于衷的城市万象。这一南一北的融合,拉大了这个城市的人际宽容度,但无人是明,无人是暗,这是一个字字惊心、声声动魄的立体浮世绘,体内有太多人迷失在没有结果的寻找里。 詹航说“必须得心碎的话,只能挑北京”,是因为这个曾经吸引他来寻梦的北京,依然是世上宽容度最大的地方之一,日日都发生着值得天下流传的故事,升升降降、浮浮沉沉,去留者们迷恋它的一切可能性,哪怕它同时带来希望和绝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心碎北京》不是贩卖消极的头条人文,更不是撕心裂肺的无用控诉,而是一种豁然,揭开心碎的表面,透射出一丝光亮,不敢让“无力者有力,悲观者前行”,惟愿分享一些热量,供同行者循环取暖:你看,其实大家都一样。 有些心结,承认了就好,无须刻意解开。 无论冬天多长,春天必将到来。

[更多]

此歌手的其他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