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软的刺

  • 语种:国语
  • 发行时间:2021-06-22
  • 唱片公司:摩登天空
  • 类型:EP

简介

赵泰《柔软的刺》专辑实体今日正式出版,专辑中两首重要单曲《好花红》和《恶魔的新娘》也同步上线。 这张专辑收录了11首作品,多数创作于2014年左右,正值梅卡德尔首张专辑出版前后。 赵泰曾经将做音乐看做是“以私有的方式阐述着一些看法,这些积极的也好,消极的也罢,或多或少,会成为一种精神能量,去激发我和你”。同样包办词曲,赵泰为什么会将个人作品与梅卡德尔乐队作品分开?“梅卡德尔乐队的作品更加向外,而个人名义的作品更加内敛。”赵泰解释,“这张唱片是一种自我观察和自我质疑。” 赵泰的这些个人作品,还尚未有计划做现场,而梅卡德尔乐队的现场也不会演赵泰个人专辑里的曲目,也许等未来更多的赵泰个人作品出版后,他才会做个人作品的专场。 《柔软的刺》的词、曲、演唱、吉他部分,均由赵泰完成,参与到这张专辑中的录音乐手,还有梅卡德尔乐队的另外三位成员:陈宇、门棋和黄嘉宝。陈宇担任贝斯,门棋担任合声,黄嘉宝则录制了专辑部分曲目的钢琴部分。而制作人是木推瓜乐队的张方泽——他包办了赵泰个人专辑和梅卡德尔乐队专辑的制作。 2019年,木推瓜乐队巡演到广州,梅卡德尔作为嘉宾乐队同台,吉他手张方泽看到现场后很震惊,张方泽说: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看到如此充满斗志并饱含斗志的摇滚乐队了。”尤其是赵泰的演唱触动了他,“那是一种忧伤混合着战栗、撕裂的嗓音”,张方泽说。 专辑最终的母带监制由木推瓜的宋雨喆担任,宋雨喆在柏林请合作的德国朋友完美完成母带。 张方泽还邀请了著名鼓手文烽加盟。尽管是初次合作,文烽对赵泰的作品,也是赞赏有加:“不跟风,有自己的想法,有一套独立的体系”。说到与张方泽与文烽的合作,“这两个‘老妖怪’组合起来确实很吓人,让唱片在品质上有了充足的保障”,赵泰如是说。 赵泰与张方泽的合作,在理念和技术层面足足下了很大功夫,尤其是在声音织体的最重要的一个部分——音色上。在准备阶段,就反覆在音箱、吉他、传声器上做出了大量的尝试,用一些曲线不平滑的特殊话筒以及更多的扩音装置来获取声音,然后再通过各异的摆位,来获得崭新的声响声响效果。至于那些类似失控或是噪音般的声响,则是通过在在发声装置上设置一些阻碍,通过设备的发声状态进行干预的方式完成……最后,人声和器乐的声音以极高的辨识度得以呈现。种种新奇与越界的尝试,让这张专辑在技术美学上出类拔萃。 赵泰个人专辑和梅卡德尔专辑的区别是什么?张方泽认为,赵泰作品更富于复古的气质、优美的旋律以及浪漫化的情调。 专辑收录的的十一首曲目,整体上都有着古典唯美的倾向,尤其是弦乐部分的编写与滑棒吉他的部分,至真至幻,由民歌改编的《好花红》为突出,这首作品自上世纪五十年代由作曲家整理后,至今已有多个版本。与前人的版本不同,赵泰的版本唯美的人声游丝般浸润在古典的气氛里舒展蜿蜒,传统的共相与现代的殊相被完全打通。而《恶魔的新娘》这样的颇有恶之花味道的作品中,曼妙旋律下是哥特式低郁唱腔、咬牙切齿的吟祷,与梅菲斯特的交易,永远是一场未知的赌局。 古典的唯美气息,在整个专辑中以更丰富的面向展露,《彩色房间》有着奇异的调式,而《派对女王》、《破坏》这两首专辑中律动节奏感极为强劲的作品,像是Industrial-Ambient与Synth-pop媾和后的变种,挤压感的失真,充满速度与力量。而《醒过来再死去》、《晚安》、《情话》则是混沌中的困兽在囚笼中的嚎叫,唯美与荒芜互渗,呼喊与低吟交错。 这张专辑的监制张晓舟说:“梅卡德尔以前的专辑,制作上有一些缺憾。优秀的制作人在中国实在太稀缺了,而张方泽绝对优秀——尽管外界对他的认知还停留在‘木推瓜吉他手’。我很欣慰拉了一个很成功的皮条,无论是在赵泰的个人专辑,还是在梅卡德尔新专辑,赵泰和方泽的合作都非常默契。张方泽也很好地把握和区分了赵泰个人作品和梅卡德尔作品的不同风格。比如《柔软的刺》充分展现了赵泰人声的丰富表现力,《好花红》层峦叠嶂的器乐长篇之后,人声像一朵浮云一样飘出来,就是张方泽一定要赵泰唱出这个轻逸、柔软、飘渺的效果…… 《柔软的刺》有一种玲珑剔透、遗世独立又恍若隔世的少年之美。 木推瓜近年不单在吉他、还在合成器音色上做了很多“复古”的尝试,音色上有一种温暖的光泽。这在赵泰这张专辑里也充分体现。张方泽开发了赵泰身上更多的特质,而赵泰也开发了张方泽的制作天赋。梅卡德尔不仅仅是承传了木推瓜等世纪之交的中国摇滚乐,赵泰他们也推动了前辈音乐家继续前进”。 这张专辑名为“柔软的刺“。不单要听,也要看,要触摸,才能获得对“柔软的刺”的感知。专辑实体由门棋设计,是用一个硅胶外壳将DIGIPACK式的专辑包裹起来,芒刺丛生,柔韧有加,呼应着专辑的主题。

[更多]
该歌手的其他专辑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