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歌曲第一季 第5期

  • 流派:POP流行
  • 语种:国语
  • 发行时间:2014-01-31
  • 唱片公司:梦响强音
  • 类型:演唱会

简介

大年初一“马上”就有“好歌曲”,《情非得已》作曲叫板哈林 大年初一晚19:30,《中国好歌曲》将继续与观众相约央视三套。除夕夜央视春晚刚有《情非得已》,“马上”就有原作者变身《法国老画家》来到第五期“好歌曲”的舞台。地下音乐人赵照带来献给母亲的《当你老了》,邀你团圆之夜和妈妈一起寻找久违的感动。 春晚刚唱《情非得已》,“好歌曲”马上就来原创作者 除夕夜央视春晚上,一曲《情非得已》唤起了多少青涩朦胧的青涩朦胧的青春记忆。这首经典情歌曾包揽2002年娱协奖国际组原创歌曲奖和最受欢迎原创金曲奖,然而这首歌的幕后作者却鲜有人知,他就是来自马来西亚的音乐才子汤小康。大年初一晚,他将携自己的原创歌曲《法国老画家》登上《中国好歌曲》的舞台。 将汤小康称为“创作歌手”可说是名副其实。他不仅给庾澄庆写过这首红遍海峡两岸的《情非得已》,也曾与张学友、刘德华、齐秦、孙楠、S.H.E、动力火车、张栋梁等诸多歌坛巨擘有过合作。不过,自2002年《情非得已》大火后,汤小康却因为某些原因在人生最辉煌的节点被唱片公司“雪藏”,直到2009年才又重出江湖。而这次的作品《法国老画家》就是描述当时的状态,“我觉得自己像一个法国的老画家,一个已经被大家遗忘的创作人。” 汤小康的经历触动了导师们的心弦,周华健开导他:“可以理解,有时候一个已经有了基础的创作人总还是会有撞墙期的,但有时低潮期能够让我们获取更多的营养。情绪不好的时候,我们才会有更多的想法跟体验,好好享受这个低潮期,我们给你加油!”蔡健雅也鼓励汤小康:“我非常理解你的感受,我觉得我们创作歌手有好多好多的辛酸,其实好多人都不明白。今天这个舞台就是让你,让大家再看到你、再听到你,你真的是一个很棒的创作人!” 虽然写过的歌曲千千万,但这还是汤小康第一次站在舞台上唱自己写的歌,“我希望在这个舞台找回当初单纯创作音乐的那个自己,我相信这个舞台可以让我的整个音乐生命重新驱动,重新回到当初那个可以写《情非得已》的汤小康。”刘欢和蔡健雅都为汤小康推下了推杆,为了吸引这位“法国老画家”,蔡健雅展开“美食诱惑”:“你喜不喜欢吃东西?我是一个很讲究食物品质的人,你就是我菜单里的红酒,舒服,我非常知道你的感觉,所以请加入我的菜单!”而刘欢老师则继续用春风化雨式的寄语打动学员,“有的时候是命运,有的时候是人为的因素,我们找到了一个机会,能站在这里,唱自己想唱的,这应该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希望你能继续。” 轻熟女要唱“大清新”沈阳乐队女主唱引蔡健雅登台“摇滚” “我很、很、很、很喜欢你!”得到周华健这句赞美的学员名叫宋媛媛,来自辽宁沈阳,今年28岁。由她带来的一首名为《I am yes I am no》(我是对的我是错的)的原创摇滚歌曲,为寒冬中的《中国好歌曲》带来了一阵热浪,就连导师们也禁不住一起在转椅上摇摆了起来。一曲未毕,四位导师都相继推下了自己的面前的推杆。 对于这首《I am yes I am no》,宋媛媛介绍道:“我在成长的过程中,遇到过很多这样那样对或错的事,但是我觉得只要是坚持住自己心里最想要的那种,就可以得到很多。只要坚持做自己。”柔弱的女孩子能够表现得如此果敢,立马引起了女导师蔡健雅的兴趣:“从你说话的方式,我看到了我的影子。我们不太会表达自己内心里面很多的情绪;有时候用语言去解释,别人听不懂,但是那些情绪确实能透过我们的音乐表达出来:你一唱,我们就知道。” 宋媛媛介绍,自己一直是一名乐队主唱,而她也用“大清新”一词来概括乐队的风格:“就是比小清新要大气。我们在年龄比较小的时候写的都是一些小情歌,随着慢慢地长大一些,还是觉得写这种摇滚歌曲比较过瘾。”谈到摇滚,蔡健雅忽然来了劲:“这个我真的可以帮你。现在我来展示一下。”说着她不顾自己还穿着数十厘米的高跟鞋,兴冲冲地找乐队老师要了一把吉他,与宋媛媛共同摇滚了一曲。 蔡健雅与学员打得火热,三位男导师则被晾在了一边。“我觉得我再多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健雅刚才上去唱了歌,这首歌和她刚才表现的完全是一个路数。”刘欢摇着头说,“太一致了,我也别跟着瞎掺和,没我们什么事。”而面对如此好听的歌曲,周华健还想再争取一下:“其实我的千言万语,在她与健雅合唱以后,也变成哑口无言了。健雅诚意十足,我刚刚也推了,要不健雅也加入我这张唱片?” 录音笔成新一代创作神器 天津姑娘打造中西合璧《唱念爱》 胡莎莎,这个名字充满小女生情调的女孩人却长得英气十足,利落的酒红色短发,清秀的面容,干净的打扮让这个天津女孩看起来特别精神。她带来的原创作品《唱念爱》也令人耳目一新。这首歌融合了蓝调、Bossa Nova和京剧等多种音乐形式,东西方的音乐元素奇妙地杂糅在一起毫无违和感,反而生出一种美妙的韵律。面对这首风格大胆的作品,周华健、杨坤、蔡健雅先后推下面前的推杆。 唯一没有推杆的刘欢率先“自行了断”,“只有我一个人没有推过来,我说完了,赶紧站后边去。我还是主张那种,我们一次说一句话,这样会把一句话说得很透彻,一首歌里融汇的东西过多,会容易让人捉不到重点,所以我迟疑再三。但是我必须肯定,这首歌把各个方面搁进来倒是蛮有意思的,我看他们在这儿手舞足蹈的,高兴得不得了。”第一个推下推杆的周华健非常激动,“记得我是第一个推的!唱到五音阶了,我觉得最难的就是这个部分,很多人都写,可是就会很飘,飘到东飘到西,可是她一直在五音阶的音阶里面!” 胡莎莎得父母都是京剧演员,自己则算是比较年轻的戏迷,后来又喜欢上了爵士乐。作为一个爵士乐迷,胡莎莎有自己的爵士乐队“小伙伴儿爵士乐团”,听到这个特别的名字,周华健忍不住好奇,“都是小朋友吗?”胡莎莎的回答令人大跌眼镜,“不是小朋友,是智商像小朋友一样的大人”。为了把自己喜欢的两种音乐形式结合起来,胡莎莎就写了这首“中西合璧”的《唱念爱》。 写下这样一首高难度的神曲,应该是颇有创作经验吧?可是胡莎莎透露,自己开始创作才半年时间,她的创作方式很特别,“我随身携带一个小的录音笔放在书包里,我随时随地想到的新的旋律,或者是跟乐手们排练,听到他们的一些有启发性的和声,我就录下来,然后我再回去反复咀嚼哪种结合是最好的。”听完她的创作经历,周华健也分享了自己早年的经验,“其实这是一个很正常的写歌方式,不要觉得太业余或者怎么样,很多伟大音乐家其实都是这样,可惜他们当时都没有录音笔,只能拿笔、拿纸出来记!我也常常这样写歌!”说罢,抢歌向来敬业的华健大哥也不忘再次强调“记得我是先推的!”杨坤立马反驳,“你先推,结果也不一定,你推她,她也不一定推你!”为了拉拢胡莎莎,杨坤开始给自己“贴金”,“我要告诉你,我以前做过至少七首Bossa Nova的歌,我非常擅长这种调调”。周华健回击,“他是走心的歌手,我是开心的歌手,论曲风,我比较适合!”这时,胡莎莎语出惊人,“杨坤老师,我表哥跟你长的特别像!”杨坤当即兴奋起来,“那还不选我?”周华健见情况不妙,急中生智,“你不想每天看到你表哥吧?太熟了,不好玩!”

[更多]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