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九香

罗九香

中文名:罗九香 国籍:内地 职业:演艺 客家筝大师 出生地:广东省大埔县 星座:天蝎座 代表作品:68板软线乐曲,如《出水莲》 、《崖山哀》、《杜宇珈》、 《昭君怨》等民间称为“四大软” 。在硬线调谱中,则擅长演奏《蕉窗夜雨》、《翡翠登潭》 、《大八板》 、《琵琶词》等。 生日:1902年6月21日 逝世日期:1978年6月9日 简介:1921年毕业于潮州金山中学。1925年师随“乐圣”何育斋学习古筝和民间音乐。1954年被戏剧家欧阳予倩推荐入大埔县“民声汉剧团“任筝、三弦演奏员。1956年加入广东汉剧团,同年任首席古筝手并随广东省代表团赴京参加第一届中国音乐周演出,这是客家汉乐在全国音乐界第一次公开演出。[2] 1956年被选为中国音协广东分会常务理事,1957年被选为中国音乐家协会理事。1959年受聘于天津音乐学院任教。1960年调入广州音乐专科学校(星海音乐学院前身)任教。1961年代表岭南派参加全国古筝教材会议并演奏汉调名曲。2001年,罗九香与刘天华、华彦钧(瞎子阿炳)一起被收入国际公认的音乐权威辞典《新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辞典》。[3] 罗九香一生从事民间音乐的演奏和教学活动,擅长三弦、椰胡等多种民间乐器演奏。其使用的乐谱多为源自黄河、汉水的中州古调,汉皋旧谱,故有“大古元音”遗韵之誉。 作品收录于《汉乐筝曲四十首》、《中国岭南筝谱》、《中国古筝名曲荟萃》中。 从艺历程:素有“大古元音”遗韵之称的中州古调,汉皋旧谱,经中原先民南迁时带入广东之后,千百年来在民间自流自放,频临淹没。客家音乐先辈、一代宗师何育斋先生以毕生 精力进行搜集考订,系统地整理出中州古调、汉皋旧谱乐曲六十首。他的弟子罗九香先 生,继承先贤遗志,把这些“大古元音”带进音乐院校,并通过各种宣传媒介广为弘 扬,使“大古元音”遗韵犹存,后继有人。 今天,当我们聆听这些古朴典雅的“大古元音”时,千万不可忘记先辈们为拯救这些祖国的珍贵音乐遗产付出的辛勤劳动和一生的代价! 在罗九香先生诞辰九十周年到来之际,作为他的学生,我怀着万分敬仰的心情,记下先生过去一生的艺术经历,当作是“缅怀先贤,激励后人”的一次纪念活动吧! 罗九香,广东省大埔县人。1902年6月19日出生于大埔县石云区枫朗乡。1978年6月9日因肺病抢救无效在家乡逝世,终年76岁。著名客家筝演奏家、教育家。擅长三弦、椰胡等多种民间乐器演奏。一生从事民间音乐的演奏和教学活动,其使用的乐谱多为源自黄河、汉水的中州古调,汉皋旧谱,故有“大古元音”遗韵之誉。为此,罗九香常以“儒家乐派”自诩,在广东潮(汕)梅(州)及东南亚一带地区享有极高声望。民间有“南派筝王”、“客家筝代表”之美称。 罗九香出身于商贾家庭。其父罗告蒙经营酱油生意,常往返广州、汕头、大埔之间,见识较广,十分重视教育,为大埔县日新学校董事。生有五男四女。九香排行第七,是男孩中最小的,甚得其父爱抚,从小接受了良好的文化教育。1921年毕业于潮州最高学府---潮州金山中学。二十年代初,在家乡日新学校、广德学校任教。受其父影响,九香也很重视家乡教育事业,注意培养年轻一代。在当时男尊女卑的封建观念十分严重的情况下,九香提出女孩子应享受与男孩子一样的教育权利的主张。他带头把最小的妹妹罗秀华及邻居女孩子送到潮州金山中学读书;他的子侄中,曾因家境贫困而辍学时,九香劝其父母: “即使变卖祖产也要让孩子念书。” 在乡间任教的两年间,九香常绐学校带来一些新风尚。他提倡开展体育活动,增强学生体质。在他倡导下,日新学校举办了有史以来的首届运动会;他主张学生要穿制服,以加强学生的纪律观念和自豪感;他积极支持学校的文娱活动,亲自参加以“破除迷信,反对买卖婚姻”为内容的话剧《幸福姻缘》的演出;教学中,常穿插一些科学常识,如雷、电等自然现象的形成,启发学生认识科学,走科学道路……。他善于理解和接受新事物、新思想,这与其以后在古筝演奏和教学活动中,善于博采众长的治学作风是一致的。 说期罗九香学筝及从事民间音乐活动,确实有些偶然。21岁那年,即1923年,还在家乡广德学校任教的罗九香,常常见到一位肩背古筝走街穿巷的盲人先生(名字不详),觉得他演奏的古筝十分动听。出于音乐的共鸣心理和对新鲜事物的好奇心,罗九香拜这位盲人先生为师。这是他步入音乐事业道路的开始和人生道路的第一个转折点。次年,即1924年,他在广东增涉工业专门学校修业完毕,赋闲在家。1925年,他又师随有“乐圣”之誉的广东汉乐一代宗师何育斋先生学习古筝和民间音乐。这段时间,罗九香常常与何育斋及其门生饶托生(笛)、饶碧初(琵琶)、饶从举(扬琴)、饶淑枢(提胡)、罗及时(箫)、饶竞雄(筝)、何少卿(筝)、何九成筝)等进行“和弦子”(演奏)活动。演出曲目多是经何育斋先生搜罗考订,博采众芳t汇通集成,作有系统整理·的中州古调,汉皋旧谱六十首中的乐曲。1930年春,何育斋在广州创设“潮梅音乐社”,时正值罗九香在广州任广东省则政厅第五科办事员,也常常参加音乐社的演奏活动。长时间的音乐磨炼,使罗九香精通中州古调、汉皋旧谱的风韵,成为何育斋先生客家筝派的继承人、传人和名师。 自从步入民间音乐的门槛,罗九香走上了另一条崭新而曲折的道路。从三十年代起,他醉心于民间音乐的演奏活动,而对有经济收入的文职工作却不在乎。这个阶段,他先后做过省财政厅办事员、广州市土地局登记员、汕头防务经费庶务员、省禁烟局三等文书、省建设厅东路行车管理处罗浮站站长、广州市公安局总务科文书、省实业公司秘书处文书等职。这些职务的任期都很短,长者一年半载,短者二、三个月。工作交接不上,失业在家也是常有的事。即使如此,罗九香还是没间断他的音乐活动。在大埔家乡,常与乐为伴;在汕头,他是“公益社”、“以成社”等儒乐社团的常客;在广州,从不放弃与乡亲乐友“和弦子”。由于音乐的纽带,他不仅认识了文化艺术界的名流外,还结识了一些军政要人。抗战期间,任国民党军需官的罗拔元在广州有一幢别墅。他专门请一些音乐家到家里“和弦子” ,生活由他供养。有文化、懂音乐、见识广、交际多,提高了罗九香的社会地位,使他在1945年被家乡指定为代表大埔县石云区枫朗乡的县参议员,任期一年。 罗九香的前半生主要是从事民间音乐业余活动。他赖以生活的文职工作是不稳定的,因而生活条件也是不保障的,有时甚至是潦倒的。但他为人清高,从不求助他人。真正使他走上专业音乐道路的,是建国以后的事。 1954年,经著名戏剧家欧阳予倩推荐,罗九香进入大埔县“民声汉剧团”.(后与梅州市梅县区“梅光汉剧团”合并为“广东汉剧团” )任筝、三弦演奏员,这是他从事音乐的又一转折点。1956年,他与饶从举、饶淑枢共三人作为客家音乐的代表随广东代表团赴京参加第一届全国音乐周的演出,第一次向全国介绍了客家音乐。这次的演出,影响十分深远,对罗九香鼓舞甚大。它不仅让人们了解到广东仍保存着中州汉皋古乐这一优秀乐种,同时也确立了罗九香在客家音乐中的地位,使他于l959年进入天津音乐学院执教客家古筝,荣登高等音乐院校古筝教席,走上专业教学的道路。1960年10月,调广州音乐专科学校(现星海音乐学院)任古筝专业教师,直至1978年逝世。1961年,他与潮州筝名师苏文贤先生一起,代表广州音专参加了在西安举行的第一届全国古筝教材会议,探讨古筝的教学问题,再一次确立了罗九香在全国筝界中的地位。 广东汉乐是由黄河、长江流域一带居民南迁时带入广东后与当地民间音乐相结合而成的地方乐种,也称“客家音乐”、“外江音乐”。它既具有地区性的风格特点,同时保留了“大古元音”古雅’纯朴的风韵。罗九香在古筝演奏艺术上对这个风韵有着刻意的追求。他强调古筝的艺术主要是左手,而不是右手。他把年轻时学来的“太极”、“八卦”运气规律运用在演奏上。他使用的“玳瑁”义甲,长而厚,用小关节弹弦,音色纯真圆润。他那一触即颤的按颤功夫,变化莫测的滑音技巧,随情而发的演奏气度,铿锵有力的发音功底,使音乐表现细腻含蓄,情感出神入化,从而使他的演奏具备了古朴、典雅、韵味隽永的鲜明风格。 罗九香十分喜爱演奏68板软线乐曲,如《出水莲》 、《崖山哀》、《杜宇珈》、 《昭君怨》等民间称为“四大软” 。在硬线调谱中,则擅长演奏《蕉窗夜雨》、《翡翠登潭》 、《大八板》 、《琵琶词》等。平时,罗九香常以其心境如何来决定演奏什么乐曲。如稀客来访,多弹《千里缘》 、《怀古》 ,寓“知音相遇”或“思念”之意;偶遇伤感,常弹《杜宇魂》、《昭君怨》以自慰;见到污浊现象,情绪低落时,则弹《出水莲》来倾吐“君子”之气,或以《将军令》的威武雄壮音调来激励自己。他的演奏,落点果断,运气自如,音韵委婉,气势雄浑。所谓是:轻而不浮,急而不乱,怒而不燥,哀而不伤’他不善言辞,往往集情感于筝乐与书法之中。他的书法,远近闻名,擅用行草书写唐宋诗词。他家乡的大院门楼横匾上有“记述文明”四个大字,就是出自罗九香的手笔。 罗九香患有“浸润型肺结核”症,平时咳嗽不巳。然每逢弹筝,咳声即止。演奏完毕,微有喘息,汗沁脊背,可见他运气于演奏上所产生的效力。他要求学生学琴应学会运用气息,才能处理好起承转合抑扬顿挫的关系,使乐曲情感深化。他反对“形似” ,提倡“神似”。认为弹筝是人的感情的一种抒发,乐音应随情而发。硬性的模仿,追求表面上的相似,只会使音乐枯燥乏味,失去感染力。只有在“神”字上下功夫,才能体现出乐曲的情感与内涵。他强调读谱的重要性。读谱宛如朗诵诗词,有板有眼,有句有节,有轻有重,有缓有急。只要把谱熟记心中,脱口可唱,由情带声,循环反复,就能逐步“悟”出“神韵”来。教学中,他常用三弦、椰胡给学生领奏,通过“和弦子” ,启发学生掌握音乐风格,体会乐曲的韵味。他不主张学生记他的演奏谱。他说:演奏谱充其量只能记出演奏者彼时彼地心境里发出来的心声,是一种僵死的东西。音乐是有感情的,不同时期,不同心境的演奏者所表现的乐思不尽相同,演奏谱反映不出这个特征。 罗九香主张对传统乐曲赋予新的艺术生命才能长盛不衰。比如《出水莲》这首乐曲,民间演奏只是作为软线调谱的起板(即引子,前奏)副调,本身“没独立意义”;也有人释其“忧国忧民” ,或“孤芳自赏”,或“睹物伤时”等等,罗九香则有不同理解。认为:“莲”是君子之花,英姿艳嫩,然“可达观而不可亵玩”;它有“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情操,乐曲应体现这个中心思想,给人以洁身自爱,持强不息的哲理性启示。他对乐曲起句的处理,一反过去那种委婉缠绵、优柔动听的弹法,而改以动感强烈的连续切分节奏、突出“软线”调式音“4”,并辅以一按即颤的密颤弹奏,以愤慨的情绪表现出“莲”对“污泥浊水”的鄙视,显现出倔强的气质,展示主题。又如《崖山哀》,这是一首哀悼南宋末帝在广东新会殉难的传统乐曲。民间演奏多与《大八版》中板连套。然罗九香却选择《将军令》中板连套,两曲分两个调弹;弹《崖》曲时用“1’音代“4” ;弹《将》曲时回到原调,使两曲产生四度转调的演奏效果。这在民间传统演奏中是绝无仅有的。罗九香在解释为何接《将军令》中板时说:《将》曲曲调雄壮有力,连套后可增强《崖》曲的壮烈气氛。《崖》曲不应只是“哀”字,它应该体现出中华民族之英魂。在演奏手法上,罗九香还善于吸取其他乐派的演奏手法来充实自己。比如,他运用山东筝派中的大指小关节轮音来丰富客家筝传统八度轮音的技法;他吸收北派古筝连托两弦再辅以滑音的弹法,来增加力度和气势;他学习西洋乐器演奏和音的方法,丰富和声效果。他还十分推崇古琴艺术。他是著名岭南琴派古琴大师扬新伦先生的挚友,在古筝中也常揉合古琴韵味。除他自己外,还鼓励学生采用传统乐曲素材改编为表现现代题材的新曲;支持学生学习新创作的现代乐曲和技法,提高演奏水平;他还提倡学生多读古典文学和历史,以充实自己,提高艺术修养。罗九香虽以“大古元音”遗韵传人, “儒家乐派正统”自诩,但他的思想并不是保守的。他认为对待民族音乐的正韵要继承精华,才能谈到发展。音乐的发展是必然的,继承是手段,发展才是目的。他一生培养的学生有数十人,其中有些已成为高等音乐艺术院校的副教授,讲师,如中国音乐学院的史兆元、李婉芬,上海音乐学院的何宝 泉,广州星海音乐学院的陈安华、饶宁新,广西艺术学院的林坚等。还有一批从事专业演奏和研究工作的学生,使罗九香的古筝艺术得以继承下来,亚广为传播。罗九香还有一大批音响资料,如由中国唱片公司录制的唱片就有:筝独奏《出水莲》 (M-2300甲),筝、琵琶、扬琴合奏《单点头·乱插花》(3-1328乙)、《玉连环>)(03-1679甲)、《昭君怨》(03-1679乙)等。此外,全国多家音乐院校、电台、研究机构均保留有罗九香不同时期的古筝独奏录音。近十年来,罗九香的古筝演奏乐谱、传谱经他学生整理出版;由他不同学生演奏,不同公司出版的客家筝录音带、密纹、镭射唱片流传海内外,影响广泛。罗九香“承秦筝正统,传大古遗音”的古筝艺术已成为中华民族音乐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罗九香大师的贡献是巨大的。 就职经历:1923年,在家乡广德学校任教, 1930年,在广州任广东省则政厅第五科办事员 三十年代起,先后就任省财政厅办事员、广州市土地局登记员、汕头防务经费庶务员、省禁烟局三等文书、省建设厅东路行车管理处罗浮站站长、广州市公安局总务科文书、省实业公司秘书处文书等职 1954年,经著名戏剧家欧阳予倩推荐,罗九香进入大埔县“民声汉剧团”(后与梅县“梅光汉剧团”合并为“广东汉剧团” )任筝、三弦演奏员。 l959年进入天津音乐学院执教客家古筝 1960年10月,调广州音乐专科学校(现星海音乐学院)任古筝专业教师 艺术风格:在20世纪30年代,罗九香广泛地同来自全国各地的文艺音乐界的名人名师进行交流,在交往过程中吸取其他筝派和乐种的特色来丰富自己的演奏,他运用山东筝派中的大指小关节快速劈托来丰富自己的八度轮音指法,吸取北派古筝连托两弦再辅以滑音的弹法,增强了力度和气氛。其演奏落点果断,运气自如,音韵委婉,气势雄浑,正所谓“轻而不浮,急而不乱,怒而不燥,哀而不伤”,形成了自己特有的风格。其艺术风格归纳起来是:古朴淡雅,重在写意。具体说有四点:1、音色优美浑圆;2、按滑变化丰富;3、琴度出神入化;4、意境深邃高远。[9] 罗九香钟情于汉皋古韵,以“儒家乐派正统”自诩,其古筝艺术独树一帜。[10] 他的演奏淳朴大方,不落俗套,矫健带劲,着力于韵度、行调用句,尤以双指弹弦、快速减字左手重按之法,可称神奇妙绝。他反对“形似”,提倡“神似”,认为音乐应随情而发,以情带声,方可悟出神韵。他强调古筝的艺术主要用左手,而不是右手。他使用的“玳瑁”义甲,长而厚,用小关节弹弦,音色纯真圆润。其按颤功夫一触即发,滑音技巧变化莫测,演奏气度随情而发,发音功底铿锵有力,音乐表现细腻含蓄,情感表达出神入化。 罗九香对于古琴艺术的欣赏和推崇,使得其演奏风格中又融入了古雅、淳朴的风韵。罗九香藏有1936年出版的林谦三著、郭沫若作序的关于古琴的著作《隋唐燕乐调研究》和1937年今虞琴社编印的研究古琴的专刊《今虞》两本书,又与古琴界众多大师级名家如招学庵、杨新伦等交往密切,相互切磋琴艺,他借鉴古琴演奏时左手的点、揉、搓、抹等手法,融于古筝演奏当中,两者相得益彰、相辅相成,提升了古筝的演奏技巧。1952年,罗九香将明末古琴家徐青山关于琴的美学理论经典著作《谿山琴况》加工精缩为琴筝通用的《琴况廿四则警句》[11] ,意义精微,文风高妙,艺术境界深邃高远。[12] 罗九香不仅在演奏客家古筝上技艺超群,广东汉乐的其他乐器也广为深通,尤其是三弦、椰胡等,对于古琴的研究也颇有心得。广泛的涉猎使得罗九香的古筝演奏别具一格,从而保留了一大批珍贵的音响资料,如古筝独奏《出水莲》,古筝、琵琶、扬琴合奏《单点头·乱插花》、《玉连环》、《昭君怨》等。罗九香的古筝演奏乐谱、传谱由其学生整理出版,客家筝乐曲也由其学生演奏、刻录成录音带、密纹、镭射唱片等流传国内外,影响甚广。他演奏的古筝录音, 除出版为音像制品发行外,还收藏在国家级音乐研究机构及主要高等艺术学府中,他的书法也颇有造诣,其手迹“继述文明”曾悬于故乡的故居中。 艺术主张:罗九香十分喜爱演奏68板软线乐曲,如《出水莲》 、《崖山哀》、《杜宇珈》、 《昭君怨》等民间称为“四大软”。在硬线调谱中,则擅长演奏《蕉窗夜雨》、《翡翠登潭》 、《大八板》 、《琵琶词》等。平时,罗九香常以其心境如何来决定演奏什么乐曲。如稀客来访,多弹《千里缘》 、《怀古》 ,寓“知音相遇”或“思念”之意;偶遇伤感,常弹《杜宇魂》、《昭君怨》以自慰;见到污浊现象,情绪低落时,则弹《出水莲》来倾吐“君子”之气,或以《将军令》的威武雄壮音调来激励自己。他的演奏,落点果断,运气自如,音韵委婉,气势雄浑。所谓是:轻而不浮,急而不乱,怒而不燥,哀而不伤’他不善言辞,往往集情感于筝乐与书法之中。[15] 罗九香主张对传统乐曲赋予新的艺术生命才能长盛不衰。[16] 比如《出水莲》这首乐曲,民间演奏者或只是将其作为软线调谱的起板副调,本身不具有独立意义;或将其解释为“忧国忧民”,“孤芳自赏”,“睹物伤时”等等。而罗九香则从周敦颐的《爱莲说》中收益,认为莲花是花中之君子,“可远观而不可亵玩”,其“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高尚情操是乐曲的中心思想,给人以洁身自好,自强不息的哲理性启示。对于起句的处理,罗九香一反传统的委婉缠绵、优柔动听的弹法,以动感强烈的连续切分节奏来代替,并辅以一按即颤的密颤弹奏,以愤慨的情绪表现出莲花对污泥浊水的鄙视,显现出绝强的气质,展现主题。又如《崖山哀》,这是一首哀悼南宋末帝在广东新会殉难的传统乐曲。民间演奏多与《大八版》中板连套。然罗九香却选择《将军令》中板连套,两曲分两个调弹;弹《崖》曲时用“1’音代“4” ;弹《将》曲时回到原调,使两曲产生四度转调的演奏效果。这在民间传统演奏中是绝无仅有的。罗九香在解释为何接《将军令》中板时说:《将》曲曲调雄壮有力,连套后可增强《崖》曲的壮烈气氛。《崖》曲不应只是“哀”字,它应该体现出中华民族之英魂。 音乐教学:罗九香在教育中善用启发式教学,在教学中常用三弦、椰胡给学生领奏,启发学生掌握音乐风格,体会乐曲的韵味。罗九香把客家筝的演奏要领归纳为“缓而不怠,紧则有序,古朴淡雅,重在写意”,重在写意也即罗九香所提倡的以神似代替形似的教学观念,认为只有在“神”字上下功夫,才能体现出乐曲的情感和内涵。他要求学生学琴应学会运用气息,才能处理好起承转合、抑扬顿挫的关系,使乐曲的情感得以深化。 罗九香认为,演奏古筝艺出于手,情蕴于心,弹筝是对于人的感情的抒发,乐音也应当随情而发,摒弃追求表面上的相似和僵硬的模仿这一错误的观点,讲求音乐的感染力和人琴的和谐。音乐是有感情的,不同时期、不同心境的演奏者所表现的乐思不尽相同,因此罗九香强调读谱的重要性却不主张死记演奏谱。熟读乐谱宛如朗读诗词,有板有眼,有句有节,有轻有重,有缓有急,张口即来,脱口可唱,由情带声,循环反复,神韵自悟。他还提倡学生多读古典文学和历史来充实自己,从而更好地理解筝曲的时代背景、创作愿意等,提高音乐修养。 罗九香不仅身体力行,多方面融合各家学派的特点和演奏技巧,还鼓励学生吸收其他筝派和乐种,包括西洋音乐的优点,支持学生学习新创作的现代乐曲和技巧,对传统乐曲进行改编。他还将不同领域的技能整合到古筝学习当中,如将太极拳、气功的运气规律应用到古筝演奏当中。罗九香“承秦筝正统,传太古遗音”,既继承民族音乐的传统正韵,又推陈出新,强调古筝的艺术主要是左手而不是右手,认为音乐的发展是必然的,继承是手段,发展才是目的。 罗九香以其开阔的胸襟、非凡的气宇和开放的思想,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卓越超群、优秀非凡的演奏家活跃在全国各地的古筝音乐舞台上和各大音乐高校中。如原中国音协古筝学会会长李婉芬(已故);任古筝学会副会长的就有北京的史兆元,上海的何宝泉和潘妙兴,广州的陈安华、饶宁新等;任古筝学会理事的有天津的李洪安、广西的林坚(女)、福建的陈茂锦、汕头的杨礼桐等,以及原广东省汉乐研究会会长罗德栽、梅州的杨始德、惠州的罗振武、蓝新德、大埔的罗曾优、罗曾良等。还有一批从事专业演奏和研究工作的学生,使罗九香的古筝艺术得以继承下来,广为传播。其学生陈安华、史兆元等人整理出版了记载由罗九香传谱和演奏的客家筝曲的书籍《广东汉乐古筝曲选》、《客家筝曲四十首》、《中国岭南筝谱》、《中国名筝名曲荟萃》等,提高了罗九香在古筝界的地位和影响力。其学生对罗九香的评价是:“一朝遇良师,三生获教益”。 外界评价:戏剧家欧阳予倩:“神功至极,匠心独具,堪称岭南一杰!” 古琴家查阜西、民族音乐家杨荫浏:“其中奥妙,须言传身教方得要领。”[3] 中国音乐家协会:“罗九香大师是我国筝界特别是客家筝乐的一位代表性人物,堪称一代宗师。”[19] 陈蔚旻:“承秦筝正统,传大古遗音”的古筝艺术已成为中华民族音乐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罗九香大师的贡献是巨大的。[14] 林坚:在跟随罗先生学习的那些日子里,他不但教我古筝技艺,还教我做人的道理。他高尚的人格力量震撼着我的心灵,真是‘一朝遇良师,三生获教益’啊![19] 《新格罗夫音乐与音乐家辞典》:“客家筝派最重要的典型代表。作为一个古筝表演艺术家,他一生的音乐活动对客家汉乐及汉剧音乐的发展产生了积极深远的影响。在音乐及演奏风格上, 他与其他流派的某些同行不同,他并不特别强调形式创新。他的音乐及其演奏,更多地是保留着典型的中国音乐的传统风格。” [
[更多][举报]

查看更多内容,请下载客户端

立即下载

专辑

全部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