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飞

想飞

简介: 电影简介:<br/>2002年刚刚开始不久,我们已经感受到了香港电影今年的新气象,时有题材新颖的作品推出。刘伟强在新作中玩了一回外星人的科幻故事,张艾嘉紧接着就来了一个三维动画与现实生活相结合的浪漫爱情戏。去年,好莱坞曾经推出过一部《最终幻想》,影片中的角色全部由电脑制作而成,形态微妙酷似真人。张艾嘉的这部新片中,也有电脑制作人物形象的剧情,但却不是由电脑制作的人物来演出,那只不过是剧情的一部分。尽管如此,这也算得上是题材相当新颖的一部作品,真人的世界与虚拟的人物关系密切,亦真亦幻的情节充满了想象力。<br/> 剧情介绍:<br/>想飞是每一个都曾有过的梦想,这不是一个睡着时才有的梦。但在本片中,想飞则被导演张艾嘉赋予了更多的含义,“飞”象征着一种解脱、一种对理想实现的渴望,这样的“飞”相信会有更多人向往。<br/>网络时代真不知道还有什么是真的,新闻是假的,网友的性别是假的,连爱的化身都可以通过电脑制造出来。Joker是一家计算机网络公司创作总监,他自信兼固执,父母早逝后与弟弟Kid一起生活。Joker的生活圈子狭小,一心埋头事业与同事关系疏远,就连与弟弟Kid沟通也多通过网络进行。Kid在一家速递公司上班,为人懒散而且爱幻想,经常上网玩ICQ。<br/>Joker正在为公司设计虚拟偶像Princess D,但却苦于没有理想的蓝本做参考。在一间迪斯科舞厅里,Joker认识了在此做酒保的玲。在吃了几颗摇头丸之后,Joker眼前的玲忽然变成了一个身手非凡的少女,这也正是他心中数码女神的理想范本。于是便与弟弟一起成立一个创作小组,请铃做模特制作他们的Princess D。 <br/>玲表面上是一个冷酷的“坏女孩”,不仅染发还刺有纹身。实际上她却是一个活泼开朗又照顾家庭的女孩子。她的父亲被判终生监禁,母亲时而清醒、时而痴呆、弟弟不务正业,父亲欠下的巨债由她独力承担。她同时打几分工,希望能早日还清债务。在生活的压力之下,玲梦想自己有一天能飞,以便脱离这一切。Princess D给玲带来了人生的希望,她幻想自己真的能成为公主。然而一切都不会如想象中那么顺利,在遭遇到了共同的挫折之后,由虚拟世界延伸出来的这份人间真情更显可贵。<br/> 灵感组合音乐专辑想飞:<br/>专 辑:想飞 <br/> 歌 手:灵感组合 <br/> 语 言:国语专辑1CD <br/> 公 司:上海音像 <br/> 日 期:2005.08.17 <br/> 当全世界都在兜售廉价的感情<br/> 当我们被麻木的爱恋弄得头晕<br/> 还有,我们有“灵感”<br/> 2005年底最新合声巨作<br/> 带你走进梦想起飞的季节<br/> 2005 年盛夏第一波清凉推荐:受过以后<br/> 2005 年初秋第二波贴心推荐:想飞<br/> 2005 年深秋第三波温暖推荐:温度计<br/> 基本资料:<br/>剧名:《想飞》<br/>又名:《梦幻天空》<br/>类型:偶像<br/>剧集:33集<br/>片长:42分钟/集<br/>导演:何东兴、丁仰国<br/>编剧:袁琼琼<br/>区域:中国大陆<br/>首播时间:2007年<br/> 演员表:<br/>许玮伦 饰 程 风<br/>印小天 饰 关安逸<br/>立威廉 饰 陶思贤<br/>柯淑勤 饰 关安琪<br/>张铁林 饰 韩 森<br/>李小冉 饰 湘 湘<br/> 【主要演员】<br/>许玮伦印小天立威廉柯淑勤张铁林李小冉<br/><br/> 故事大纲:故事发生在青岛这座美丽的城市里。 <br/> 思贤(立威廉饰)和程风(许玮伦饰)从小认识,思贤对程风有意,但是程风一直把思贤当哥哥。程风一心想做空姐,她的母亲是乘务员,死于空难,但是这一点也不影响程风对天空的向往。思贤为了程风跑去当空乘员,思贤的母亲不惜与程风家翻脸,要求程父管住女儿,不许与思贤来往。 <br/>关安逸(印小天饰)家里开牛肉面店,他与邻居女孩湘湘(李小冉饰)谈恋爱。湘湘觉得安逸卖个牛肉面就心满意足太没有志气,劝安逸到外地发展,但安逸不接受。湘湘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安逸随之也出门找湘湘,他无意中来到程风家的诊所打工,认识了程风,两人一见如故,成了好朋友。 <br/> 安逸偶然得知湘湘跑去了上海,并与首席赛车手濮飞相恋,他决定前往寻找。就在这时,安逸父亲因为心脏病发,死在韩恺(张铁林饰)驾驶的飞机上。姐姐安琦(柯淑勤饰)与韩恺的婚事因此中断,韩恺极度内疚,得了重病。关家牛肉面自然也歇业了。 <br/> 几经辛苦的程风终于考上了“飞儿航空”。在那里,她重遇思贤,认识了严厉的教官关安琦,还领教了处处为难她的姚倩。 <br/> 在上海,安逸偷偷地在濮飞车队的修理厂打工。看见濮飞与湘湘非常恩爱,安逸自惭形秽。但其实湘湘想要过平常日子的心愿,濮飞无法满足。这使得湘湘时常想起安逸的好,慢慢改变了想法。一次赛车意外,安逸救了濮飞。湘湘认出安逸,更是挣扎矛盾不已。但安逸已经决定退出。 <br/> 安逸返回青岛,才知道父亲已离世,牛肉面店停业。安逸顿感愧悔,决定接手牛肉面店,重振家风。程风在受训期间不断出状况,但是安琦看出了她内在对于飞行的热爱,并给予她各方面的支持。 <br/> 安逸回到家,发现程风和姐姐安琦认识,两个人只觉得缘分奇妙。 <br/> 思贤难忘程风,处处向她表达爱意,但此时程风已不知不觉地和安逸走到了一起。调蛮的姚倩暗地里相中了思贤,无奈思贤心思不在。 <br/> 湘湘决定离开濮飞去找安逸。在飞机上,程风偶然认识湘湘,两人话语投机,因此成为朋友。 <br/> 等到安逸、程风、湘湘同时坐在牛肉面店里时,才真相大白。但安逸此时爱的是程风,对湘湘只存一份友情。而湘湘此时不愿退让,结果左右为难的安逸选了最愚蠢的方式来处理——说谎。 <br/> 与安逸走到这样,对程风打击很大。程风给自己选择了孤独的路,她领会到自己对飞行的热情并没有消减,相反的,由于感情落空,反倒让她决心专注在飞航工作上。 <br/> 安逸当初救濮飞的时候,眼睛旧伤复发,竟然逐渐全盲。程风离开之后,安逸并没有接纳湘湘,他想清楚后,对湘湘说明白了自己爱的是程风。 <br/> 程风回来,三个人见面,这时一切明朗了。程风、湘湘一起想法救安逸的眼睛。经过一番风雨,安逸和程风再度携手,湘湘回到濮飞身边,韩恺病故,伤心的安琦依旧守着当初与韩恺约定一起经营的 JAZZ BAR。 <br/> 程风没有答应安逸的求婚,她总说:再让我飞几年吧! <br/> 在美丽的青岛海岸,海风轻轻。浪花温柔地卷走岸上的细沙,它牵动着一个个年轻人“想飞”的梦…… <br/> 主要角色介绍:程风 —— 许玮伦(台湾) 饰 <br/> “飞儿航空”乘务员。 <br/> 父亲是医生,在青岛开一个小诊所。母亲曾是一名空姐,因飞机失事身亡。 <br/> 程风个性直率,像男孩子。受母亲的影响,她从小立志做空姐,尽管她的这个愿望并不被父亲支持,但来自程风内心的巨大动力依然不断推动她前行。没想到当程风终于考上了“飞儿航空”,正开始踏上梦想之旅时,她生活中的其它矛盾却同时被激发了。 <br/> 就这样,在感情、事业与生活的考验中,程风从冲动鲁莽的追梦少女逐渐成长为成熟稳重的职业女性,她也从中慢慢地领悟到作为一个优秀的“空姐”所应具备的一切。 <br/>关安逸 —— 印小天 饰<br/> “关家牛肉面店”的第三代传人。 <br/> 安逸的个性如他的名字一样,很容易满足现状,喜欢安定的生活。原本打算好好经营“关家牛肉面店”,别无所求。但父亲的意外身亡,和自己在感情上的挫折,使安逸不得不重新思考人生。<br/> 对待感情,他不轻易付出,一旦付出了也就没法轻易收回。也就是因为这种性格,当他遇到前女友湘湘的“反复”时,安逸与程风的感情经受了考验。一时间,安逸迷失于感情与事业的茫然与错位中。他必须学会察觉自己的心之所向,找到了人生的“归位”。 <br/>关安琪 —— 柯淑勤(台湾) 饰<br/> “飞儿航空”乘务长。她是训练实习学员的“魔鬼教官”。 <br/> 安琦的个性很强,在严格训练程风的时候,她其实理解程风的每一种反抗心态和反应——那都是安琦自己经历过的一切。但也正是因为安琦看好程风,才会对她如此“狠心”。 <br/> 感情上,安琦用情很深,深到容易走极端。因此当她父亲死于自己未婚夫驾驶的飞机上时,她由爱变恨。无法原谅未婚夫的安琦用沉默来惩罚自己与爱人。 <br/> 渐渐地,在与新一代“空姐”的交接与相处中,安琦也在成长与转变。 <br/>韩恺 —— 张铁林 饰<br/> “飞儿航空”机师。 <br/> 用“铁铮铮的汉子”形容韩恺再适合不过。感情负责、工作稳定、为人可靠的韩恺平时不大爱说话,但他的内心对自己所有的一切,包括对安琦的情感,都非常地珍惜。正当两个人准备结婚时,一场意外不但中止了婚礼,并且完全改变了韩恺的人生。 <br/> 感情方面,韩恺单纯得有点像孩子。在两个人之间发生状况时,韩恺不理解为什么安琦如此绝情。他用老法子去处理安琦和自己之间的危机,但是无效,最后他便回到沉默,不再做任何努力。<br/> 由于内疚和其他心理因素的困扰,韩恺得了重病,而后一病不起。在人生最后的一个月里,韩恺写了数百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只有两个字:“安琦”。 <br/>陶思贤 —— 立威廉(台湾)饰<br/> “飞儿航空”乘务员。 <br/> 思贤心地善良,喜欢帮人解决问题。因为深爱程风,他放弃行医,去考飞机乘务员。思贤总觉得自己必须照顾程风,心里也希望程风少了自己便不成。 <br/> 就在思贤把所有心思放在程风身上、对姚倩不假词色的时候,无意造成了程风对姚倩优越感的挑战。程风情归安逸,思贤多年的爱落空,苦恼中的思贤并不知道,这时命运对他早有安排。 <br/>湘湘 —— 李小冉 饰<br/> 著名模特。 <br/> 漂亮的湘湘早熟、世故,对自己的人生早有野心和想法。<br/> 湘湘与濮飞的互相吸引是因为两个人都是有野心的人,都不甘居于人下。但是在知道了繁华的真相之后,湘湘有些厌倦了。她开始想要一种普通的,安定的生活。但是濮飞一心还要向上爬。这成为湘湘永远的痛,也成为她和濮飞之间的疙瘩。 <br/> 重见安逸时,湘湘愧不当初。但她发现安逸身边有程风,湘湘那种“公主的好胜心”被挑起来,不愿退让。直到程风被迫离开,湘湘留在安逸身边,这时候她才看清楚事实:自己回不去了。 <br/> 分集介绍:<br/>第1集<br/> 热闹非凡的赛车场上,车手濮飞正在与安逸对决。濮飞女友名叫湘湘,是美丽时尚的名模。她曾经是安逸的女友。两人在此不期而遇,心情复杂。濮飞求胜心切,导致翻车。千钧一发之际,赛车爆炸, 安逸舍身救出濮飞,自己却身受重伤,被送往医院急救。当他得知今后可能会因视网膜裂孔而无法从事赛车运动时,无比难过。安逸住院,湘湘、濮飞前去看望,濮飞坚持要求张老板把安逸和自己签在同一公司。活泼可爱的程风经过数次考试的失利后,终于收到“飞儿航空培训中心”的录取通知书,梦想成真,欣喜若狂。但程父坚决不允许她再做空姐,因程母就是在十年前的空难中殉职的空姐,这是程父心中永远的痛。去“飞儿航空”报到的日期临近了,程父还是不同意女儿去,并把她锁在房间里。倔强的程风不顾危险,跳窗逃出了家,赶往公司报到。程风抵达“飞儿航空”时,报到时间已过,她算自动弃权。处在绝望中的她看到了发小陶思贤,十分激动。在思贤的说服下,主管招聘的安琪教官终于同意程风参加培训。新学员报到分配宿舍,学员姚倩骄横霸道,指定艾尼和玛丽跟自己住一起。程风、雨姗和有容住在一起。濮飞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他将和湘湘订婚,这个消息成了当天娱乐新闻的热点。濮飞应记者要求当众亲吻湘湘,这一幕恰恰被安逸看到,安逸失落。因眼睛的隐疾,车队老板劝安逸退出车队,濮飞苦劝安逸留下来未果。湘湘来找安逸,安逸问湘湘是否真爱濮飞,湘湘说是。安逸却感觉出湘湘言不由衷。<br/>第2集<br/> 安琪给新学员上课,首先安排他们乘坐飞机从青岛飞往上海,大家激动异常。众学员在教官辛迪的带领下,登上航班。程风幻想着自己将成为空姐时的风光。酒吧里,姚倩有意灌醉了程风,使她醉酒后被存有歹意的色狼骚扰,安逸的出现,使程风化险为夷。次日早,雨姗找不到程风,找姚倩质问。姚倩的阴谋得逞,自己还振振有词。安逸将程风带到自己的住处,并告诉程风自己离开青岛来到上海就是为了寻找湘湘,但看到好强的湘湘找到了自己的归宿,决定退出。程风听安逸说明发生的一切,向他表示感谢,却发现离返航的时间已近,安逸便飞快驱车送程风归队。教官安琪是资深空姐,她和机长韩恺曾经是感情甚笃的恋人。但两人因为一件隐痛的往事而产生了裂缝。在一次飞行中飞机遭遇乱流导致关父心脏病发作,生命危在旦夕。韩恺决定联系就近的机场准备迫降分享者电视,因雷雨雹太大无法实施。韩恺为保障机上其他乘客的生命安全,放弃迫降。安琪听到这一决定,痛不欲生。关父没能支撑到最后。突如其来的丧父之痛使安琪对韩恺失去了信任。湘湘质问濮飞在记者招待会上宣布他俩订婚是怎么回事,濮飞没有给她令人满意的答复。安逸为救濮飞,眼睛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医生劝告他以后费眼睛的事情千万不要做,特别是赛车,否则眼睛将会失明。安逸黯然神伤。理想破灭了,也无法挽回女友的心,安逸决定回青岛。湘湘在模特秀中昏倒在舞台上,因为表演前她刚打掉了孩子,身体很是虚弱。安逸在机场看到湘湘出事的消息,他毅然返回医院看望。在病房中,安逸对湘湘的异常关心让濮飞心生疑窦。湘湘病愈出院,邀请安逸共进晚餐,被婉拒。濮飞看到湘湘对安逸的依恋醋意又发,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吵。在培训中安琪教官严厉地批评了程风醉酒、迟到。程风向思贤哭诉自己的委屈,思贤让她学会坚强。程父非常思念程风,心脏病发作。在公司,程风得知父亲生病,向安琪请假准备回家探望,但是没有被批准。安琪让思贤替程风回家探望。程父听说女儿在“飞儿航空”很开心,十分欣慰,并让程风给自己打电话。<br/>第3集<br/> 在酒吧中,濮飞喝醉酒后,找安逸滋事,埋怨由于安逸的出现,使他和湘湘的感情出现问题。濮飞无意中发现湘湘和安逸带着同样款式的心型项链,不禁心生怒火。机舱实训,安琪给学员们讲解乘务员的工作职责。课后姚倩一伙人捡到一张照片,程风一见是安逸,就告诉大家她认识此人,却遭到姚倩的一顿奚落。安琪认出照片上的人是自己离家出走三年的弟弟,追问程风如何能找到安逸,,程风说慌乱中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安琪顿感失望。思贤跟程风是青梅竹马的朋友,他一直爱慕程风,正是因为程风想当空姐而在几年前放弃了自己的医生专业报考了航空公司的乘务员。他误以为安逸是她的男朋友,倍感失落。程风找到思贤澄清自己跟安逸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安琪还沉浸在失去父亲的痛苦之中,不理睬韩恺。韩恺衷心希望与安琪重归于好。虽然安琪对韩恺的感情未减,但丧父之痛使她仍然无法面对韩恺。安琪痛苦地提出分手. 韩恺如万箭穿心。<br/>第4集<br/> 程风在参加迫降实习中表现突出,引起姚倩嫉妒,被姚倩一帮人故意推下机舱,导致手骨韧带断裂。医生诊断她手臂可能残废,思贤沉痛地告诉程风,她可能因此被退训,程风痛苦至极。思贤努力安慰她。思贤着急,为了救程风给在外科手术界权威的父亲打电话,恳请他为程风做手术。父亲不情愿地答应了,似有隐衷。父亲禁不住思贤的请求,给程风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濮飞在商店里找到了安逸和湘湘的情侣项链,妒火中烧。安逸难舍跟湘湘的感情,痛苦万分。濮飞为两人剪不断理还乱的旧情,与湘湘再起争执,愤然离去。濮飞一夜未归, 着急的湘湘打电话给安逸分享者电视, 濮飞却因此醋意大发。三人当面对质,火药味极浓, 濮飞质问两人项链的事情, 湘湘气愤已极,故意用狠话刺激濮飞, 在情感纠缠中疲惫的湘湘开始动摇。思贤精心守护着程风。得知消息的陶母趁思贤不在时,怒气冲冲赶到医院,无情地赶程风出院,陶父阻止未成。程风离开医院情绪低落。无意中巧遇安逸,二人十分激动。程风跟安逸讲述了遇到的事情。程风电话联络安琪说弟弟安逸马上回青岛。安琪十分激动。安琪告诉安逸父亲离世的消息, 安逸悲痛。程风竭力安慰安逸. 因为程风,思贤又与母亲发生争执。<br/>第5集<br/> 思贤的母亲翻出思贤父亲和程风母亲的陈年旧账,情绪激动,苦劝思贤离开程风, 思贤表达了自己对程风的难舍之情。思贤跟安逸散步聊天, 思贤对安逸表达了自己对程风一直以来的爱慕,并表示认定程风了。安琪怀着强烈的负疚感把父亲在飞机上的遭遇告诉安逸,并宣布自己将独守一生。安逸劝安琪跟韩恺复合,让她再好好考虑考虑。安琪却不知如何是好。安逸又回忆起曾经与湘湘美好的过去, 湘湘打电话给安逸关心他的眼疾。安逸让她放心,并告知自己对父亲的离世表示万分内疚,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踏踏实实地继承父亲的牛肉面店。乃明为了让韩恺调整心情,建议他开个酒吧。安琪告诉程风通过了地上训练考试, 程风欣喜, 安琪鼓励她再接再厉。思贤和大将祝贺程风三人通过训练。程风与安逸分享好消息,可安逸只在电话简单祝贺一下便挂断了,程风感到很失落。程风等人参加第一次实机训练,程风屡出状况,不仅忘记了如何检查救生衣,更没有坚持做到劝诫一位老先生将行李放到行李架上,因此飞机遇到乱流危险不断出现,老先生被绊倒,一个婴儿险些摔出,幸被安琪接住,才避免了更严重的后果产生。<br/>第6集<br/> 韩恺继续追求安琪,但见面后两人又发生争执,不欢而散。公司高层提醒韩恺,工作中有忘记出班等疏忽,并提示他不要因为安琪的事而影响工作,乃明也善意地提出韩恺最近经常忘事. 鉴于程风的一贯表现与实机操作的失误,公司高层决定将其退训。安琪为程风向公司高层据理力争却仍无法改变决定。程风失声痛哭。程风灰心丧气, 思贤等人为她竭力鼓励她.. 安琪把程风被退训的事情告诉安逸,安逸很着急,打电话安慰程风,程风心情有所好转分享者电视。思贤送程风回家,程父见到程风很惊喜。雨姗和有容号召学员为程风签名请愿,并斗胆向公司金副总陈述了程风的表现,金副总认真思考之后,决定再给程风一次机会。雨姗等人一起将好消息告诉程风,喜讯令她热泪盈眶,程父终于不再限制程风做空姐工作。安逸也为她高兴。在安琪的努力下,公司高层决定让程风参加下一次的乘务员考试。在考试之前,程风被安排在地勤工作,她十分热心地帮助乘客<br/>第7集<br/> 韩恺的酒吧开业,邀请安琪参加,被安琪拒绝。开张大吉之日, “飞儿航空”的同事都来捧场, 安琪始终没有露面。在安逸的努力下,关家牛肉面馆正式开业了。生意异常红火, 安琪鼓励安逸,并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程风在地勤工作中任劳任怨, 看到姚倩他们一行人参加飞行, 她暗暗下定决心好好干。韩恺、乃明、辛迪一行人从韩国返航。回想飞机上的险情,大家都心有余悸。机长韩恺状态很糟,失去了往日的自信。其实,此时此刻病魔正悄悄侵蚀着韩恺,他经常忘事,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于是向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安琪考虑再三,加上安逸的劝慰,她把韩恺请到家中,在父亲的遗像前下定决心准备接纳韩恺。可是韩恺却说他得了严重的健忘症,感觉自己再飞下去可能会出事,既然安琪重新接受了她,他决心好好治病,再回来好好和安琪再续前缘。大将对姚倩心生好感, 思贤给他泼冷水, 大将不以为然. 安琪为了更好地训练程风,安排她住在自己的家中。一晚,安逸不小心在楼梯上撞倒程风。程风崴了脚,向公司请假。思贤听说程风脚受伤非常着急。而他得知程风与安逸生出情愫,心中更是失落。<br/>第8集<br/> 安逸把程风送到医院,言谈中表示对湘湘不忘旧情,程风听后,感到有些失落。思贤急匆匆赶来看望程风,隐隐感觉到程风对安逸暗生情愫,心中感觉酸楚。思贤父母在“飞儿航空”并未见到儿子,二人在街上边走边吵,把陈年老账全翻了出来。陶父一再解释也无济于事,陶母如萍一气之下不知去向。陶父最终找到了思贤,希望他回上海做医生,并跟他说明了当年与程风母亲的情感瓜葛。陶磊回家发现妻子如萍吃下大量安眠药,马上把她送往医院,经抢救脱离危险,陶磊趁机对如萍好言相劝,如萍仍是歇斯底里,对陶磊和程风母亲的前尘往事不依不饶分享者电视。陶磊无奈让思贤速回家中,接到电话的思贤马上赶往上海的家中。正巧碰上韩恺也去上海,韩恺向思贤说出自己的病情,思贤力邀韩恺去父亲医院做全面的检查。回到家中的思贤见到陶母,陶母坚决反对思贤和程风交往。思贤坚持己见,陶母情绪几乎失控。原来陶磊年轻时深爱着程风母亲,直到程风母亲结婚才死了心,这一直是陶母心中的痛。思贤把韩恺介绍给父亲,并给韩恺做全面检查。此时程风的脚已经基本恢复,程风和安逸一起愉快地买菜。程风感觉到非常开心。<br/>第9集<br/> 韩恺作了全面检查,韩恺除了两项指标没有出来以外,其他身体状况良好。听到这一消息,他兴奋的离开医院,准备回青岛与安琪结婚。安琪知道这个消息,非常高兴。安琪为程风安排了特殊训练。学习化妆,舞蹈和拍照。程风努力完成。牛肉面店的生意越来越好,安逸斗志昂扬,受到安逸情绪感染后, 程风帮忙打理牛肉面店的热情也十分高涨。安琪每天都给程风安排相同的训练课程,这使程风十分厌倦。安逸也为程风打抱不平。他们都不知道这是安琪在磨练程风的毅力和韧性。韩恺忘记参加公司的机长联谊会,所有人都在找他。他越来越健忘。安琪对韩恺的状况担忧,认为他会不会得了“婚前恐怖症”。但却从来没有怀疑过韩恺对自己的感情。韩恺向乃明提起自己经常忘事,乃明极力安慰他。程风终于忍受不了安琪的训练,把热情投入到帮助安逸打理牛肉面店的生意之中,安琪严厉地批评了程风。安琪和韩恺沉浸在筹备婚礼的喜悦之中。医院通知思贤,韩恺的大脑皮层出现了黑斑,医生怀疑他患了“阿兹海默症”,这种病无药可救,患者会慢慢丧失记忆。在母亲软磨硬泡下,思贤答应要回到上海做外科医生。但是必须要先回公司安顿一下,陶母反复要求思贤与程风断绝来往。<br/>第10集<br/> 思贤随后抵达青岛,跟安琪说明辞职的原因,安琪挽留他担任新学员监考。思贤答应了她的请求,并向她询问韩恺的情况。安琪说韩恺已经辞职。 程风的乘务员考试日期到了,赴考途中,为救助一个犯病的婆婆,错过了考试时间。思贤在考场中焦急地联络程风,始终无法联络上。安琪也感到失望。辛迪知道了程风迟到的原委,把情况告诉了安琪,破例又给了她一次补考机会。思贤来到韩恺酒吧,韩恺问起检查结果,当着安琪的面,思贤不忍说出口,只好私下里跟乃明说明了他的病情,他们决定说服韩恺住院治疗。姚倩喜欢思贤,找机会接近思贤, 思贤却对姚倩避之唯恐不及。安琪和韩恺在安逸,程风陪同下前去注册结婚。途中韩恺买饮料未归,至此失踪,安琪等人到处寻找没有结果。安琪伤心欲绝。韩恺感觉到自己问题严重了,他来到酒吧找到乃明,告诉他自己最近种种奇怪的状况。他知道“阿兹海默症”的后果,想把自己的问题解决后,再见安琪。韩恺走了,找不到韩恺的安琪陷入焦虑之中。<br/>第11集<br/> 思贤把韩恺安排在爸爸的医院治疗,并告诉他“阿兹海默症”的发展情况,这病是无药可治的,思贤想用一种新药来延缓他大脑的退化。此时乃明对韩恺的情况了如指掌,为了保护安琪,对她隐瞒了事实。焦急中辛迪让但安琪报警,安琪始终相信韩恺会回来的。考试成绩公布了,程风陪安逸一起来看榜。紧张的程风不敢去看,安逸兴奋地告诉她,她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家为程风重新加入空姐队伍举行了庆祝会。思贤父亲医院召开董事会分享者电视,大股东姚广和向思贤介绍自己,并说女儿姚倩认识思贤。希望思贤关照姚倩。思贤这才恍然大悟。程风第一次出勤,他们接待的是新婚夫妇蜜月团的旅客。由于航班全满,李蕙、杨健两个新婚夫妇未能坐在一起,两人为此发生了激烈的争执。而另一位先生却一人买了两个座位,不知情的程风希望这位先生能与李蕙夫妇换座位,却遭到拒绝。<br/>第12集<br/> 思贤在医院中,父亲要求他参加医院的应酬, 思贤不喜欢,但无奈参加。程风特意买了围裙作为礼物送给安逸,准备向他表示好感。还没有等程风说出口,安逸却说希望程风搬离自己的家。程风非常失落。安琪不解,以为安逸是因为对湘湘还不忘旧情,安逸否认了,说是为了关家牛肉面馆。<br/>第13集<br/> 乃明第一次当机长飞行非常顺利,公司肯定了他的工作能力,乃明说是因为有安琪在旁边,所以如同吃了定心丸。辛迪在酒吧追问乃明韩恺的实情,乃明故意把话岔开。濮飞向湘湘求婚,她非常冷淡。两人发生激烈的争执后,湘湘晕倒在马路上。送往医院急救后, 医生告诉濮飞,湘湘患上了抑郁症。濮飞为自己对湘湘的忽视感到内疚。程风为了安逸失魂落魄,雨珊等好朋友善意劝导。<br/>第14集<br/> 辛迪无意中发现一直以来是乃明用手机短信支持着安琪,了解他一直都深深爱着安琪,而且从乃明口中得知韩恺得了阿兹海默症,暗恋乃明的辛迪心里难过。夏仁禄第三次来到关家牛肉面店吃面,他把牛肉面的配料说得一清二楚,安逸说正在研制一种“西红柿牛肉面”的新口味。夏仁禄问他想不想让更多的人尝到这种新口味分享者电视。原来夏仁禄是集团公司老总,希望安逸把新口味的配方卖给他。湘湘也来到关家牛肉面店,把情侣项链留在了这里。雨姗遭遇到一位男士麦克张的执着追求,索要电话号码,雨姗把大将的号码给了麦克张,麦克张总骚扰雨姗,大将十分生气,雨姗使出了激将法。姚倩为了讨好思贤,又找到父亲游说。<br/>第15集<br/> 思贤安逸一起聊天,安逸知道思贤对程风一往情深,便鼓励他向程风大胆表白。程风劝父亲不要跟陶母计较。思贤见到程风也为妈妈的无理而道歉。陶父为思贤的离去向姚广和道歉,而姚广和却很欣赏思贤,这让陶父很欣慰。辛迪向乃明表示了她的情感,乃明却用玩笑拒绝了。安琪撮合乃明跟辛迪交往,却遭到乃明的坚决拒绝。乃明说他心中有人了。安逸思前想后,决定将牛肉面的口味发扬光大,想去找夏仁禄谈合作的事情。<br/>第16集<br/> 被安逸拒绝的程风在家中痛哭,父亲安慰她。劝她忘掉安逸,程风宁可痛苦等待安逸。安逸违心地拒绝程风,心情也不好。安琪发现了他的异常,其实安逸是因为眼睛的问题,害怕成为程风的负累。思贤知道程风痛苦,也劝安逸要勇敢面对自己的感情,安逸陷入矛盾中。安逸辗转反侧之后,终于向程风承认了自己的感情,安逸说喜欢她,但是害怕自己有一天无法照顾程风,程风希望大家珍惜现在,两人拥抱在一起。湘湘来找安逸,安逸说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把情侣项链还给了湘湘,安逸劝她跟濮飞和好。安逸的态度使湘湘明白了他们复合是不可能了。<br/>第17集<br/> 乃明及时向辛迪通报韩恺病情的发展情况,说韩恺是为了将最好的一面留在安琪的心中,才这样做的。两人对韩恺的未来极其担忧。安琪看见湘湘来找安逸,就让弟弟处理好自己的事情。安逸知道湘湘得了抑郁症,非常担忧,便陪她散心,并劝她跟濮飞和好。程风和安琪找不到安逸,十分担心。晚上安逸回来对程风说是去看医生了,姐姐指责安逸不该对程风撒谎,安逸说湘湘的情况很糟,再也经不起一点刺激。<br/>第18集<br/> 程风巧遇湘湘,询问其是否找到男友,不知内情的程风鼓励她不要放弃,湘湘听到这话还想再争取。在牛肉面馆,看到开心疯闹的安逸和程风,湘湘非常失落。姐姐提醒安逸,对湘湘注意分寸,安逸向安琪解释湘湘的病情,表明两人不存在感情问题。安逸来看湘湘,发现她昏睡不醒,急忙将她送往医院,医生说她是吃了过量的抗忧郁症药导致昏睡。陪了湘湘一晚的安逸,突然想起早上要送程风,急忙赶到。湘湘问起安逸眼睛的情况分享者电视,安逸告诉她要保密,别让程风和姐姐知道了,以免她们担心。大将为了麦克张的穷追不舍而烦恼,心中不平,程风的点拨使大将茅塞顿开。<br/>第19集<br/> 安琪劝安逸跟程风把婚事办了。安逸看湘湘的病情没有好转,便不想刺激她,希望将婚期推迟两年,程风欣然接受。姚倩准备飞赴纽约。思贤得知姚倩为他父亲为医院付出很多,对她的看法有所改观。分别前,诚心地向她表示感谢。濮飞出国比赛前向安逸了解湘湘的情况,安逸劝他抽空来青岛看望湘湘。然后又找到湘湘,希望她回到濮飞身边。湘湘说濮飞只能给她带来伤害。姚倩在机场遇见程风,她真诚地为以前的事情向程风道歉。<br/>第20集<br/> 丢失光盘的乘客不依不饶,安琪连夜打电话给程风。乘客要求程风找到他丢失的光盘,不然就要采取措施。程风一夜未归,安逸不见程风归来,便找到机场,看到程风还在垃圾站翻找CD,便也动起手来。他们终于找到了CD碟,还给了乘客。程风的行为令公司领导很感动。湘湘完成工作后,走到安逸的房间,在他的床上睡了一夜。安逸回到家中,发现湘湘躺在他的床上,心中不悦。说过去的事情无法挽回了,他们只是普通朋友。明确表示程风是他最终的选择。程风看到这一幕,在感动之余发现湘湘楚楚可怜,心生恻隐之心。<br/>第21集<br/> 程风每次上班前都会跟父亲诊所里的患者打招呼。来到机场,她告诉雨姗和大将已经把湘湘接到了自己家,雨姗等人很惊讶。思贤得知此事,也很不理解程风的做法。湘湘住在程家开始非常沉默,后来主动帮助程伯伯料理家务,帮助病人,逐渐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她渐渐露出了笑脸。安逸的视线越发模糊不清了,他在程风面前竭力掩饰。医生告诉他很可能今后会完全失明,建议提早联系要捐眼角膜的人。<br/>第22集<br/> 乃明在飞机上没找到如意,如意却在乃明的宿舍前出现了,两人诉说着往事。如意告诉乃明,自己其实早有男朋友了。乃明也向如意坦白自己暗恋着安琪,二人如释重负。乃明送如意走时,如意暗示安琪乃明暗恋着她。安琪向辛迪坦白,在没有韩恺的这段日子里,多亏了乃明和她的帮助,才使自己撑到今天。安琪向乃明诉说自己很怕失去韩恺,但潜意识里又好像真的要失去他。安逸找到程父,谈到自己的眼睛,很后悔太早向程风表达了感情分享者电视。怕自己不能给程风带来幸福,程父鼓励他积极治疗。程风跟思贤诉说着自己跟安逸的故事,思贤母亲得知程风调到上海,硬逼思贤回家。湘湘关心安逸的眼睛,到处帮他寻找眼角膜。结果令人失望。安逸思前想后,为了程风的幸福,求湘湘帮忙,假装二人复合。<br/>第23集<br/> 程风回到青岛过生日。湘湘在程风生日这天离开了程家。安逸眼睛的状况越来越糟糕,他要湘湘帮忙假意复合,湘湘不忍。程风兴致勃勃来找安逸,正巧撞上他和湘湘拉拉扯扯,程风心痛万分。二人因此分手。安琪责问弟弟原因,安逸无以作答。程风回到上海,跟思贤诉说着她的痴恋之苦,思贤心疼得不知如何表达。雨姗和大将不忍心看到程风的痛苦,告诉她思贤一直对她很有感情,程风恍然大悟。认为自己忽略了他的心境。程风来到医院找到思贤,向思贤表示感谢,思贤也把一直带在自己身边的戒指送给程风,并表示自己不会放弃。程风不置可否。雨姗和大将感情发展顺利,并通知程风等,要在酒吧办喜事,邀请安琪当证婚人,安琪欣然地接受了。乃明和辛迪等人为婚礼准备着。婚礼如期举行,热闹非凡。离一年之约还有一个月,安琪在苦苦等待着韩恺,她拿出了从前的录像反复观看,不禁泪流满面。程风和安逸通话,安逸下定心失明后绝不会拖累任何人,他违心地告诉程风他无法忘怀湘湘,程风悲痛欲绝。姚倩父亲来找思贤,告诉他由于手术事故,陶父从院长的职务上被撤换下来,可姚倩坚决不签字,并提出让思贤担任新院长。陶母也一直做思贤的工作,思贤无奈只好答应考虑。<br/>第24集<br/> 程风忍不住对安逸的思念,她来见安逸,她问安逸为什么心还在湘湘身上,却要对她那么好?安逸违心地说自己控制不住对湘湘的感情,程风茫然。事后安逸看到程风如此伤心,也十分痛苦。思贤看到父母的眼神,无奈辞职回到医院,接手作了院长。安逸接到电话跟湘湘说,哈尔滨有家医院有眼角膜需要马上过去,湘湘陪同,哈尔滨之旅无功而返。湘湘告诉安逸,濮飞已从国外回来,正在上海-帮助安逸联系医院。安琪对乃明说,觉得安逸最近表现异常,乃明安慰她不要乱想。程风和思贤一起吃饭,思贤说不会放弃她的。韩恺的病情已进入晚期,昏迷中他只是叫着安琪的名字。韩恺签定放弃急救同意书,思贤把乃明叫来商量此事。思贤告诉他韩恺支撑不到一年之约的那一天。大家都焦急万分。濮飞来到思贤所在的医院找眼角膜,思贤这才知道安逸离开程风的真正原因,更是了解了安逸对程风的真情。濮飞要思贤保守这个秘密。安逸眼睛恶化,下楼时不慎摔了一跤,安琪和湘湘这才发现他已完全失明。安琪觉得自己没有照顾好安逸,深深自责。湘湘还在照顾着安逸,但心中已经渐渐原谅濮飞。<br/>第25集<br/> 湘湘想把实情告诉程风,安逸坚决不允。湘湘决定到上海去为安逸的眼睛想想办法。在飞机上碰到程风,湘湘想解释她和安逸的情况,但欲言又止。下飞机后,濮飞来接湘湘。濮飞告诉湘湘还是没有办法找到合适的角膜。思贤建议把安逸转到他的医院,专心治疗,等待角膜。大家又怕安琪在这里知道了韩恺的实情,但是别无选择。安琪陪安逸来到上海,思贤把安逸安排在一个单独的房间,二十四小时有人看护,让安琪放心,安琪还是自责不已分享者电视。在韩恺答应归来的日子,安琪没有收到韩恺的短信,非常失落。思贤告诉乃明,韩恺已经走了。走之前捐献了角膜。终于有了合适的眼角膜,安琪、湘湘还有乃明在焦急等待着安逸手术的结果。手术一切顺利。安逸的手术成功了,湘湘跟濮飞商量是否把这个消息告诉程风,濮飞的意思是还要征求安逸的意见。安琪还为弟弟的事着急,因为安逸出现了一些排斥反应。思贤安慰说,这属于正常现象,过一段时间会好的。思贤通知乃明要为韩恺准备后事,又不想让安琪知道真相。乃明几乎乱了方寸。但是为了安琪,他竭力装作什么都不曾发生。<br/>第26集<br/> 在安逸的病床前,濮飞和湘湘和好了。湘湘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程风突然打了辞职报告跟思贤告别,并表示不能接受思贤的感情。思贤虽然难过但尊重她的选择。飞机上,程风巧遇姚倩,向姚倩解释着她跟思贤没有任何感情。希望姚倩不要误解。姚倩回到医院,思贤开始试着了解她。姚倩父亲告诉思贤,他父亲的医疗事故圆满解决了,请他父亲回来继续工作。终于到了安逸手术拆线的一天,思贤给了程风一份特别的礼物,就是把她带到安逸的病床前。了解了前因后果的程风终于和安逸重归于好。两人珍惜得来不易的真情。安琪看着安逸的眼睛,说这双眼睛好熟悉,她哪里知道安逸的角膜就是韩恺捐赠的。同一天也是韩恺跟安琪的一年之约。在河堤,乃明告诉她,韩恺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给她发短信了。他把韩恺离开人世前写满安琪名字的厚厚一叠纸给了安琪。安琪得知韩恺离去痛不欲生,她在海边,回忆着他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恍惚中,她把乃明当作韩恺,两人拥抱在一起。动人的旋律再次响起。全剧终<br/>
[更多][举报]

查看更多内容,请下载客户端

立即下载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