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

  • 语种:纯音乐
  • 发行时间:2019-04-03
  • 唱片公司:制作家
  • 类型:Single

简介

爱情的终点站, 是【幸福】, 还是【一无所有】? 也许,是【希望你幸福】, 哪怕,【我一无所有】。 摩登兄弟 刘宇宁 第三首正式个人单曲《乞丐》 他说—— “第一首歌,我想唱给自己听, 第二首歌,我想唱给更多人听, 第三首歌,是我们彼此选择聆听。” 是老街唱歌的平民, 是网络沸腾的红人, 是登上《歌手》的歌手…… 2014年担任摩登兄弟乐队主唱的男孩刘宇宁,在2018年夏天迎来了事业爆发,继而踏上飞驰人生般轨迹,无数声音围绕着他发出赞美、质疑、争议——而他,只想用行动告诉你,“刘宇宁”,始终是那个活在音乐里的人。 酝酿打造半年之久,正式发布第三首个人单曲《乞丐》。 “乞丐”,一个卑微到无以复加的角色,而现代人每每极力装扮出的那些高贵、冷漠、麻木的面具之下,在面对爱情的时候,是否还有勇气坦白灵魂脆弱的伤口,来渴求对方感受到自己愿意放弃一切的那颗真心? 在小宁看来,这是“我们彼此选择聆听的作品”,讲述爱情中的“区别”。就像张爱玲说的那句人尽皆知的话,“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我们都曾遇见让自己心甘情愿低到尘埃里的人,经历着暗恋、失恋、相恋……“区别”只在于,当还有力气不顾一切去爱的时候,那个人,是把你的心踩得稀巴烂后扬长而去,还是会把你扶起来,擦干净,愿意和你一起洁白如新。 “不死心我还能做什么呢,心死了人又该怎么活着 如果说相爱是因为懂得,你答案不属于我” 在爱情里,你会允许自己低到尘埃,变成“乞丐”吗?身处情感和情歌泛滥成灾的年代,小宁希望听到《乞丐》的人,都是“换位者”——旁观,亲历,只要找到了让自己真正共鸣的部分,就是一首情歌之所以动听的意义。“这首歌不是对照我或者谁的故事,如果触动了你在感情里看重的那个也许珍贵,也许不堪的痛点,我们就是选择了聆听彼此。” 《乞丐》由脱景麟作曲,担任小宁企划制作统筹的流水纪量身打造歌词,以真实场景勾勒,平实画面描述,试图表达现代人在压抑中终于爆发、失控、渴求……却仿佛注定“身无分文”的情感暗涌。知名制作人郑楠和刘宇宁二度合作,对于这个“从来没有学过乐理,也没有请过声乐老师,所有演唱都出于本能,忠于本真,我想这就是我的味道”的歌手,郑楠表示,越来越懂得小宁身上那种坚持,“一开始我很欣赏他的声音,在嗓音天赋上确实很有潜力,但我和他都希望,能做到的不止是潜力,要达到更严格的高度。” “黑夜里,摩天大楼亮着,谁眼神却熄灭了花火,看着你不顾一切挣脱,怀抱余温,都结冰了……”小宁和郑楠首次尝试以感官来刺激情感的“暗哑”唱法——和过往较为厚重、直接的表达方式不同,《乞丐》第一遍主歌,小宁用沙哑摩擦的喉音制造出一种近乎哽咽的“无力”听感,瞬间将大家带入到他以最诚实情绪来讲述故事的歌声中,不一定完美,但无比真实。 “怪我太依赖 不理智对待,宠爱你像长不大的小孩,无数次贪玩 总习惯等待,天亮前你累了就回来”,《乞丐》以顶级乐手班底,全真乐器铺陈出电影剧情般音乐画面,前奏清淡而疼痛的钢琴缓缓引入,随后吉他、贝斯搭配恢弘弦乐层层递进,烘托出小宁每一遍段落演唱时都放入的不同细节处理,他的诠释方式从头到尾避免任何失控撒狗血,起承转合之处决不刻意滥用高音凸显,我们却在这首极致简洁情歌里,听到独属于他的表达。 “终于我活该,好像个乞丐, 卑微得想要你施舍未来, 已身无分文,只有被嘲笑的关怀” 《乞丐》视觉呈现上,刘宇宁和团队同样没有选择复杂形式,MV以一个概念故事和聆听者进行互动——爱情,就像一班正在天空翱翔的飞机,我们是其中乘客,一路看遍天空之下的城市风景,经历着分分合合悲喜,却不知道,未来降落在终点站的时候,会面对怎样的结局。 小宁以在录音棚真实工作状态,帅气风衣造型出镜,没有多余华丽布景,只有他以面部表情和身体语言,搭配恰到好处的概念画面,带大家代入到每个人都可以置身其中的故事。《乞丐》单曲封面,小宁继续坚持个人单曲不露脸原则,只在黑夜与星火点缀的画面中,放入歌名和歌手名,那片浩瀚如宇宙也微小如心房的空间,他留给听众自己去寻找意义。 如同“摩登兄弟刘宇宁”几个字,在他看来,无论经历了小城、老街、平台、乐坛这一路走来多少变化,都只会代表内心深处对音乐始终如一的热爱,而更多人已经感受到的,终会感受到的,是“摩登兄弟刘宇宁”,在“主播”“网红”“歌手”种种标签背后,是人们正希望看到听到的,纵然经历主流、草根、直播、短视频多少渠道变迁,都有一股始终昂扬向上的,赤忱无畏的,以作品和音乐本身一步步成长起来的,力量。 摩登兄弟 刘宇宁 第三首正式个人单曲《乞丐》 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面发布。

[更多]
该歌手的其他专辑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