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人生(明日版)

  • 流派:POP流行
  • 语种:国语
  • 发行时间:2011-12-16
  • 类型:录音室专辑

简介

这是世界上 最后一张五月天专辑 除非2012不是世界末日… 五月天‧第二人生 从末日到明日 天地变色,怒涛咆哮。从巴基斯坦到纽西兰基督城,从日本宫城县又再到土耳其凡城,天已崩而地正裂,一度屹立不摇的核电厂里冒出浓烟,示威标语淹没了过去纸醉金迷的华尔街,洪水冲洗过泰国曾经繁华的街道;彷佛遥远无比的世界末日景象,一幕幕在我们眼前残酷上演。 当末日终于来临,你是张开双臂还是闭上双眼? 2008年的《后青春期的诗》往个人内心最私密柔软之处深深潜入,五月天新专辑《第二人生》则选择将触角放宽、向外在世界出发,从个体走向群体,思考起更恢宏难解的巨大命题,由外至内地对所有听众抛出了大哉问。 地动天摇之后 「《后青春期的诗》将我们人生现阶段想要谈述的主题都说完了,五月天等待三年酝酿下个要传达的讯息。」阿信说道。「如果2012年玛雅末世预言逐渐成真,在这看似最后倒数的生命关头,我们该要如何面对我们各自的人生?这点逐渐蕴酿成新专辑的思考核心。」 「无论你相不相信末世预言,其中都有颇为引人深思之处。五月天本来是不相信末世论,但从汶川大地震开始,这几年来各式天灾人祸接连不断发生。一直到311日本东北大地震时,亲眼在电视上看见海啸翻卷,甚至引发核电厂爆炸,辐射外泄,这才惊觉,『末日』其实与我们生活的『平日』只有一线之隔,终于确定要采用末日作为新专辑的主题。」 这次录音,五月天年初就预订好于日本一口坂录音室录制新专辑,岂知311日本东北大地震无预警爆发,才不过一个月后,团员们便得收拾行囊来到震灾冲击过后的日本。马莎苦中作乐地说:「好处是,饭店变得很好订。」每天亲身实地感受日本灾后余震不断的惊魂未定,团员回忆道:「待在日本的期间天天都在震,手机上不时会收到地震预警通报,房间门也一直不停咯咯作响。一开始还以为是有人来摇我们的房门,后来才发现是因为地震的关系。」 灾后一个月前往日本录音 「我们去日本录音的那几天都在下雨。受到福岛核灾的影响,当时关东一带都还笼罩在辐射线之下,所以我们一直尽量避免淋到雨。但是看日本当地人,却对淋不淋雨一事显得不太在乎。到底是因为他们很勇敢,还是他们已经跟所谓的末日氛围融合在一块了呢?自己最深刻的感触是,我们这次录音待了八、九天,录到最后一天时,我们自己也已经不太在乎会不会淋到雨了。」 「确定要启程时,周遭的亲朋好友都为我们感到担心,连公司也很忧心忡忡,反倒是我们自己去了之后感觉很平静。」马莎表示。「当然东京在地还是隐约看得出历经灾后的些许迹象。例如说便利商店里的灯都只开一半,饮水也每人限购一瓶等等。」 「藉由这张专辑,我们想写出一种观点:那就是人们在面对末日时的各种情绪。」阿信解释道。「生活幸福的人们自然不希望末日来临,因而凭空失去自己所拥有的一切美好;但活在孤独寂寞中的人们,可能会张开双臂拥抱末日的来到,因为那等同于是将一切归零终结。我们不想仅仅给出一个简单明了的答案,而是去捕捉人们形形色色的想象与反应。」 从末日到明日 希望还是绝望,乐观还是悲观?在两种看似背道而驰的解读中,《第二人生》诞生出「明日版NOW HERE」与「末日版NO WHERE」两种迥异价值观。从NOW HERE到NO WHERE之间一个字母之差,到专辑曲序的挪移调动下,曲目彼此起承转合的不同韵味,两种版本各自巧妙点出了光与影的对立。 「末日版比较贴近我心中一开始所想象的模样。整张专辑先从〈2012破题,逐渐带出末日逼近的绝望氛围。」阿信说道。「专辑最后在〈有些事不做 一辈子都不会做了〉中作结,从悲观中找出仅存的希望。歌词唱道:『每个渺小的理由/都困住自由/有些事情还不做/你的理由会是什么?』藉此反问听众,如果你认同末日为真,那你还在等什么呢?」 「明日版则是从乐观出发。两种版本在曲目衔接上的不同,所要传达的讯息也就不同。其中没有绝对的乐观或绝对的悲观,每一首歌都在描写不同的情感,希望能让观众听了之后有所启发,想出属于自己的答案,而不会给出一个完美解答,这是这次提笔写词时最大的考验。好比〈诺亚方舟〉这首歌,有些人听到乐观、有些人听到悲观,让人能够有自己的情绪与解读。」 「之所以会出两种不同版本,最大的差异就是在曲序编排上。虽然现在听众都可以在计算机上按照喜好自己跳着听,但我们提供五月天的曲序选择给大家。」怪兽解释道。「另外,在这两种不同版本中,歌曲与歌曲中的间隔长度也略微有所不同,让曲序连接起来能够听得更顺畅。」 而在两种版本中,另一个明显差异便在于〈OAOA>一曲。除了副标「现在就是永远」、「丢掉名字性别」与歌词上的差异,两种版本的前奏曲也有所不同,分别依版本而取名为〈明日〉与〈末日〉。〈明日〉是一段长达四十秒的弦乐独奏,是从〈OAOA>的前奏中所特别独立出来成曲;短短数秒的〈末日〉则撷取〈OAOA>的简短尾奏而加以反转(Reverse)。 「明日版的〈OAOA>述说的是活在当下的态度,而末日版的〈OAOA>讲的则是让摇滚释放自我。」怪兽表示。「〈OAOA>在明日版中是最后一首歌,为专辑作了完美收尾;但在末日版中,〈OAOA>则紧接在〈三个傻瓜〉的摇滚尾奏,让气氛继续摇滚,则采用了主题为『摇滚』的歌词版本。」 「虽然整张专辑的背景是世界末日,但核心传达的是,如果最后末日没有到来,你还有机会选择你的《第二人生》。」阿信总结道。「标题曲〈第二人生〉中唱道:『如果命运注定你的诞生/如果末日始终没有发生/不要等到来生/让此时此刻能不虚此生。』歌词中道尽了整张专辑的重心。」 重量级助阵 十年前,趁着酒意上涌的某个夜晚,日本Glay乐团主唱Teru与吉他手Takuro义无反顾地两肋插刀,为〈候鸟〉一曲录进了和音与吉他Solo,日后Glay团员也在五月天演唱会现场上惊喜现身,这次的跨海合作一时传为佳话。时间来到十年后,五月天新专辑再度邀得重量级来宾助阵,而这次合作之所以能够如愿成行,依然得拜Glay居中牵线之赐。 怪兽向来不讳言,日本传奇乐团B’z吉他手、也是幕后创作首脑的松元孝弘是他习琴多年以来的头号偶像,自己当然也曾练弹过B’z的歌曲。而在Glay吉他手Takuro引荐之下,这次前往日本录音期间,怪兽不仅得以如愿抽空与偶像松元孝弘把酒言欢,日后松元孝弘更快人快语地允诺在《第二人生》中拔刀相助,在〈三个傻瓜〉尾奏中录下一段技惊四座的吉他Solo,终于实现了怪兽与松元孝弘同曲对奏的长年梦想。 「一开始我们是透过Email互相通信聊天,我主动向他提出合作的要求。」怪兽难掩满面笑容。「他回信道:『若你有需要的话,我随时都可以帮忙。但你们乐团中不是已经有两名吉他手了吗?』我读了信以后,以为是碰了个软钉子,就没有再提起这件事。没想到过两天后,他又回复道,他已经取得经纪人的同意,一口气答应下来。」 若仔细聆听,听众将会发现在尾奏吉他Solo之前,五月天团员们扯开喉咙高喊着:「Tak,Come on!」好介绍前辈松元孝弘出场一路狂飙;原来在这上头也大有玄机。怪兽解释道:「一开始我们录的是『Matsumoto San!』(松元先生的日文发音)但松元孝弘听了之后,坚持我们要改用昵称Tak叫他,这才重新录过。

[更多]
该歌手的其他专辑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