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leeping Beauty, Op. 66 - 13a. Farandole: Scène (睡美人,作品66 - 第13a首 法朗多尔舞:场景)

歌词

复制
暂无歌词
[展开]
加载中

简介

王子在林中独自徘徊。夜幕降临,落日变成了一弯新月。王子遥望湖的对岸,愿这良辰美景可以驱散愁闷,然后;又沮丧地转身继续前行。他刚刚转过身去,丁香花仙女的旋律即幵始鸣响,一只小小的魔船从右边划上了湖心。轻飘的薄纱白帆挂在一根银桅上,船体是一只巨大的贝壳,丁香花仙女驱动着小船。她举杖立于船上,然后命魔船停下。丁香花仙女下船登岸,而王子满怀忧思,并未看见。他转身再向湖边踱去,这才猛然发现了仙女,不禁大吃一惊,连忙躬身,诚惶诚恐。丁香花仙女开始向王子指明他苦恼的原委。她告诉王子,距此不远,有一座王宫,宫内睡着一位美丽的公主;公主是那样可爱,他一生都会为她失魂落魄;公主虽然睡了整整一百年,其实她才十六岁;她会长眠不醒的,除非有一位王子爱上她,给她一吻。王子听得入神,又有些怀疑。他急不可待地请求丁香花仙女让他亲眼看看这位公主,丁香花仙女答应让他看看公主的幻影。她把仙杖向左指去,奥洛拉公主的幻影隐约出现在一棵黑色大树的树干里,倏忽一现,又倏乎而逝。王子要求多看几眼——他已经若痴若迷地爱上了。丁香花仙女答应了。幻想象真人一样来到这里。公主出現在台右。她依然象第一幕中那样年轻美丽,她的动作现在显得格外轻柔,格外浪漫。一支萦绕人心的曲调奏响,大提琴主奏,带来一片黑暗神秘的气氛。王子把奥洛拉高髙地举起,又放下,想去拥抱她,可是随公主而来的仙女们把他拉开了。他专注地观看公主独舞,仙女们在台中央呈圆形造型,公主环绕这个圆圈舞蹈,不时从王子的视线中消失。王子温情脉脉,耐心地在后追逐,却怎么也追不上。最后,他终于楼住她了,幻影倚着他,歇息片刻,又象幽灵一样离开了。王子恳求丁香花仙女将她召回。十六个仙女跳了一段小插曲。公主突然又回到她们中间。流畅的乐声加强了节奏。公主在台中央快速地跳起了辉煌的变奏舞,舞蹈时断时续地显得急迫。公主的舞蹈更加激发了王子的爱慕之情,他伸出双臂,而公主又消失不见了。仙女们的舞蹈再次占据舞台。公主旋转着,虚幻地露了最后一面。王子问丁香花仙女,“她去哪儿了?我能在什么地方把她找到?”丁香花仙女安慰焦矂不宁的王子,告诉他——要想找到公主,必须渡湖去公主父王的宫殿,公主就在宮殿里安睡。丁香花仙女召唤王子踉从她,魔船在湖中渐渐消隐,幕落。管弦乐队演奏长长的序曲。这段音东本来是为伴随丁香花仙女和王子的旅程而作的一个步速极慢的幕间曲,它应伴随仙女的魔船缓缓波过湖泊——密林和沉睡的宫殿的环形全景环绕着这片湖泊。启幕时,丁香花仙女和王子已经登岸。仙女领王子自右穿过舞台。王子尾随仙女走了几步,一边走一边好奇地四下张望。这座沉睡的森林叫他迷惑不解,同时又使他格外兴奋。背景上黑影憧憧,景物不甚分明。他俩从台左退场,旋即又出现在一道纱幕后面。灯光从背后透出,远方髙髙耸立的宫殿清晰可见。两名长眠未醒的卫英僵立不动,在岗位上沉睡着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王子盯着他们,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丁香花仙女领他走开。灯光熄灭,即刻又燃起,照亮了一间髙大的拱顶卧室,这就是奥洛拉公主的闺房。丁香花仙女首先上场,把仙杖举在前面,穿过结满蛛网的迷宫似的大圆柱,同时召唤王子跟上。在半明半暗的卧房里,左边耸立着一张遮复着富丽华盖的柔软床榻。一列卫兵静静地倚着拄地的长矛熟睡。王子上场,对卧房中沉闷的气氛和仍然豪华的气派感到惊奇。他杯疑地瞟了一眼卫兵。丁香花仙女唤他去床边,在晦暗之中,他看见了睡着的公主。他略微有点儿踌躇,不愿惊扰她那美丽的睡态。公主蜷曲身体,显得安宁而满足,头下垫着一只古老的、满是灰尘的枕头,酣然熟睡。王子俯身靠近她的脸颊,丁香花仙女以仙杖示竞,王子温柔俯吻了公主一下。音乐生机勃勃,“渐强”。公主惊醒了,缓缓起身,王子紧紧地抱住了她。灯光闪闪。盘踞在屋顶的硕大蝴蛛忽然间神奇地向上升起,消失了。大柱上纠缠不清的蛛丝自行散开,飘落得不知去向。灯光渐渐大亮,照彻弗洛端斯坦二十四世的王宫大殿,王室的侍从们倚柱而立。
反馈播放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