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星一号

  • 流派:POP流行
  • 语种:国语
  • 发行时间:1995-10-10
  • 类型:录音室专辑

简介

由于中国音像市场惯有的便秘病根,所以从降临那天起就被视为洪水猛兽的摇滚乐,更因此而饱受了双份的折磨,许多优秀的音乐人、乐队的优秀作品也必须通过更崎岖的方式才能广为所知。直接出唱片——肯定太奢望,试着出EP——又没这传统,走地下路线——至少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上半叶之前,受困于CD刻录普及度、网络带宽、通讯简陋、交通不便捷等等技术环节,也无法顺利实施,因此,出拼盘合辑,就成了众多厂牌、众多艺人无奈却有唯一的推广途径。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伴随着中国摇滚乐的表面繁荣,拼盘这种形式也一度进入了高峰期,鼎鼎大名如《中国火》,口碑流传如“摇滚北京”,名声极差如“青山”,都曾经为许多无名的乐手提供了一次广为人知的机会。虽然因为作品的限制,他们中的很多人无法传递出自己的完整理念(在当时,拥有完整理念的人也不太多),但至少在希望的刺激下,让他们也有了短暂却又弥足珍贵的话语权机会。当然,拼盘做为一方舞台,同样展现出了市井化的摇滚百态,浮躁功利者有之,投石问路者有之,完善技术者亦有之。因此,这个时期的中国摇滚拼盘,也总是质量高低参差不齐,甚至在一张专辑里,也往往会出现高下落差甚大的现象。在这中间,由“魔岩文化”制作的《中国火壹》,无疑成了技术、思想、风格,甚至地区兼容性最佳的一张合辑,而它也成了当时中国摇滚合辑的典范,甚至直到今日,也依然有公司会以此做为标准。 与《中国火壹》完全相反的是,《红星壹号》虽然也是一张名符其实的摇滚合辑,但却是在那个时期,唯一一张没有标榜摇滚信念和摇滚理想的拼盘。它的目的很单纯:一是为“红星生产社”这个新兴的厂牌打市场人脉;二就是为旗下签约艺人提供实验的舞台。这看起来是好像是赤裸裸的商业行为,但只要你“欣赏”过那个 “著名”的青山系列拼盘,就会知道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中国摇滚乐缺少的就是像《红星壹号》这样用商业推动理想的合辑,而不是那些伪理想主义摇滚工作者所做的大而空的三不像音乐。 虽然《红星壹号》里的作品有些并不是那么纯粹的“摇滚”,但“红星生产社”尝试在摇滚与流行之间搭起沟通桥梁的愿望,却在部分作品中得到了实现。田震演绎许巍的作品《执着》,不仅为她的歌坛事业带来了第二个春天,也让内地主流乐坛从此在基本蔡国庆、偶尔杭天琪的“华丽派”唱法中,再创了一种硬派流行曲模式,而其平实流畅的旋律,更是让摇滚从此能够卡拉,流行也能在春晚以外得到市场OK。同样更具代表的当然还是郑钧,一首《极乐世界》更是把中国摇滚乐从唐吉柯德的世界里拉回到了现实状态,那是理想与现实的冲突、压抑和释放的矛盾,同时也是流行与摇滚的参杂,港台化的小人物心声登上了摇滚殿堂,再造出一种野性中不乏人性的流行摇滚示范曲,郑钧其人其作,也成了中国流行乐坛和摇滚乐坛永远的佳话。而在这张拼盘后就迅即推出个人专辑的新疆歌手希莉娜依,显然是这里最不幸的一个人,她演绎的张亚东初出茅庐时期的作品《秋天》,也因为她过于跟风王菲Style的唱法,而其表现力又远远不如的情况下,让她一开始就注定了失败。 在这张合辑孕育出二世田震这样的一线歌手背后,也不能忘了那些以实验态度开拓内地流行音乐的两位音乐人。《忘掉》的主人骅梓,几乎就是一个骨灰级中国摇滚乐迷才会知道的名字,从最早的“五月天”(不是后来台湾的那个)、“1989”、“Toto”(不是美国的那个),再到以自己为核心的“自我教育”和“新谛”,骅梓经历了中国摇滚乐由精神向音乐的过渡,也因为理性的性格,而最终选择了在音乐形式上进行探索和开拓。于是有了《不要匆忙》里对New Jack(Michael Jackson独有的风格)曲风的摇滚化尝试,也有了这张合辑里作品《忘掉》中用Midi制作的Dance-Pop,而这种舞曲的市场化效用也要等到若干年以后才能被发现。小柯的《乌鸦》,虽然因为成本的原因没有使用真正的大型管乐队来伴奏,但其美国百老汇式的Big Band与摇滚混合的强烈节奏震撼,也同样为日后的中国流行乐提供了一个方向。 最后还是摇滚乐。与《中国火壹》一样,《红星壹号》同样成就了另一名来自西安的音乐人许巍,也给了像“石头”这样的乐队以单曲绝唱的机会。其中由许巍带来的《两天》,无疑是这张《红星壹号》除《执着》之外最大的商业亮点,它宏大的结构、肆意的喧泄,既有摇滚乐外在的形式,又不乏优秀摇滚乐所必须的反思和联想空间,所以也为许巍建立了一个良好的口碑。其它三首作品摇滚作品没有《两天》那样咄咄逼人的气势,不过在冷静的回味中,却也各有各精彩。“眼镜蛇”的《不是游戏的年纪》带着一点点迷幻的气息,阴冷又暖昧,在刚硬中透着阴柔,只可惜她们在意识表现上的含糊,也使得一向重精神不重音乐的中国摇滚乐迷迅速就抛弃了她们。“石头”在《童话梦》里哀婉、忧伤的气质不幸与他们的发展相吻合,与《神州摇摆第一章》(内地版名为《摇滚北京II》)里的另一首作品《北京时钟》一样,它们共同创造了“石头”乐队温婉而童话般气质的风格,但这同样是一个摇滚大跃进时代所不需要的。“天堂”的《天使的泪》则显然不如他们早期草根化的《赵家老哥》好玩,做为一支走痞子文人路线的Hard Rock乐团,凭心而论让他们去演绎这样一首反战歌曲,至少是没有找对点,也为他们以后造成彻底失败的专辑《壹半壹半》埋下了伏笔…… 与所有的拼盘专辑一样,《红星壹号》既成就了巨星,也送走了流星,在一定意义上来讲,合辑这个出版形式,更像是一个残酷的PK台,只有绝对的强者才能胜出,而《红星壹号》的幸运儿,无疑只留下了许巍和田震。

[更多]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