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ra Haskil

Clara Haskil

歌手名:Clara Haskil 生日:1895年1月7日 出生地:西班牙 逝世日期:1960年12月7日 职业:演奏家 简介:1895年出生于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1960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逝世。哈丝姬儿1901年开始学习钢琴,九岁首次登台演出,1902年在维也纳跟随理查德. 罗伯特学习小提琴。1905年,哈丝姬儿首次在巴黎公开演出并和佛瑞会面,1910年正式以职业钢琴家的身分在法国、罗马尼亚、意大利与瑞士巡回演出,后来因身体欠佳被迫停止演出四年。四年后,哈丝姬儿在独奏之外也和易沙意、安奈斯可、卡萨尔斯塔搭档演出室内乐。哈丝姬儿从1934年开始灌录唱片,1941年在德国入侵前逃离法国,次年因脑瘤开刀治疗,1949年成为瑞士公民。哈丝姬儿在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始扬名世界乐坛,并与葛罗米欧合作录制室内乐曲,1960年因意外逝世。哈丝姬儿被认为是当时演奏莫扎特最好的钢琴家之一,音色精巧雅致而又有透明感,内涵细腻易感。 大事记:<br/>1895年出生于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br/>1901年开始学习钢琴,九岁首次登台演出,<br/>1902年在维也纳跟随理查德·罗伯特学习小提琴,<br/>1905年首次在巴黎公开演出并与佛瑞会面,<br/>1910年正式以职业钢琴家的身分在法国、罗马尼亚、意大利与瑞士巡回演出,后来因身体欠佳被迫停止演出四年。<br/>1914年后,哈丝姬儿在独奏之外也和易沙意、安奈斯可、卡萨尔斯塔搭档演出室内乐。<br/>1934年开始灌录唱片,<br/>1941年在德国入侵前逃离法国,<br/>1942年因脑瘤开刀治疗,<br/>1949年成为瑞士公民。哈丝姬儿在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始扬名世界乐坛,并与葛罗米欧合作录制室内乐曲,<br/>1960年因意外逝世。<br/> 个人简介:<br/>罗马尼亚的女钢琴家,7岁登台,先在维也纳跟罗伯特学习,后考入巴黎音乐学院,是科尔托的学生。1910年获巴黎音乐学院钢琴比赛第一名,从此开始巡回演出,40年代定居瑞士。哈斯姬儿在当学生期间,就被小提琴演奏家伊 萨伊选中,合作演奏二重奏;毕业后,还经常与埃乃斯库、卡萨尔斯合作举行演奏会。<br/>二次大战结束后,她参加卡萨尔斯主持的第一届普拉德音乐节,结识格吕米奥,开始合作二重奏。哈斯姬儿体弱多病,其演奏以追求细微的强弱音色变化而着称,在法国曾被称为&quot;莫扎特再世&quot;,她是莫扎特最好的演奏家之一,可惜大部分录音都是单声。Philips公司有她与马克维奇指挥拉穆勒乐团演奏莫扎特的第二十、二十四号协奏曲的最后录音。可充分展示她的魁力,而她与格吕米奥合作的贝多芬和莫扎特奏鸣曲,虽是单声,也都魁力十足。<br/>1895年出生于罗马尼亚布加勒斯特,1960年在比利时布鲁塞尔逝世。哈丝姬儿1901年开始学习钢琴,九岁首次登台演出,1902年在维也纳跟随理查德.罗伯特学习小提琴。1905年,哈丝姬儿首次在巴黎公开演出并和佛瑞会面,1910年正式以职业钢琴家的身分在法国、罗马尼亚、意大利与瑞士巡回演出,后来因身体欠佳被迫停止演出四年。四年后,哈丝姬儿在独奏之外也和易沙意、安奈斯可、卡萨尔斯塔搭档演出室内乐。哈丝姬儿从1934年开始灌录唱片,1941年在德国入侵前逃离法国,次年因脑瘤开刀治疗,1949年成为瑞士公民。哈丝姬儿在二次世界大战后开始扬名世界乐坛,并与葛罗米欧合作录制室内乐曲,1960年因意外逝世。哈丝姬儿被认为是当时演奏莫扎特最好的钢琴家之一,音色精巧雅致而又有透明感,内涵细腻易感。<br/> 职业生涯:<br/>娇弱的身躯与忧郁的微笑,罗马尼亚钢琴家克拉拉·哈丝姬儿一生始终为健康不佳所苦。虽然身体从小欠佳,但是外表文静端庄的她却能克服虚弱体质的困扰,让音乐充满源源不绝的神秘活力。哈丝姬儿的一生都不顺利,健康一次又一次的受到损害,事业也是在不断受误解后才被肯定。甚至到了五十岁,哈丝姬儿才拥有属于自己的钢琴。<br/>不过,这样的命运却让哈丝姬儿在诠释莫扎特钢琴协奏曲时,更能表现作品里精练纯净的精神。一位无时无刻都活在死亡威胁的阴影下,徘徊在生死边缘的音乐家,比别人更能体会莫扎特创作这些作品时的心境。莫扎特谱写的是他内心真诚的声音,不是肤浅无知的外表皮毛。二十、二十四号这两首协奏曲是以小调写成,悲剧性暗藏在音乐深处,旋律就像“含着眼泪,带着微笑”般美丽,有时候又像天籁美声与或是可怖的无底深渊,就像哈丝姬儿一生多变的写照。她以绝佳的细腻音色变化来表现乐曲里的悲叹与哀伤〈不是哀嚎与发牢骚〉,以她敏捷的双手弹出戏剧性,甚至高雅宏大、一点儿也不矫饰雕逐的乐句。虽然身体情况愈来愈糟,哈丝姬儿的音乐却愈见力度。<br/>哈丝姬儿的名字将永远与莫扎特连在一起。不过,如果说哈丝姬儿从二十世纪上半叶就有“莫扎特专家”的地位是不妥当的。直到1960年代,莫扎特的作品对爱乐者与音乐家而言,都还不全然是钢琴的标准曲目。在早期的录音的曲目里,莫扎特二十多首钢琴协奏曲以第二十、二十四号这两首最受青睐,而奏鸣曲、变奏曲与钢琴小品的录音只有一点点〈如:八与十一号钢琴奏鸣曲、D小调幻想曲与动听的C大调变奏曲〉。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萨尔兹堡音乐节的听众才有机会聆听几乎和“首演”没什么两样的莫扎特钢琴协奏曲,而这一切都感谢生意人的头脑以及音乐学者、教师与萨尔兹堡音乐院合奏团创办人,也就是著名的指挥贝尔纳德,包加特纳。包加特纳发掘了莫扎特早期交响曲、嬉游曲、组曲、小夜曲与舞曲里的活力与才气,并在萨尔兹堡的音乐会里演奏。也是经由包加特纳一曲又一曲的推广,群众才会注意到莫扎特这些钢琴协奏曲,这些作品也才不至于被演奏者遗忘。<br/>在与包加特纳合作的莫扎特协奏曲录音里,可以听到哈丝姬儿是个有洞察力、全心奉献给音乐的音乐家。她每天的职责、她的才能智慧与技巧都是为了发掘这个还不为人知的莫扎特。在音乐生涯最后的十或十二年里,哈丝姬儿的身体已经没有办法让她完成协奏曲全集与两首轮旋曲〈K.382和K.386〉的录音。以现在的角度来看,可能有人会怀疑这是因为哈丝姬儿对录制全集不感兴趣的缘故。在她与保罗?沙却、包加特纳、弗利克赛克与马克维契合作的莫扎特钢琴协奏曲中,即使健康状况对音乐不无影响,但是却全然的呈现音乐内在精神。哈丝姬儿的诠释不以奇巧取胜,能在不知不觉里忠于作品并探触到作品的深处,以声音、和声、作品结构及作曲家的意念来传递迷人的美感。当哈丝姬儿的琴声在乐团导奏后出现时,她的音乐语言就像说话般的自然,直入她对莫扎特音乐的理解与诠释方法核心,随着音乐的情感波动,让人觉得似乎再也不可能有第二种诠释方法。<br/>哈丝姬儿不是技巧挂帅、一成不变的音乐家。她了解人类的天性并用音乐把它表达出来;她那非凡的演奏技巧是为旋律与乐句找到最好的诠释,听众只听到浑然天成的音乐流动,而非匠气的力度与技巧。她演奏颤音并不是只在短时间内重复的几个音符,而是细微如心脏博动般的脉动。这些特色表面被宁静与忧郁的气质覆盖,在哈丝姬儿录制的极少数史卡拉第奏鸣曲(在飞利浦有三首,Westminster则有十一首)里都可以感受到。之所以提到史卡拉第,是因为在技巧与乐曲结构上,莫扎特协奏曲隐约受到史卡拉第影响,虽然两者创作手法并没直接相似之处,因此比较两者间联通点,重点在体会哈丝姬儿如何处理史上第这样小规模的钢琴曲,然后以相同内涵处理规模较大的莫扎特协奏曲。<br/> 作品评价:<br/>第一首莫扎特C大调钢琴独奏曲以简单、纯真的曲风展开,紧接是一个带有舞曲性质的2/4拍节奏以及全音和声,这段简朴的八小节乐段正是这首变奏曲的主题。一般人或许认定这只是一首童谣,因为在英国系国家,《小星星》就是根据这首德国童谣《妈妈听我说》填词而成〈但是作曲者的姓名已经无从得知〉。莫扎特以这段简单的旋律为基础,创作出这首纲琴十二段主题变奏做为教材〈时间约在1781年到82年间,地点是维也维〉。这里收录的是哈丝姬儿在1960年5月的录音,她的演奏无疑弹出这首作品的价值,低音声部清澈透明的声音似乎也成为简单主题的一部份。在接下来的变奏里,主题仍然一再出现,但是是以各种不同色彩的声音来表现。哈丝姬儿努力的让键盘唱歌以弥补钢琴天性的不足,重视手指圆滑弹奏的程度更甚于依赖踏板。<br/>九段主题与变奏是旲札特1789年4月29日在波茨坦完成的作品,主题选自迪波尔为大提琴所写的六首大提琴奏鸣曲中D大调小步舞曲。它对演奏者的要求比起《小星星变奏曲》更严苛。虽然每一段变奏都有不同的个性,哈丝姬儿却适切的表达出这首乐曲的精髓,主题一直呈现优雅的美感。负责低音声部的左手〈例如:第二段变奏的十六分音符、第三段变奏的琶音与第四段变奏的断奏〉为主题的发展奠定基础,主题在小调的变奏乐段呈现出忧郁的色彩,抒情的慢板则有朴实率直的平静。最后一段变奏是以欢乐的2/4拍写成,哈丝姬儿的诠释恰如其份,忠实的呈现出乐曲的欢乐气氛,从中完全嗅不到她日常生活的悲哀。<br/>接下来是两首钢琴奏鸣曲。第二号钢琴奏鸣曲K.280是莫扎特十九岁的作品,第十号钢琴奏鸣曲K.330约在1783年创作于萨尔兹堡。两首奏鸣曲中间的慢板乐章结构都比前后两个乐章紧密与精细。第二号钢琴奏鸣曲第一乐章甚快板是根据低音主题进行转位发展,以3/8拍写成的终乐章滑稽且快速;在第十号钢琴奏鸣曲稍快板乐章里,哈丝姬儿恰当而果断的弹奏出音乐里的活力。两首奏鸣曲的中乐章就像歌剧里的咏叹调场景。第二号钢琴奏鸣曲慢板乐章是以F小调写成,风格正好与第十号钢琴奏鸣曲的行板乐章形成对比,但是哈丝姬儿都浪漫的“唱”出这两个乐章,并且强调这两个乐章沈思的风格。这两首奏鸣曲都以三段体或两段体写成,哈丝姬儿的演出不失其透明度,是非常有说服力的莫扎特诠释版本。<br/>哈丝姬儿诠释的莫扎特终于在晚年得到肯定。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哈丝姬儿应卡萨尔斯的邀请在普拉达音乐节中演出。她与葛罗米欧在音乐会合作莫扎特小提琴奏鸣曲并录制唱片。1951年,哈丝姬儿终于在巴黎这个她曾经在此求学的城市受到受定。据说哈丝姬儿与葛罗米欧曾经私下开玩笑的交换乐器:哈丝姬儿演奏小提琴,葛罗米欧弹钢琴。事实上,哈丝姬儿确实同时会演奏小提琴与钢琴。在维也纳跟随传奇钢琴家罗伯特〈RichardRobert〉学习后,哈丝姬儿在巴黎念书时是同时修习小提琴与钢琴。或许哈丝姬儿弹奏钢琴时的发音与旋律感是由于她对小提琴-所有乐器中最早能演奏旋律的乐器-的认识。<br/>任何听过哈丝姬儿五0年代演出的人都会联想起一位多病而且过早衰老的女士,她弯着腰、踌躇的走近钢琴,脸上几乎没有笑容,彷佛就快被召唤到另一个世界。哈丝姬儿的一生是个悲伤的故事,音乐生涯一再因为疾病而被打断。她出生于罗马尼亚的犹太家庭,五岁开始正式演出。父亲逝世后,年幼的哈丝姬儿被带到维也维的叔伯那儿,接着又从维也纳前往巴黎,在那里跟随莱维与柯尔托学习钢琴。当时哈丝姬儿是同时以小提琴与钢琴家的身份公开演出,并得到佛瑞与布梭尼、帕德雷夫斯基的赏识。哈丝姬儿二十岁因脊椎侧弯必须穿戴铁架,离开马赛后又罹患脑瘤;1942年为了躲避纳粹的迫害避居瑞士。哈丝姬儿第一次录音是在1934年,但是这次完全是为私人录音,因此并没有得到重视,直到1947年才有唱片公司注意到她。当多病的哈丝姬儿舞台生涯已经发展到后期时,她的生活与音乐才有较完整的档案记录。大器晚成的哈丝姬儿在全欧洲像受难者般的被崇拜,她以莫扎特赢得听众的心,以布拉姆斯钢琴协奏曲、甚至二十世纪音乐带给听众惊奇。1960年12月8日,哈丝姬儿在布鲁塞尔火车站意外跌倒,随后因伤重不治逝世。<br/>在晚年的钢琴独奏会里,哈丝姬儿最喜欢排上贝多芬第十七、十八号钢琴奏鸣曲。这是贝多芬创作中期〈1802年〉的精彩佳作。对于一位前几年把演奏焦点放在贝多芬晚期奏鸣曲的钢琴家来说,哈丝姬儿的选择十分令人讶异。两首奏鸣曲都是哈丝姬儿逝世那一年,也就是1960年9月的录音,音乐中充满了精湛的技巧以及敏锐的触键。在《暴风雨》奏鸣曲一开始的几小节中,哈丝姬儿表现第一乐章主题的方式相当不可思议,这个乐章的结构清晰,没有过份的感伤或是冷淡。宣叙调性质在这首奏鸣曲中占有极重要的份量,而哈丝姬儿的诠释就像让琴键不断诉说着自己的语言。由四个音符所组成的快速主题极具魅力,但是哈丝姬儿的演出不只是有快速的节奏而已。终乐章活泼大胆的速度是典型的哈丝姬儿晚期风格,这也证明她的技巧从早年到生命结束一直没有衰退过。<br/>第十八号钢琴奏鸣曲“热情的急板”乐章的诠释十分贴切乐曲的气质。这是一首不容易演奏的佳作,全曲没有慢板乐章,勉强有一个速度较慢的小步舞曲。在诙谐乐章里,哈丝姬儿直率的弹奏山幽默感十足的断奏,以及贝多芬作品中经常让人难以理解的音乐幽默。<br/>哈丝姬儿在二0年代晚期到美国演出,1956年再度赴美,美国著名钢琴乐评人荀白克曾经在《伟大的钢琴家》一书中粗略提起哈丝姬儿:“哈丝姬儿可说是欧洲音乐家的代表。她弥补安奈斯可、李帕第、提博与她的四手联弹伙伴安达没有到美国演出的缺憾。”在《当代伟大钢琴家》一书中,凯泽评论道:“直到1960年逝世为止,哈丝姬儿在钢琴家中的形象几乎被神圣化。她诠释的莫扎特得到全球的肯定。她演奏的舒曼与布拉姆斯〈比其它钢琴家〉更具说服力而且优美流畅。哈丝姬儿演奏过几乎所有古典与浪漫派作品,她依照大自然的规律与法则,以几乎脱离现实的清纯及艺术性来诠释音乐。在莫扎特C小调钢琴协奏曲、几首布拉姆斯间奏曲与舒曼钢琴协奏曲里,哈丝姬儿的演奏中有难以言喻的瑕,她从来不做作矫饰。她探索作品的深度,她了解这些作品。突然,人们可以了解到,为什么在名家辈出的十九世纪,由克拉拉·舒曼所诠释的钢琴协奏曲仍然会有传奇性的评价。”<br/>专辑收录舒曼两首风格恰成对比的作品:《阿贝格》变奏曲与《儿时情景》。很多钢琴家都以这两首作品来表现自己独特的个性。舒曼把作品题献给“阿贝格女伯爵”,根据历史记载,德国曼汗中产阶级是有一位梅塔?阿贝格,但是“阿贝格”这五个字母〈ABEGG〉正好也等于音乐中一连串上行音符。这个主题开始是以活泼的上行八度音出现,接下来是一连串的转位。这四段变奏的节奏稳健且优雅,分别以胡迈尔、菲尔德或幻想曲风写成:前三段变奏都保持与主题同样的节拍,第四段则一转成为炫技风格。《阿贝格》变奏曲要求的是敏锐与灵巧的音色变化,否则听起来就和以前的作品没有什么差别。哈丝姬儿以全新的方式寻找另一条诠释的道路,透过细腻的和声,呈现出钢琴声音的新概念。哈丝姬儿的诠释如同是一首纯正的舒曼作品,结合了钢琴的诗意与魅力。<br/>哈丝姬儿的《儿时情景》与莫扎特齐名。她不强调任何多愁善感的情感,十二首小曲就像一幅幅心情图画,从大人的眼光来看待他们心目中的童年时光。快速的小曲依然快速行进,慢速小曲如同沈思孤独的岛屿。或许克拉拉?舒曼演奏的《儿时情景》就是这样:纯粹的诗情。哈丝姬儿在1955年录制的《儿时情景》有一股难以言喻的吸引力,或许这股魅力来自于速度与音色上的变化。<br/>舒伯特的奏鸣曲在二十世纪上半叶都还不是音乐会的主要曲目,只有降B大调奏鸣曲D.960有较多演出机会,而它也是哈丝姬儿经常演出的作品之一,五0年代的独奏会几乎都以这首奏鸣曲结束。这是舒伯特最长,也是对独奏者要求最多的曲目之一。从第一到最后一个小节,无论是最弱音还是最强音,音色变换与触键都要完全控制得宜。“小提琴家哈丝姬儿”自始至终都以如歌的旋律线演奏这首奏鸣曲,从乐曲一开始圆滑的乐句到抒情的慢板乐章以至于诙谐曲,没有一句不是洋溢着优雅的气息。<br/>为了弹出作品宽广的旋律线、反复与色彩变化,演奏者得注意到分句与作品内在的宁静。在降B大调奏鸣曲几个值得注意的版本中,哈丝姬儿无疑是最宁静的一个。无论是庄重或欢乐的乐章,哈丝姬儿都以柔韧的触键来处理。她几乎没有使用踏板,就只是单纯的用指弹出旋律。舒伯特晚期奏鸣曲就像一首与自己沟通的独白,为音乐而音乐。<br/> 作品简介:<br/>莫扎特:第十九及二十七钢琴协奏曲(CD)<br/>歌手/演奏家:哈丝姬儿<br/>介质:CD<br/>出版商:中国录音录像出版总社<br/>发行经销商:广东四海一族发行有限公司<br/>基本分类:协奏曲古典主义<br/>唱片介绍:<br/>身为一个钢琴家,哈丝姬儿(ClaraHaskil)不愧为最伟大的演奏家;作为一首协奏曲,莫扎特的第二十七号钢琴协奏曲不愧为最伟大的一首协奏曲;两者完美的结合,绽放出一个无可伦匹的典范。尽管哈比姬儿的一生受到疾病和其他不幸的困扰,她还是以一种独特的高雅气质来演绎作曲家的作品,十分难得。她的演奏含蓄、有着古典的克制,试图表现个人对音乐的主观理解。哈丝姬儿的音乐中暗藏着优雅而动人的音符,总是有一丝莫明的东西令人们感动,正如同莫扎特令人们感到的一样。<br/> 个人评价:<br/>克拉拉·哈丝姬儿(CLARAHASKIL)在女性修养方面,钢琴总是起着核心的作用。在特别强调女性成就的地方能够弹奏钢琴,使之发出悦耳的声音,一直被认为是一个“优秀的女性”最为基本的素质,然而成为职业钢琴家的女性却少之又少。许多听众在第一次听她的演奏时,或许不会注意她的无私和单纯。这些都是与她自觉的苦行生活紧密相连的。她就像莫扎特和肖邦的守护天使一样来诠释他们的作品,她演奏法雅的《西班牙花园之夜》,生动逼真、呼之欲出。她与小提琴大师格罗米欧(ARTHURGRUMIAUX)合作演奏的莫扎特和贝多芬成为人类历史上最为伟大的瑰宝之一。哈丝姬儿被认为是当时演奏莫扎特最好的钢琴家之一,音色精巧雅致而又有透明感,内涵细腻易感。<br/>
[更多][举报]

热门歌曲

全部
  • 歌曲
  • 专辑
  • 时长

查看更多内容,请下载客户端

立即下载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