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简介

赵泰发行时间:

这首单曲来自赵泰即将出版的个人专辑《柔软的刺》,这张个人专辑的录音制作班底跟梅卡德尔的配置全然不同,其中木推瓜乐队的成员张方泽担任制作人,鼓手则是乐坛另一位老将文烽。 梅卡德尔的名字,在当下的独立乐坛,正在为越来越多乐迷所知晓,他们那撕心裂肺摧枯拉朽的现场煽动力,犹如中国独立音乐场景中的一道道闪电,而主唱赵泰标志性的嗓音和狂野的台风,正是这支乐队特异的风骨。然而,赵泰也有一种在摇滚主唱身上罕见的柔美气质——尤其体现在他嗓音的音色上,赵泰的个人专辑,更多地表现了他丰富的人声特质,尤其是低声部的吟唱,《蓝色舞曲》即为代表。 《蓝色舞曲》作为赵泰个人专辑中先行发布的一首单曲,更像是一首现代诗,有些许黯淡的自闭或者说对自我之外的世界持有一种不安的怀疑。赵泰说创作这首歌的初衷是想表达一种凄美,一种来自于自我的怀疑的凄美。张方泽(同时也是梅卡德尔乐队新专辑的制作人)曾经用“更旋律、更优美、更迷”来比较赵泰的个人作品与梅卡德尔作品之间的区别。根据这样的特质,张方泽基于扎实的古典音乐功底——这一古典气质正是赵泰为“凄美”赋形时的一个重要要素,他以极高的专业度,对《蓝色舞曲》中的弦乐和声进行了加工,弦乐采用了录制的方式来完成。这部分的铺陈,让整个编曲听起来更加的宽广,它与低沉呢喃式的人声,让赵泰所言的“凄美’得以完美地表达。资深女歌手夏冬友情出任合声,她也是去年在武汉举办的梅卡德尔年度剧场《热寂》中的女合声。 对于蓝色,赵泰认为它更多是一种孤独感,对自我的陌生,就像在梦中泛起的蓝色的光晕,将我们包裹起来,而我们却无法区分现实与梦境,最终与这孤独的蓝色共舞。这种似真似幻的感觉,在同名的MV中也被表现的淋漓尽致。MV的导演是梅卡德尔乐队的成员门棋,她喜欢舞蹈,尤其是芭蕾。很大程度上,歌曲的弦乐部分的古典律动感,让她脑子里不自觉的有了芭蕾的画面,甚至想跟着这样的律动感“嗒嗒”地旋转、共舞。门棋通过个人的理解,希望用一个简单的故事和镜头语言对歌曲本身进行再分析再创作。最终,《蓝色舞曲》的MV以一个男芭蕾舞演员的故事作为主题。 MV主演刘晓东专修芭蕾及现当代舞,他在片中奉献了精彩演技和精湛专业的舞蹈功底,丰富的情感表达无不呼应着“令人颤栗的美”。经过导演门棋的整体编排与细节指导,整支MV可以看作是一出梦境与现实交叠的精彩之作。主人公在梦境与现实之间奔跑,筋疲力尽。而其中一段拍摄于监控录像下奔跑的画面则完全是即兴之举下的“意外收获”——缘于在拍最后一个奔跑场景收工往回走的时候,摄像师无意中看到了这个监控室,就试着跟保安聊了一下,没想到他同意了拍摄。 “我们在MV中,看到某个人在回忆自己的曾经,他是孤独且凄美的,当故事回到原点,我们都无法与自身产生共鸣,而是与外界发生了关系,于是我们就这样,活着,或是空虚”。赵泰如此看待这首MV。 “即使我们再次面对现实/羞耻始终伴随着恐惧/而你只是害怕被嘲笑/被文明的世界攻击”。主演晓东通过《蓝色舞曲》中的这几句歌词,来解释MV剧中人的内心世界:“这个⻆色心里其实住着一个女性。但是由于不被外界所理解,平常只能做一个大家普遍能够接受的他,迫使他只能在一个人的时候才敢解放自己真正的样子。” 镜头中芭蕾舞演员独舞的女舞者装扮,恰恰是朱迪斯·巴特勒所认为的性别所具有的深刻的“操演”性的体现,自然化的性别认知构成了“真实”的一种先发制人的、暴力的限制,而这一“真实”并不像我们一般所认定的那样一成不变。变装正是揭示了性别“真实”的脆弱本质,以对抗性别规范所施行的暴力。 不止是被“操演”的性别,那个被“规范”化的自我,也在暗自中抗拒着现实规范所施行的暴力,赵泰说“也许我们都是独特的,但独特又像是某种怪异,我们将自己放逐在边缘,而后望着陌生的现实,不得不与它产生纠缠”,这一自我与现实纠缠正是蓝色舞曲的母题,它导向了一种分裂,“我们热爱自己,同时又憎恨自己,我们期待与自己产生共鸣,但我们又无法分清这些共鸣究竟是发生在自身,还是外界,自分散开始,我们便陷入一种模糊,让我们不得不对一切产生质疑,这种从内而外的质疑,让我们变得不再独特,同时也不再怪异,这也许并不是我想要的自己,却是现实中的我,这实在让人困惑”。困惑是分裂的结果,同时也是个体的宿命,内与外、我与他的不可通约性,谱就了这样的一首“被耗费的蓝色舞曲”。

加载中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