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整两年了

  • 流派:POP流行
  • 语种:国语
  • 发行时间:2017-12-08
  • 唱片公司:哇唧唧哇
  • 类型:Single

查看更多内容,请下载客户端

立即下载
加载中

简介

整整两年了 周震南 Feat. 马伯骞 “城乡结合部少年虐恋狂想症”单曲 最高贵CP出品 少年人的恋与失,最是辗转难眠无病呻吟,却又最是刻骨铭心一去不返,是在网吧里流连忘返被电脑屏幕照亮的脸,是改来改去总也说不清的qq签名,是对成年世界感情模式的模仿和抵触,是不分城乡不分昼夜的虐恋狂想症。当你听到一首看似浅薄,但又极力掏心掏肺的情歌时,总能轻而易举地评价道: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但,谁又不是在成长成熟之后,又深深怀念着那种只能专属于少年们的心绪起伏呢? 出道两个月的周震南、马伯骞,一直都是音乐和生活方面非常要好的朋友,然而,他们并不认为这份关系是基于两人的类似,而是基于彼此的完全不同,所以才能互补同行,用他们的话来说,马伯骞是“在光明中寻找黑暗”,而周震南是“在黑暗中寻找光明”,所以他们决定在第一次合作作品中,将这两种不同的态度做并行结合,既保留了最初创作时“我想就这样紧紧把你拥抱,你身上的味道就像是毒药,一步步侵蚀到了我的大脑,你的气息一直在我身边环绕”这种非常迷惘又直白的表达,也有“这记忆像是陷阱般可悲,我和你如同迷宫难面对,现在真假难辨,自欺欺人忏悔,自暴自弃自卑,自言自语自毁,身体无限下坠,灵魂出窍难追”这样反应更多阅历思考的领悟。一个在光明中寻找黑暗,一个在黑暗中寻找光明,所以他们遇见了彼此,《整整两年了》可以被猜测是一段真实的经历,也可以被看做仅仅是两个好朋友在音乐的讨论成果。 《整整两年了》的编曲制作来自非常有才华的年轻音乐人sususu,一开始接到这首歌曲制作需求时,并没有立即进入创作状态,而是陷入了自我辩证的纠结当中,按照惯常,这首歌的demo完全不属于他的品味范畴,但他又承认,周震南和马伯骞身上具有某种特殊的魅力和气质,可以将所谓的高级和所谓的流行,自然而然的糅合起来,既能驾驭高品质编曲给到他们的底色,也能将作品推向维度更大的人群。经过几番讨论,周震南和马伯骞对于原曲的旋律进行了改编重写,而sususu也终于交出了这份精彩的制作作业,在整曲的开篇,先将副歌提前做成一个小intro:铺底的温暖电钢音色是一个典型的neo-soul和声进行,加上原声鼓组带入,配合周震南带有电话声效果的人声轻诉,会让听者以为这是一首90年代的soul-pop,但是从过渡部分,编曲者开始强调这首歌的多重线性关系:钢琴的复调进行和synth bass的铺底对人声主旋律起到了烘托作用;逐渐推进到副歌才把整个编曲组合打开:wobble synth的叠加代替了电钢和pad,碎片组成的percussion代替了原声鼓组,深邃的808bass的融入,更是让副歌段落能量感十足。由马伯骞的rap唱段作为歌曲的第二主歌,钢琴又回到主导作用,但和声上已经从neo soul自然过渡到了urban rnb,弦乐与合成器音色的逐渐叠加,让整个编曲色彩愈发丰富,情绪积蓄到了顶点时,又自然落下,回归到钢琴和带电话声效果的人声过渡,为引出最后一个副歌做足了铺垫,可谓是全曲最为精彩的部分。整体由原声乐器推进,通过不同配器和音色更迭,从neo-soul跨越到了urban rnb,副歌部分又充满了新派电子元素,不能简单用一两种曲风来概括,在流行乐的范畴内,应该理解为是一首层次感十足的融合电子(fusion electronic-pop)。 两个多月前,第一次将demo给到经纪人时,被一句“城乡结合部虐恋狂想症”给打回的周震南、马伯骞,经过反反复复的努力,终于交出了一份具备音乐性、精彩的、可以循环播放的作品,正式向音乐爱好者们道出一声动听的“HALO, IT’S ME”,未来,他们将以更严格的态度对待出品,更多考虑作品的艺术性和国际性,可期可待。 有人说,签证CP是2017年出道的“最高贵”的CP,这也许是句玩笑话,但就目前我们在这这两个年轻人身上看到的诸多特质,也许可以相信,只要他们继续努力,就可以拿到属于美好未来的VISA,到达世界的任意尽头。

[更多]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