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2008年奥运会歌曲音乐选集

  • 流派:POP流行
  • 语种:国语
  • 发行时间:2014-10-07
  • 类型:录音室专辑

简介

陈其钢 《画卷》,《礼乐:春江花月夜》,《梦想》,《点燃火炬前》,《我和你》 陈其钢1951年出生在中国上海。6岁开始学习音乐。1983年以优异成绩考取教育部出国研究生得以赴法国攻读硕士学位,并成为了当代音乐大师奥利维埃?梅西昂门下四年间唯一一个关门弟子。陈其钢曾获得过很多重要奖项,其中包括德国第三十四届达姆施塔特夏季国际音乐节的奖项;意大利第二十七届的里亚斯特国际交响乐作品国际比赛特别奖;梅狄西斯庄园墙外奖历史上的罗马奖。他还在众多国际比赛中担任评委:1998年应邀出任第九届贝桑松国际作曲大赛的评委会主席,最近成为梅西昂国际音乐比赛的评委。他现在还是中国两个著名音乐学院——北京中央音乐学院和上海音乐学院的荣誉教授。 在得知自己成为北京奥运会的音乐总设计师时,他认为是身负重任。 “我个人有很鲜明的追求,奥运是一个中国全民的、全世界都很关注的文化和体育的活动,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既然找到你了,就应该好好做下去。如果你有要求为中国的文化贡献一些力量,尽管它可能对我来说形成巨大的压力和挑战,但是我愿意去尝试。” 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历时三小时零四十分钟,陈其钢向我们介绍,整个开幕式所想传递给大家的是一种和谐的理念。“整个开幕式追求的是人与人之间最简单的最朴素的一种关系,我们曾经想把整个开幕式叫做《我和你》。通过两个人,用微观世界表达对宏观世界的追求,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音乐设计定位,因此观众在开幕式上所欣赏到的音乐,既有充满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音乐,也有来自五大洲的音乐。 陈其钢介绍说,开幕式上半部分有5段,这5段都是表现中国历史、传统文化的。这些段里面,他们着重突出了中国传统音乐的因素。例如用了距今1000多年的唐代“春江花月夜”的音乐素材,表现中国的音乐文化传统。 在开幕式音乐中,除了节目表演的部分,还有一个重头戏,那就是运动员入场的音乐,陈其钢说,为这两个小时的音乐,他和他的音乐制作团队煞费苦心。他们特意邀请五大洲的乐团和艺术家参与,由他们创作并演奏。其中非洲使用的是非洲打击乐,澳洲是土著人的音乐,美洲用的是墨西哥提琴管乐,欧洲则是用苏格兰的风笛。结果证明,这种做法让各国运动员确实感受到了开幕式入场的国际化。 “五大洲这一部分是用的真正的全世界的民族民间的(音乐)。所以,我们追求的东西是统一的。从中国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希望扎根于中国的传统文化,从世界角度来讲也是,扎根于各个民族、各个大洲自己的特点,而不是做一个中性与世界性的,大家已经听惯了过去几十年,比如说各届奥运的运动员的入场都是用的那样一类交响乐,非常辉煌,节奏很鲜明的音乐。我们这一届我觉得是独树一帜,可能有喜欢,可能有不喜欢的,但是没有关系。我觉得有追求,有个性就可以了。” 奥运会音乐的创作中,最受世人瞩目的应该算是主题曲了。北京奥运会的主题曲《我和你》没有高亢激越的旋律,与开幕式所追求的“和”一样,用温柔的方式,体现了一种平和的美丽。 演唱者莎拉·布莱曼女士称《我和你》像儿歌一样容易熟记,可以感动人心。“我之所以喜欢这首歌是因为与以往历届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歌曲相比,它的特别之处就在于非常简单,但非常优美,就好像儿歌一样,可以说简单但恰如其分,这就是它与其他奥运会歌曲不一样的地方。” 陈其钢本人对这首歌的定义是:它是融合了多种音乐元素的综合体。“它是中西结合的东西,从它的伴奏钢琴,管弦乐队,还有莎拉?布莱曼这种唱法,本身是非常音乐剧的唱法,刘欢又是很流行的唱法,这些东西不能完全说是中国(特色)。从音调来说,取决于中国的传统五声音阶。” 陈其钢所说的五声音阶,是中国传统的民族调式,它和一般作品拥有“do re mi fa so la xi”7个音符不同,整部作品只有“do re mi so la”五个音符,曲调比较简单,容易记忆。也许,正因为简单和朴素,就成为这首歌最大的魅力。演唱者莎拉布莱曼女士说:“我最初听到的只是钢琴弹奏的音乐,但当我听到童声合唱和交响乐的时候,我真的为之感动,潸然泪下。我想这首歌想要表达的就是众所周知,全人类必须团结在一起,否则将一事无成,我想这就是这首歌想要表达的内容。” 陈其钢说这次的奥运会音乐总设计师的工作让他有很多收获。首先是接触了来自全世界十分丰富的音乐类型,其次是用奥运的平台将中国的声音展示给全世界人民一同分享。对于奥运会后的音乐创作,陈其钢说:“我要慢慢整理自己的思维,得到了一些新的经验和知识,和自己原有的一些知识之间做一些调整。奥运给予我的烙印,一定会在将来的工作中的作品中间体现出来。” 叶小纲、邹航 《星光》 最另类的协奏曲 现场:无垠苍穹浩瀚星空,白鸽亮翅如梦如幻。在长幅画卷中,水墨古韵渐次化入多彩风情。绿衣使者像天外来客,倾听白色三角钢琴前25岁的郎朗和5岁的李木子亲密话语,空灵朦胧的前奏流淌出清盈妙曼的键盘之音。字幕:作曲叶小纲、邹航。 讲述:“这是一部相对完整的钢琴协奏曲,开幕式器乐部分最具独立性的段落”。因为出任2007年“八艺节”音乐总监,当初叶小纲无暇加入轰轰烈烈的海选pk 行列,直到陈其钢亲自打电话诚邀加盟。“看过文字创意,我第一时间需要考虑两件事,音乐风格与合作搭档。我了解电子音乐,但从不作电子音乐,邹航是最佳选择”。 只是先听一个两分钟的小样,师生俩还是认真投入。“《星光》的主题、和声写得很顺,好像没有绞尽脑汁。我心里有底,要大气、流畅、好听,还要有难度,没有难度不叫艺术,何况还是为郎朗”。音乐交给邹航作迷笛,叶小纲顺口提建议,那种现代感觉,可以弄点宇宙声、太空音,朦朦胧胧神神秘秘。 郭文景 《文字》 人们看到开幕式时,对表现四大发明中的“活字印刷”部分深感兴趣,在大型画卷上,中国的方块字组成的方阵在富有中国特色的音乐中不断变换,时而形成各种“和”字,时而如波浪起伏。在音乐中,观众不仅听到西方交响乐与中国元素的结合,而更听到京剧花脸的念白。担任这部分创作的作曲家正是经常将东方艺术与西方交响乐进行融合试验的郭文景。郭文景告诉记者开幕式音乐创作的艰辛: “我进行了5次试验才获得成功。” 试验音乐是郭文景创作音乐的长项,在接受任务的时候,试验就成了他创作的过程之一。他说:“这是一段特别的音乐,我用了快板和行板,而在这段音乐录音时,我们也见到了全北京的所有板鼓师**录音棚的场景,这是难得一见的。这段音乐我力求表现的是中国曾经存在但已经被遗忘了的文人性格,那就是雄健。” 郭文景坦率地告诉记者,刚刚接手这段音乐写作时,他不知道导演要什么。“导演说,他要一种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这就是说他听过的音乐有很多种,而他只知道不要什么,这种要求对于做音乐的人来说是没法干的。到第4次失败的时候,京剧小生演员江其虎告诉我,让我找中国京剧院的演员魏积军试试,他能有很多办法。于是,我和魏积军在一起工作,用京剧行当的方式加以变化,这一试验导演竟然说: ‘要的就是这个声。’完全是中国元素的东西在里面。” 8分钟的活字印刷的音乐从开始创意到最后完成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最后试验成功是在今年春节期间,而最后修改完成是在今年5月份。郭文景说:“这次开幕式的音乐录音用的是外国录音师,他们对音乐的技术处理指标很高,确实很细致,但是由于文化的差异,最后录音的效果少了些试验时录音的那种野性,这是我的一点小小的遗憾。” 吴军 《丝路》,《自然》,《歌唱祖国》 举行升国旗仪式前,小女孩童声演唱的《歌唱祖国》给了我们意外的欣喜。同一首曲子、同一段旋律,如果改变了它的速度、力度、幅度乃至和声结构,音乐的感情色彩就会发生变化。《歌唱祖国》是一首激情洋溢、家喻户晓的歌曲,改编者对它重新作了编配,由代表希望和未来的孩子演唱,清脆、纯真的童声唱得非常温柔、抒情,在保持歌曲原有的爱国主义内涵的基础上,又表现了它十分温暖、人性化的一面,令人耳目一新,也充分体现了改编者的独具匠心。 “丝路” 是中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丝路”的表演,表现的是中国古代陆路与海 洋中的两条纽带,路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的景象。广交朋友,互通有无,彼此学习,礼尚往来,中华民族热情友善的特质古来有之,两条丝绸之路就是最好的 印证。两千多年前,中国的商队就开始带着贵重的丝绸由长安出发,经河西走廊进入欧洲大陆,丝绸之路是中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悬浮于半空中的画纸, 此刻已幻化成辽远无边的沙漠,敦煌舞者在沙漠之上轻步漫舞,引领我们展开一场友谊之旅。文艺演出丝路展现民族风近代的船桨把我们的思绪从风情多样的内 陆带到了一望无际的海上,船桨连接,呈现出中国古老的航海形象,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体育场的上方此时已是波浪汹 涌,场中的长幅画卷上也已经海浪滔天,船桨滑落,桨手们在波浪中搏斗,体现了中国人挑战自然的勇气与智慧。 安栋 《火炬点燃后》 接受使命创作 今年春节过后,安栋接到了陈其钢的电话。得知是要他为奥运会开幕式创作一段音乐,安栋二话没说,就飞到了北京。之前,他也知道许多作曲家参与了奥运会开幕式的音乐创作,由于导演组对音乐的要求非常严格,所以不少人遇到了一些周折。安栋的性格相当爽快,赴京时没有考虑很多,只想到能被信任参与创作,是为北京奥运出了一点力,也是一种光荣和责任。不过,面对张艺谋和陈其钢接受任务时,他心里倒是犯起了嘀咕。他被告知,他要创作的音乐,要体现“激情、浪漫、梦幻” 的元素,既是中国的,又是世界的,至于什么素材、什么风格、甚至什么形式,都由他自己决定。安栋对记者说:“当时,我感到真有点犯难了,这应该是用3个作品来体现的,而现在要汇集在短短几分钟的音乐里……”但总导演的要求,也给安栋提供了很大的想像空间。回到上海后,马上投入了创作。 六易其稿通过 在上海音乐界,安栋这位刚刚跨入40岁的上音音响工程系的副教授,干起活儿来以干净、利落闻名。他为10多部电影配乐、为数十部电视连续剧作曲,从来没让委约者感到过遗憾。其中,他谱曲的电影《东京审判》,还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奖。这些年来,他十分关注世界音乐的创作,也曾为中国台湾、广西等地制作过一批世界音乐的作品。因此,他想用世界音乐的风格,来创作这段奥运开幕式音乐。主题和风格一旦确定,安栋动作迅速,很快就制作出了音乐小样。在奥运会开幕式运营中心的会议室里,大家反复听了这段小样,最后让总导演“拍板”。张艺谋毫不客气地指出,这种风格的音乐缺少气势,应该加入合唱人声。但是,他也满意地认为,其中几分钟的旋律非常不错。安栋听了,马上领会了意图,再回到上海后,重新创作了一个声乐合唱。 安栋习惯在合成器上创作音乐,灵感涌现时,就夜以继日地一口气完成主旋律,再在电脑里根据不同的声部采集各种乐器音色进行编曲。第二次把音频小样用邮件发送到北京后,张艺谋、陈其钢与安栋开起了电话会议,他认为气势是足够了,但“太西方化”了,还要重新调整。安栋灵机一动,他想起原先舍弃的第一稿音乐,还是挺有中国味的,能不能取一点回来改成合唱加进去呢?张艺谋说:“你先试试,听了小样的效果再说。” 混声交响合唱 与其说这是反复修改,还不如说这是一次次重新创作。等到第三稿完成后,整体的音乐内容基本确定,但是,光是人声合唱不行,还得融入管弦乐队的音乐。这样一遍一遍的重新编曲、重新制作,到了第六稿,张艺谋才感到满意,从最初的世界音乐,到最后定稿的混声交响合唱,已经改得面目全非。搞创作的人最怕反复修改,改到后来人十分疲劳,但想到这是奥运开幕式的音乐,肩上承受的责任非常重大,再怎样也必须保质保量完成,精神马上就来了。北京、上海飞来飞去,电话一个一个打来打去,到了上个月,他再一次飞到北京,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大录音棚里,终于见证了中国交响乐团、中国爱乐乐团、中央歌剧院合唱团等录制了这段混声交响合唱的开幕式现场版。 夫妇意外合作 安栋在第一次去北京谈音乐创作时,就签署了保密规定。不过,他开始时对这个保密规定并不在意,甚至看都没仔细看。由于小样制作在上海进行,他要自己掏钱租棚请乐手和歌手,所以,为了节省经费,他对请来录音的人说:“这是为奥运开幕式做的音乐。”大家一听,也就不去计较录音费用。但第一稿小样录完4天后,奥运会开幕式就有工作人员打来电话,要求安栋认真阅读保密规定,要严守纪律。于是,他就干脆“躲”在家里“秘密工作”。音乐中的歌手领唱部分,反正是小样,他就请妻子齐放来客串。齐放是上海少儿广播合唱团的指挥和电台主持人,平时唱歌也小有名气。想不到,张艺谋听了音乐小样后,对这段女声领唱大为赞赏,认为要的就是这种声音。所以,正式录音时,安栋所在的上海音乐学院和齐放的上级单位上海文广集团,都接到了奥运会开幕式办公室的请假公函。讲起此事,安栋笑着说:“阴差阳错,成了一个夫妇意外合作。” 创作制作优势 据记者了解,参与奥运会开幕式音乐创作的音乐家,前前后后已经更换了许多人,如今在基本定稿的开幕式音乐版本中担任作曲的,有著名作曲家,也有著名演奏家,安栋是最年轻的参与者之一,也是上海唯一受邀创作的音乐家。昨晚回到上海后,记者问他:“是什么原因让你成为开幕式音乐的作曲者之一?”他说的很实在:“许多音乐家被更换,并不是他们创作水平的问题。而是张艺谋要根据整个开幕式的内容,来决定采用什么样的音乐最合适。我参与,当然我觉得自豪。但不是我音乐写的怎么出色,我既能创作又能制作,让张艺谋听的音乐小样,基本能体现我的创意,这大概就是我的优势吧。” 谭盾 《颁奖音乐》 这里有中国民族乐曲“**”,还有湖北曾侯乙编钟的原声,还有玉磬的声音,还有来自上海城隍庙牌匾的灵感,更有古老中国哲学的折射……著名作曲家谭盾5日向记者详细解读了由他主创的北京奥运会、残奥会颁奖仪式的音乐。 颁奖仪式音乐由四部分组成 奥运会的颁奖仪式音乐分别由标志颁奖仪式开始的标志音乐、获奖运动员入场时的入场音乐、颁奖音乐以及退场音乐四部分组成。北京奥运会、残奥会颁奖仪式音乐由谭盾与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乐团创作员王和声共同创作完成。 他说,在标志音乐中,谭盾以湖北曾侯乙编钟的原声与玉磬的声音融合交响乐的演奏,形成“金玉齐声”、“金声玉振”的宏大音乐效果,与北京奥运会“金玉良缘” 的设计理念一致;入场音乐的创作者王和声采用交响乐配器,节奏鲜明,给人欢快、激昂的感觉;而在颁奖音乐中,谭盾将“**”的曲调,融合了编钟与玉磬的激越之声,营造运动员接受加冕时的庄严、隆重和神圣氛围;谭盾创作的退场音乐的曲调欢快、轻松、节奏明快。 谭盾还与瑞典音乐家罗伯特·威尔斯共同创作北京奥运会、残奥会体育展示标志音乐,在比赛开始前大屏幕宣传片、运动员上场、比赛转场等很多环节播放,时间大约45秒。 选择“**”源于其国际认知度 当被问及为何选择“**”作为颁奖音乐曲调时,谭盾说,他们一开始便要寻找一个具有中国符号、中国民间特色、中国人精神传统体现的音乐符号,经过群策群力,认为“**”是最好的代表。因为从香港回归到北京的申奥宣传片都将“**”这个旋律变成一种符号。所以大家最后决定通过“**”的音乐元素来呈现中国音乐的符号。 这位第73届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获得者说,在颁奖音乐最开始时用了“**”的原形,之后立刻转为荣耀、高贵、礼仪的状态,进入“金声玉振”的状态。录制这段音乐也充满了时空交错的意味。 由于曾侯乙编钟是2400年前的文物,只在1997年香港回归时由**主席特批下演奏过一次,因此这次录制使用的是从湖北声像博物馆借来的资料录音。而100多件玉磬是2008年完成的。 谭盾说,2008年用安徽的灵璧和湖北的荆州采集的玉石做的一套玉磬演奏的声音,跟2400年前的原件编钟的声音结合起来,这真是“金玉良缘”。 灵感来自古庙牌匾 音乐的灵感来自哪里呢?谭盾说,他从来为冠军们做过音乐,为自己特别崇拜的英雄做音乐,如果能够找到中国精神文化的源头该有多好。冠军是如何形成的?就是思想和精神的平衡达到极致的状态。得到了冠军以后,他们回馈于社会的东西是什么呢?我觉得还是社会的平衡、精神的平衡。 他有一天和家人到上海豫园喝茶,看到城隍庙牌匾上书写“金声玉振”四个字,虽然“金声玉振”并非指音乐,但体现了中国最传统的和谐、融合、共存、共振的理念,也代表了中国哲学美好的一方面,也让他找到了灵感。 “我希望通过每一次颁奖仪式,让全世界人民都知道这里是‘金声玉振’的故乡,”他说。 为入场式澳洲音乐作曲的是Brenton Broadstock,于京君和William Barton。 The music was perfomed by the Kalkadunga Wama Band led by William Barton and included Delmae Collins, Robert Barton, Isaac Barton,Quinto Calarco, Richard Scott-Moore, David Williams, Corey Webster and Nathan Burton with recording cameos from Amy Valent, Arwen Johnston and The Faye Dumont Singers。 表演运带悦耳场式非洲音乐的有沃伦利伯曼,The Drum Café乐队和加纳的Patrick Pobee。 乐队介绍:The Drum Café乐队由沃伦利伯曼于1996年在约翰内斯堡成立,后在在非洲传统音乐规模迅速确立了自己的地位,起头接管良多国际年夜公司的邀请,在美国,加拿年夜,澳年夜利亚,德国和英国都曾进行过表演。其乐队专注于非洲的传统音乐,当音乐响起的时辰,使分歧肤色、分歧说话、分歧性此外人们都沉醉其中。所有加入过他们举办主题餐厅音乐会的人不约而同地认为:他们的表演让人体验到了非洲年夜草原的那种苍莽的野性。澳年夜利亚国家电视台和CNN(美国有限电视台)评论他们的鼓声能让你HIGH到极点--Drumming your way to the top,CNN主收支不由自立地在演播室都按耐不住跟着节奏拍出美梦的音符。他们还获得了南非前总统,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和谐社会]年夜使,“全球总统”曼德拉、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接见,并为其现场表演。他们还走进标识表记标帜公司、宝马公司进行过“魔幻秀”。在16个国家进行了10000场表演,他们倡导的“互动(Interactive)、新奇(Innovative)、激情(Inspired)原则使介入者在振奋人心的鼓点传染下无障碍交流,加倍慎密团结。

[更多]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