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滚本事 电影音乐原声带

  • 流派:SOUNDTRACK原声
  • 语种:国语
  • 发行时间:2002-12-01
  • 唱片公司:滚石唱片
  • 类型:EP

简介

这一张EP里的四首歌,是“五月天”出道以来玩得最过瘾的唱片。透过“五月天”这次对自己的革命,你呢,是不是从里面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 ⊙五月天 这一张EP里的四首歌,是“五月天”出道以来玩得最过瘾的唱片。透过“五月天”这次对自己的革命,你呢,是不是从里面听到自己内心的声音?─五月天 ⊙摇滚本事 用这首歌里的庙会鼓阵音乐,向海外做自我介绍。 在看完“摇滚本事”电影的初剪后,阿信就很想做一首像这样有节奏、有精神的歌,阿信说:“纪录片里的我们,不仅只有离别感伤,其实也有活泼的一面。” “摇滚本事”里,最特别的编曲,便是那段像台菜式口味的麻辣鼓阵伴奏,把摇滚和鼓阵结合,“五月天”别有用心,“我们想过这段纪录片,或许会在海外上映,当他们听到这段庙会鼓阵的音乐,就可以很清楚地知道‘五月天’是来自台湾的乐团,透过 这样的音乐语言,向大家做自我介绍。” 录制这段鼓声时,特地请来打鼓的师父到“大鸡腿”录音室,师父咚咚的鼓声,没几下子就打好了,对“五月天”而言,是个很有趣的经验。 “摇滚本事”这首歌进入最后完成阶段时,编曲之一的怪兽,刚好去当国民兵,只剩下阿信独自把音乐收尾。回忆那段只有自己一个人做音乐的日子,阿信有种少有的茫然,“我趁着怪兽放假时,特地把最后完成的作品给怪兽听,心情,其实满担心的,因为怕自己做得不够好。当怪兽戴起耳机,专心听着这首歌时,我静静地在旁边等他打分数。当怪兽听完后,点了点头,嘴里吐出:很屌啊!我心里有块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生命有一种绝对 因为付不起五万美金给Beatles,所以,诞生了这首歌。 还记得去年“五月天”在台湾上了最后一个电台通告,大伙儿想不久的将来,当兵的当兵,出国的出国,特别和石头的离别,就在眼前,“五月天”的心里,满溢着酸酸的祝福。 午夜的录音室里,“五月天”特地挑了偶像Beatles的“Long and Widing Road”,送给石头,也送给收音机前不舍得向“五月天”说再见的歌迷们。 后来,要收录这首Beatles的歌,却卡在必需支付五万美金的版税,滚石便跟“五月天”提议:“你们自己写首歌吧!”便为这首歌的诞生,给了一个很充足的理由。 这首歌大概是阿信少数在数小时内就完成的歌曲。“那时候我在当兵,在一次返回营区金六结的火车上,我突然有了这样的灵感。”每次放假时,理着平头的阿信、怪兽、玛莎,都会相约假日在录音室里见,吃吃东西、做做音乐、聊聊过去与未来,“每次的放完假,大伙各自回到自己的单位,又要面临一次的离别,那种感觉很不好受。也才想到,友情的珍贵,同时确认大家有着期待拿起自己的乐器,再站在舞台上的热切心情。” 还记得录这首歌时,录音室外面的世界,都因为金曲奖而闹烘烘地,没有得奖的我们,非但心情没有失落感,反而有着前所未有的笃定,因为我们正在做一首以前没有这种感觉的歌,正在感受源源不绝的创作力在我们身上奔腾,那个做音乐的夜晚,永远不会忘记。 生命里有一种绝对,什么样的绝对,每个人的意义不同,但重点是,如果有梦想,一定要先咬牙去做,就算有难关,黑暗很快就会过去了,如果什么都不去做,一定会对不起自己。 ⊙我 面对再怎么复杂的环境和事情,永远不要忘了,小时候的那个“我”,曾经那么会做梦,那个简单、纯粹的“我”,不要把他给忘了。 这是“五月天”第一次尝试HIP-POP曲风。一直玩摇滚的“五月天”初初听到HIP-POP音乐时,耳朵听不习惯地。后来,渐渐发现嘻哈和摇滚这两个同是来自街头的哲学家,不约而同透过乐器和灵活的头脑,在音乐里掺入“爱、梦想与勇气”调味料。 “五月天”起初担心摇滚做惯了,抓不住HIP-POP的味道,后来才觉得,内容,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写出这时代年轻人关心的事情、活在这时代的不确定感,写词的阿信,在创作时,几乎看遍了那几个月的天下、商业周刊等杂志,试图把格局拉大。透过文字,阿信看到了很多,也想了很多,想着想着,阿信想到:“我们生存的世界或许有很多不顺心,但重点还是自己最纯粹的那一部份,只要把握住了,什么都不怕了。” 所以写出了这样的字句:“还记得 小时候 作文簿上的志愿 那天真的幻想 如今都到哪里躲藏”.... 那个小时候的我,在嘻哈的节奏里,是不是又要重新跳出来了? ⊙闯 “五月天”第一次尝试编弦乐,上海市立交响乐团的老师们说:“上次录这么难的弦乐,是贾敏恕老师录音时???”。我们在弦乐部份,一口气编了六、七个声部,玩得很HIGH,玩到了最高点。 “为什么 要给我 一颗跳动的心脏 郤忘了给我飞翔的翅膀每天我活在这多无聊的地方 多么 想要 流浪???”已经成为国语乐坛传奇的“五月天”,为什么还会发出这般内心的呐喊? 已经展开WINGS OF THE DREAM,飞出自己一片天的“五月天”,一路都想打破别人给他们的位置和想像。“做音乐一段时间后,大家自然会觉得我们有个位置,但这是我们一直想要抛弃的。我们想要把自己放在最初的出发点,目前为止,只能说,我们要做的事、音乐,只实现了一部份,未来还有更多梦想等着我们去追,我们永远要做的是,让自己回归到原点,重新点燃热情。” 电影里导演拍了很多蓝天白云,呈现时间的流逝,所以“五月天 ”在编曲时,才想到加入大量的弦乐,让音乐的想像更宽广。 到了上海录制“卧虎藏龙”原声带的录音室,约30人编制的管弦乐团,帮我们搭了三次,所以听到时,弦乐大约是90人编制的阵容。首次写弦乐谱的“五月天”,故意把弦乐编得很难,挑战自己,“本来我们觉得自己编得很OK,但是飞到了上海,突然觉得满紧张的,不知道编的作品,能不能用?” 乐团老师看了“五月天”的谱后,问了一句:“这是你们自己编的吗?”事后还夸奖了“五月天”的编谱功力,阿信和怪兽着实兴奋了好一阵子。

[更多]
该歌手的其他专辑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