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一号

  • 流派:POP流行
  • 语种:国语
  • 发行时间:2012-10-18
  • 唱片公司:乐华圆娱
  • 类型:录音室专辑

简介

胡彦斌2012 GROW之作 《大一号》 摇滚天生大一号,胡彦斌给你两个选择 选择你喜欢的胡彦斌,还是去爱胡彦斌喜欢的自己 大一号的音乐故事简介   · · · · · ·  2012年,出道十年的音乐人Anson(胡彦斌)在自己三十而立的生日庆祝之夜,回顾自己的音乐道路。摆在手边的是两份音乐小样,一份是大家喜欢的他,一份是他喜欢的他。他在第二份小样上写下了自己的新名字Tiger。 如果在十年前,也许这会变得很容易解决,出一辑卡带,A Side是大家喜欢的他,B Side是他喜欢的自己。你可以从A Side开始听这盘专辑,也可以从B Side开始听这盘专辑,当然你可以一直听一面不换面…… 如果是在五年前,也许这还是可以解决的问题,唱片市场依旧景气。唱片公司可以顺势出两张专辑,一张是Anson的,一张是Tiger的。 但在这个当下,已经开始的不可能放下,爬上心头的念头也不可能舍弃,如何通过自己的救赎去获得音乐创作的自由?     © GROW 大一号的音乐图片  · · · · · ·  大一号的注释词典  · · · · · ·  大一号(號) [dà yī hào] 大一号的号实际是一个繁体字,对于华语流行音乐界,这张专辑是一个號外,它的呈现方式出乎意料;对于胡彦斌,它好像是老虎的啸声,号+虎。 Tiger ['taiɡə] 十年前,香港的金牌经纪人PACO看中了胡彦斌,把他带去香港发展,并给了他一个英文名字叫做Anson,这个名字就这样用了10年。每个婴儿出生前,名字早就由父母取好了,胡彦斌想给自己一个为自己名字做主的权力。胡彦斌身边的朋友都叫他“老胡”,他也喜欢被朋友这样亲切地称呼,2011年的北京个人演唱会就叫做“老虎叫”。对于音乐能力蓄势待发的胡彦斌来说,选择Tiger作为新的名字,更像他自己。 Grow [ɡrəu] 错误 [ɡraul] 正确 大一号不是天生的,而是一种Grow的状态,用自我的能量来孕育成长。Grow加一个L,就是Growl,咆哮、虎啸。我们知道你认识Grow这个字,但希望你用Growl读出这个音,因为当Tiger变成Grow乐队主唱时,他的音乐就是这样发声的。 摇滚 [yáo gǔn] 摇滚是小情调的反义词,摇滚不是高端的同义词,摇滚不等于批判和愤怒。对于胡彦斌,摇滚就是爱与和平。 大一号的自我阐述  · · · · · ·  做了十年音乐的我,知道怎么样玩音乐能让自己玩得更HIGH,就像男人总是最了解自己该怎么来才最爽! 当然我知道你喜欢什么! 作为一个有十几年经验的专业音乐工作者,你必须要知道别人的需求吧,男人要经验老道点好! 不信?那让我来试一试,我们来打个赌: 如果公司老板来找我,要增加公司业绩,我就写几首洒狗血的口水歌,让大家K一K。做商业化音乐,首首都送进KTV排行榜。今天我做得到,以后更不再话下。因为我知道你们喜欢什么,有市场敏锐的观察力和会写命题作文这是必须的。 当然做什么音乐还要看我当时心情如何? 我做了上半张的唱片,送给喜欢那个我的你们,这样够不够? 那下半张专辑我留给自己吧: 如果我要装清高,我就写些你一耳朵听不明白的,这叫文艺,并贴上仅供欣赏的标签,当然我不会这么做。 我愿意的还是做最真实的自己,玩我喜欢的摇滚、电子。在自己的音乐世界里不停地推翻自己、折腾自己,直到这首歌的每一秒让我的心都跟着在跳! 我喜欢一个人创作,然后完成后和一堆人分享。往往在第一时间很多朋友和家人听不到,因为诞生的时间多半在半夜。我最喜欢的监听音响之一是我车上的喇叭,不管几点,我都会开着我的车放着刚出炉的歌,在上海的高架或者北京的环线上游个车河,独自一人享受这属于我自己的音乐和这座城市的气息。 当我最终把整张专辑完成时,我把你们喜欢的我,和我喜欢的我自己都放在你面前,我坦然了。 友情提示: 在你开始看以下文字时,请先戴上耳机或打开音响,然后你可以选择从第一首开始播放,也可以直接从第7个Track直接进入另一个世界。准备好了么,那开始吧==》 Original Grow 《在一起》和《摇滚天生大一号》是专辑里音乐风格差距最大的两首重要作品,在市场的取向上,一首是胡彦斌有史以来最容易被大家传唱的一首轻快情歌,另一首是胡彦斌有史以来嘶吼出最大音量的摇滚开篇曲。 《在一起》速成胡式情歌传唱第一名,轻松诙谐三字经送出携手必唱曲 陶喆的《今天你要嫁给我》对于现时社会的很多剩男剩女来说未免有点远水不及近渴。观察这个族群的综合症状,就是永远在等待,一直在选择,信奉下一个会是更好的。 永远追求最好的,而不是最适合的,但实际上在一起的两个人往往就是最适合的。否则又怎么称之为缘分?胡彦斌的这一首《在一起》要传递的意涵和歌曲的副歌部分一样简单,只有三个字“在一起”,一直反复的爱情速配三字经也是“在一起”,每一班经过你面前的列车都开往春天。 我们常常被问及会选择怎么的另一半,其实这样也就局限了很多爱情的可能。胡彦斌本人虽然目前尚未找到在一起的对象,但他在30岁生日之际公开地通过百合网来公开进行实名制征婚,打破条条框框,才有将爱的可能性扩展到最大。 每个人都是有缺点的,爱情也不是1+1=2,而是0.5+0.5=1,每个人都要割舍掉自己身上不适合对方的那一部分,然后把两个人变成一个完整的1。 经过吴庆隆老师的编曲,这首轻松诙谐外加简单直述的歌曲让所有听者第一时间就会开口会唱,颠覆了胡彦斌K歌杀手的称号,也必将成为他的歌曲中最易学唱的历史排行第一! 《摇滚天生大一号》大一号开篇,吉他刷爆,老虎嘶吼,给你摇滚志向新指标 很多专辑会以一首Intro来作为开端,而这张专辑却以一首Interlude来转折。一个吉他手提着吉他走进一个最能释放他自我的空间里,将音响调到最大,把吉他刷到整个世界放佛随之爆炸。 以如此冲突的听感体验来揭开下半张专辑的面目—原来胡彦斌的摇滚世界,天生就大了一号。在吉他的growl中,作为一个摇滚乐队Grow的主唱,胡彦斌grow up了。 胡彦斌总是说音乐不是征服,是分享,当他在此时此刻所有情绪需要用这样的音乐形态释放出来,用这样的音乐形态跟你一起分享时,刷吉他是最好的方式。 不是玩摇滚,在智力上就高人一等;不是玩小文艺就躲进了不能批评的碉堡。任何的音乐都是在创作一种情境,让你跟随着进入。 爱与和平让我们自豪,该给这个世界一个微笑,这就是胡彦斌的摇滚精神。胡彦斌的摇滚音乐里没有一丝一点的悲伤,只有理想与信念。 想明白了再去做任何事情,就不会悲伤了,玩摇滚的就是音量大一点,理想志向大一点,充满了自信。胡彦斌希望大家做任何事都有这样的自信:是你看不到,不是我做不到,别忘记原来的目标,我站在前方做你的路标。 Original Grow 《爱情是怎么了》和《劫后余生》是专辑的一波双主打,分别从女性和男性的角度去解析爱情面临的困惑和坚持,两首截然不同风格的情歌揭开了《大一号》专辑在音乐上完全不同的走向。 《爱情是怎么了》珍藏三年:一首没有寄送出去的信! 专辑首波抒情主打“爱情是怎么了”是一首关于她眼中的他的情歌。胡彦斌用女性的第一人称视角来检视爱情中女人的困扰和迷思。 胡彦斌这首歌是一封许久以前就要寄出的信,一首写给曾经为爱受伤的她,借歌里她的口,说出“这个世界是不是女人要比男人可靠的多”这样自责的话语。 也许是因为我们遇到过太多的爱情,也许是选择太多,也许是看得太多,也许是期待得太多。往往身处事中,那个第一人称的你,视线的焦点总是模糊的,看得清楚对面的那个你,却看不清这份爱情的面孔。 专辑收歌时,意外在胡彦斌的电脑里发现这首写完但却没有想要送出的歌。也许凝视爱情的女人是失焦的,回眸自己过往感情的男人也迟迟不能着手.新加坡著名编曲人吴庆隆老师为了编配好这首胡彦斌的沥心之作,也是尽施其所长,用钢琴、吉他和弦乐密密铺垫出整首歌曲的氛围,最后交出的版本让胡彦斌直接就进入了他当时写作的状态,将这首珍藏三年未曾寄送出去的歌终于化成了作品。 《劫后余生》:如果两个相爱的人遇上是一种在劫难逃,当他们经过种种后依靠在一起又是否算劫后余生? 吉他可以表现洒脱,钢琴却相对较难;钢琴人人都爱,吉他却不是谁都能够捧得起来。换一种乐器来写歌,带来的是完全不同的作品风格。你们都爱那个唱男人歌的他,但唱男人歌的他心里有一首摇滚情歌。 除了创作的乐器,写作的态度更是作品的依托。“劫后余生”歌词所展现的男人勇敢担当爱情的态度,自然催生出更大能量等级的胡彦斌音乐表达。脱离小情小调的情歌描摹态度,“劫后余生”却是大笔挥洒,歌词中不乏类似“那又怎样”、“去吧这无妨”这样男人味十足的态度呈现。有一种放手,不叫不爱,那是自信。有一种去吧,不叫不挽留,让你看遍世界的精彩与复杂后,才知道我的好。专辑首波摇滚主打“劫后余生”就是这样一首与胡彦斌以往情歌作品截然不同的摇滚情歌: 洒脱有两种,一种是忘了,不再挂怀;一种是放下,但依旧等待。等待是因为爱一个人像回故乡,等待是因为不管有多动荡,我们还可以分享一万次的日升月降。爱情浪子的故事,最后不一定是一个人流浪,两个人骑着哈雷车的环游世界,给你肩膀,让你依靠,你会因为我哭得很漂亮。爱情浪子的荒唐最后也会因为对你的不改,而变得高尚,变成别在胸口爱的勋章。 Original Grow 《我以为》和《沉默的大多数》是专辑里胡彦斌分别探索的另两种唱法,一首类似七八十年代邓丽君式的情歌和一首则是大小调并用的摇滚版王菲吟咏,分离与等待分别在宁财神的古典词与文雅的现代诗里有做出了截然不同的解读。 《我以为》一首完全采用七十年代编曲方式写就的邓丽君式情歌 胡彦斌说这可能不是一首最适合他唱的歌曲,也许更适合于邓丽君、蔡琴、费玉清去演唱。但词作者宁财神更喜欢胡彦斌的声音去演绎这样一首凄婉的情歌。 这首的制作模拟了七八十年代的录音场景,编曲采用最经典的instrument组合-弦乐、钢琴、鼓和吉他,抛却一切现在惯用的电声乐器。在这种最传统的编曲方式下,即使把所有乐器都抽离,只剩下钢琴和胡彦斌的人声,这首歌一样可以成立。 这是一首中国式关于离愁别怨的情歌。如同一曲现代汉语版柳永的《雨霖铃》: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这种分离之苦,真的需要离歌一曲来抚慰人心,在抹泪之时让泛舟远去的身影随着乐句而渐出于视线之外。 宁财神从上一张《Who Cares》专辑起与胡彦斌开始合作,也凭借《一万光年》收获了最佳作词奖。而在他的新剧《龙门镖局》的音乐制作,包含主题曲、片尾曲、插曲及片中音乐交付给胡彦斌,从电子、中国风到抒情,写作剧本喜欢天马行空的财神,配上在音乐上同样自由驰骋的胡彦斌,才能玩出有趣的火花。 《沉默的大多数》:为赞美伤口的贝壳歌唱,为擅于等候的煤炭献歌,为所有沉默的大多数数尽他们的风流 做任何事,做到第十个年头都可以骄傲地自问,这算不算是一种坚持?坚持做音乐十年的胡彦斌用一首《沉默的大多数》道尽了理想与现实争执不休时,这种坚持的来之不易。 人总难免收到各种伤害,沉默不代表只是对伤口自我舔舐。如同贝壳,她赞美这伤口,因为有了伤口,贝壳最终才会收获珍珠。 在这世界里,最闪耀的就是持之以恒。那煤炭等候成钻石的光芒,让一切浮华都黯然失色。心无旁骛的纯洁让最凡俗的信念也变成最晶莹剔透。 有信念的沉默也是一种成就,有坚持的等待会变成一种绽放。因为那小小小小的追求与变化在你不经意处蕴蓄着她自己的能量。 用一种频繁真假声转换、大小调转换的方式来做一首摇滚歌曲,也是一种新的尝试,以至于有人说这是王菲版的摇滚歌曲。如同快乐与痛苦的长相厮守,如同理想与现实的争执不休,一种是朋友还是敌手的疑问,不经意间其实已经做了解答。 第一次和作词人文雅合作,胡彦斌就采用了她三首词作,从《劫后余生》的洒脱,到《沉默的大多数》的隽永,今年度的最佳作词人将更难抉择。 Original Grow 《江湖再见》和《三十而立》是专辑里胡彦斌则分别成为了两个厉害人物,一个是江湖夜雨中手持宝剑却难斩情丝的独行侠,一个是录音室里操控一切的音乐全才,试看双面胡彦斌如何在音乐世界里飞檐走壁、探囊取物。 《江湖再见》超越《红颜》成为胡式中国风再高峰,驰骋江湖,情丝难断 《江湖再见》是胡彦斌曲库里必备的典型的中国风歌曲,也是宁财神新剧《龙门镖局》片尾曲,一首荡气回肠的武侠情歌。 喜欢胡彦斌的歌迷中喜欢他情歌的,和中国风的完全持平。不管是《红颜》、《诀别诗》、《潇湘雨》、《月光》、《葬英雄》,还是上一张专辑更趋摇滚风格的《鸿门宴》、《不是猛龙不过江》,首首必中。 武侠片,老百姓喜欢的是刀光剑影,胡彦斌《江湖再见》音乐一起,笛子、二胡、琵琶、古筝、电吉他,所有的乐器如各色兵器挥洒而开,让人大呼过瘾。 但如同几乎每一本武侠经典都是在写爱情,《江湖再见》里也将“走过千山万水,只想再见你一面”的儿女情长娓娓道出,同时许下“栀子花开的时节,让我们江湖再见”的铮铮诺言 《三十而立》,胡彦斌挑战全能音乐人,包办关于创作、制作的一切,送上三十岁生日大礼给自己 而立之年的胡彦斌对人生、对自己的音乐有了更多的感悟。三十岁以前人生是在学做加法,努力堆砌各种所需;三十岁开始,人生应该学会做减法,过滤掉冗余,收获的是观点的透彻和感悟的直接。《三十而立》融合了摇滚的力量与坦率,RAP的叙述承载力,还有电子的色彩韵律。 在三十岁的生日之际,胡彦斌也希望在音乐上给自己一个全新的挑战:去完成一首完全属于自己的作品,作为送给他最好的一份礼物。演唱、词、曲、编曲、制作、伴唱、录音、混音,甚至录音棚归属都只有一个名字,叫做胡彦斌。 成业成家是胡彦斌对人生除了音乐之外的第二个重要目标。只是出道太早的胡彦斌,在事业的道路上一路顺畅绿灯,在感情上却依旧亮着红灯。每次写歌可以很顺利,但爱情不是努力可以得到,缘分总是在捉弄人。三十而立的胡彦斌到底何时爱情顺遂,我们拭目以待。 《心的未来》和《大梦想家》是上下半张专辑里两首收尾之作,胡彦斌请海雷和文雅两位词作者,分别用最清晰的语句写下了他们心里的信念、爱、梦想。 不管采用任何的音乐表达形式,胡彦斌都希望心可以装下未来,心可以充满梦想,这才是真正的“大一号”,因为我们的理想大一号、我们的信念大一号、我们的音乐大一号,在这个人们都说该步步往上爬的时代,偏偏有一个人说梦想要狠狠往里扎,如果不想被世界轻易驯化,你就是自己的伟大梦想家。 大一号的幕后花絮  · · · · · ·  关于录音 这次摇滚的部分除了胡彦斌个人一手包办送给自己的三十岁生日礼物《三十而立》外,其它歌曲都是用Live Band的方式来完成,而且只有吉他、贝斯和鼓这三大件。对于现时的音乐来说,总是繁复的叠加音色,做加法很容易,做减法则不轻松。为了录鼓,就分别寻找了四个录音师来比较方案。在前期就保证收音的效果,录音师Jovi用在test的部分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吉他、贝斯都是音箱收音,以确保“摇滚天生大一号”。而抒情的部分,几乎大部分歌曲都加入了大编制的弦乐,在这个时代,只能说胡彦斌做音乐不惜成本。 胡彦斌在音乐创作上实际上也是一个技术派,对录音师总是要求到最细节,把所有对录音师的要求都用量化指标提出。录音室的部分从北京到上海,也把中国最牛的录音棚都录了一遍。 而唱法上的改变,让整张专辑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呈现。所以曲序变得非常重要,上半张与下半张,就是用interlude来区格出清新的胡彦斌和嘶吼的GROW大一号乐队。 关于造型、设计 “大一号”的造型属于胡彦斌本人的一次重大突破,音乐从抒情转到摇滚,造型自然也必须有所撑托。大一号的特制服也是体现了“摇滚天生大一号”的精神,如果志向要大一些、音量要大一些,那服装也应该大一些。大一号的特制服其实取材于英伦西服的款式,但在size上放大了很多,另在胸、肩、背、臂、肘、膝都添加衬垫来把立体感做出来。 每一套大一号特制服都要用掉超过100片的衬垫,需要超过十天的工期。关键是穿上这套特制服还要在舞台上运动自如,胡彦斌更为整支GROW乐队定制了大一号服装,并特意考虑到吉他手、贝斯手、鼓手的不懂动作习惯进行调整,以确保舞台造型的整体感同时,兼具表演的灵活性。 而专辑设计延续了上一张《Who Cares》的黑胶唱片size,沿用这个规格也是表达了他对音乐创作的尊重,希望哪怕在数位音乐时代,大家对音乐的态度还是会跟黑胶时代一致。而内地与台湾版都用了金色的封套,内地版用专色金印刷,台湾版用金箔纸印刷,都是超长工期的印刷工艺,但为了达到最好的印刷效果,胡彦斌选择了可以等待,但一定要做好,让歌迷物超所值的态度。 而在专辑封面设计上,设计师也抛开了传统的设计思维,用胡彦斌的身体、书法的一字与繁体的號做了一个叠加式的专辑名称设计方案。在阅读感上更有深一层的意涵: 胡彦斌抬头嘶吼,与背后书法的“一”浑然成为一个“大”字,而“一”又挥洒成为他身旁的一对翅膀,让化身GROW乐队主唱的胡彦斌“如虎添翼”。而號字则暗合了虎啸的意思。 这次专辑设计除了用人像结合字体做出特有的专辑名称表述,还为GROW乐队特别设计了虎头Logo,由西班牙插画艺术家安东尼奥特别绘制, 整张《大一号》专辑从音乐创作、录音制作、造型设计、产品包装各个方面都展现了胡彦斌不同于寻常人的坚持,所以他才会说:当我最终把整张专辑完成时,我把你们喜欢的我,和我喜欢的我自己都放在你面前,我坦然了。

[更多]
该歌手的其他专辑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