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里音乐作品集1·听见南方退缩的声音1

  • 流派:POP流行
  • 语种:国语
  • 发行时间:2016-12-03
  • 类型:录音室专辑

简介

一句老话说得好,一切都是缘分。与约里他们认识,他们今年又出了很多新作品,不久前,组合第二张专辑《你从我的天空划过》也已上架销售了。这张专辑我们有了进一步的合作,除了乐评,专辑的文案也由我包干。记得,约里把整张专辑的音频和歌词打包发给我,我就按部就班地听起来,一直循环,找到了感觉,然后就开始写,我把当时能抓住的感觉都写了出来。那篇文字在彝族人网、“荷尔”上都能看见。前阵子,约里又打包了一堆音乐给我,让我听听,然后要求继续。打开邮箱一看一共十二个音频,都是无损压缩的wav格式,文件很大,十五首歌词也附了上来。他留言,还有几首在混缩,让我先听着。过了些天,他把剩余的歌也发了过来,资料基本齐全了,开干!我习惯把自己定位为一个普通听众,去感受音乐创作者所传达的信息,喜怒哀乐我都直接从音符串中捕捉获取。这样做的好处是,不受来自作者本身和其他周边因素的过度干扰,当然它的不足也是容易让解读者陷入强制主观的自娱自乐式的单边叙述陷阱。所以,严格意义上讲,我经验中没有刻意完全去屏蔽来自创作者一方的讯息,也从未隔绝歌曲在社会文化意义层面的语言纹路,只是下意识地去杜绝过分暧昧地去写就我的分析对象,而是尽可能地去投入音乐本身叙述场域中的分析讨论。不过,个人总是有情感偏向的,总有些喜恶之分,只是作为一个有批评身份的人“批评”一词可能过于严肃,有些学院派的“俗气”,那我们就用“讨论”吧,它可能更便于“说三道四”面对讨论对象时应该学会克制自己的情感,尽量让其客观地对待对象,表述对象。这一顿听下来,为约里的创作能力惊叹,年纪轻轻,就给那么多人写了歌,成绩着实斐然。他这张个人作品选集的十五首歌曲中,情歌仍然占据着很大的比例。这也无可厚非,纵观海内外,情歌本来就是流行音乐的一盘主打菜。约里的情歌是回望式的,里头充满了回忆的魔兽,牵动着大多数人的郁结去翻阅流散的往事,叹息无奈的流逝与消散。一个终不能圆满的故事,加上湖光山色的景观描写,从四季轮回的季节、昼夜的时针标记出具体的事件坐标。让它在中国大西南广袤的地缘图景上勾勒出一对对心照不宣而有些生疼的恋情。与大多数“伪文青”一样,我个人是不大关注宏大叙事的歌曲的,听之,多少感觉有些不太能够抵达理想的徜徉。作为一个彝族音乐人,在继承传统上,约里不断从民间民调中汲取养分,对其改造创新,努力让旧东西长出新枝桠,让其变得丰茂,听众们愿意去听。除此之外,创作视野的开阔,也给约里带来了更多展现才华的机会,这固然也会带去相应的可观的报酬。这没有什么不好,每个人的劳动都该得到尊重与回报,艺术家不去关心吃饭的事情,才会有更多的精力分配到创作上来,大众才有可能分享更多更好的作品。就拿音乐说,其实,听众中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制作一首音乐需要经过多少工序,投入多少人力物力财力。很多人以为高度现代化的音乐行业,批量生产作品,不需要投入太多资本。事实显然不是这样的,音乐仍然需要投入很多时间和精力去完成。可以这么说,音乐作为一种艺术,它的偶然性、精神性,极度依赖创造性驱动的特性,就决定了它不是一个廉价的诞生。我们都知道,彝族是一个诗性的民族,它骨子里那种对生命韵律的把握可谓独树一帜。歌诗传统耳濡目染的新生代彝族音乐人也在纷纷崛起,我们不仅可以看到全国性音乐比赛中不断涌现的彝族歌手,还能看见一群以唱片稳步向前,渐渐被公众接受和认知的音乐唱作人。从倮倮到山鹰组合、彝人制造;从吉杰、吉克隽逸、莫西子诗、贾巴阿叁再到吉克皓,彝族流行乐坛自八十年代至今,先后出现了不少“走出大凉山”并享誉全国的彝族歌手或唱作人。相信这是一个美好的时代,约里等年轻一代唱作人的迅速成长,充分证明了,这一行业在职业化、规模化、专业化、现代化的方向有了更进一步的发展。十五支歌曲,表达着各自不同的情绪,由不同的演唱者演绎,又有各自别样的滋味呈现。《听见南方退缩的声音》的集结出版是约里个人创作的一个阶段性成果,它对云南丽江一带彝族音乐发展的推动也是可以预见的,对整体的彝族音乐发展无疑也有所助益。新生代彝族音乐人的崛起,会促进彝族音乐向更加多元、更加丰富立体的格局发展,真正的“百家争鸣”局面也会早日到来。彝族流行乐坛能不能形成体系、规模都建备的彝族音乐,比如,彝族音乐是不是可以成规模地分为彝族独立音乐、彝族雷鬼音乐、彝族布鲁斯音乐、彝族世界音乐等类型,就看这一代彝族音乐人是否能够把握时代的脉息,充分利用自身条件,站在前辈“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远,做得更有特色。该饱满的都日渐饱满,该枯瘦的都在瘦下去,南方是谁的南方?它的回声出自怎样的声带?你们啊你们,听不听得见南方退缩的声音? 2016年9月10日星期六 暨南园 文/马海五达

[更多]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