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

简介

1996年,气势非凡的概念音乐专辑《夜》推出,深化了《出门人》的主题, 音乐则从民谣摇滚和硬摇滚走向平克·弗洛伊德式的摇滚。 代表作《天堂》和《冷》是王磊新的尝试,虽然不是那么容易让人接受,但在音乐上王磊还独一无二的展示了川剧式的凄美高腔。《夜》是在一种疼痛的基调上,王磊开始一张一张戳破现实的窗纸:爱情、良心、城市、机遇、繁荣、自我,他反讽、他嘲笑、他也痛痛快快地“开枪”。如果你听不惯王磊的四川普通话,那就当他是一个火眼金睛的民工好了。 王磊风格在《夜》这张专辑里开始着重体现出来,有王磊的特殊音效,有那些无法归类的音乐,且称之为另类吧,民族打击乐、布鲁斯、川剧、硬摇滚、Fusion、Funk、噪音、取样……整张专辑十分痛快,就像王磊在和音乐做爱一样。 其实从《夜》里大量的音效就可以感觉得到,王磊迟早是要做电子的。而且象他这么有想法的音乐人,任何既有的风格都无法让他满意。只有在电子乐里,他才能彻底的任意的表达自己。 1996年9月,他的第二张唱片《夜》由幻影全音(Phantom) 和两生花(Sound Factory)联合制作、 由BMG和中唱广州公司分别在台湾、香港和大陆同时发行。这张新专辑带着一股孤高清冷的黑夜气质,全面降临在中文乐迷的听觉世界之中。 在这张新专辑中,王磊的音乐幻想力得到更加恣意的发挥。作为一个乐手,他听的音乐并不算多,但却凭着自己的理解,在创作上试图把中国民乐、谣曲、西式古典乐、摇滚和另类音乐连成一体。这是王磊在音乐上的野心和胆略,他的音乐结构是简单的,但却具有一种恢宏的覆盖能力。对于声响拼贴(Collage) 的兴趣《出门人》一直延伸到《夜》中,其处理技巧愈来愈成熟,即兴的痕迹愈来愈多,创造出色彩斑斓的声音效果。 这是一张具有典型南方气质的唱片。没有北方流行摇滚的陈词滥调和矫情,有的是深埋在现实深处的阴郁和冰凉。深入王磊的音乐世界,如同深入一片黑暗无边的夜晚,听声辨色,可以触摸到那刚强和固执的硬核。那是一个愤怒的王磊,也是一个柔弱无助的王磊。生命中太多南方的痕迹,早年的记忆、流浪、挣扎、白晃晃刺目迫人的现实、甚至闷热潮湿的气候,都在帮助生成一种歇斯底里的人格。他时而尖锐如一把匕首,时而温顺如一个羊羔;他时而咆哮,时而抒情,在音乐上他起伏不定,善于变化,令人捉摸不透。 这张《夜》收入的作品中,以《夜》、《狼来了》、《天堂》最为震憾人心。《夜》是一首哀绝感人的作品,在时钟的滴嗒、清脆的木琴、玄妙的女声和弦乐的铺排下,王磊的声线勾画出一个孤寂悲凉、漫漫无期的蓝色夜晚,在众多悲情抑郁的音乐作品中,它算得上是一首极品,让人品尝到绝望的滋味。《狼来了》是一部音乐童话,是王磊用音乐语言讲述的一个讽世寓言:“我们的生活需要有些想象/我们的世界需要的疯狂/我们的爱情怎样才能健康/白天当羊/晚上当狼!”当熟悉的童谣被王磊用电吉它的痉挛声浪演绎出来时,我们发觉这个世界真的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天堂》是一首无词歌,是全碟中笔者最爱的一首作品,王磊用那令人惊栗的川剧唱腔,引领我们奔赴死亡的山谷、通往神秘故乡的河流、高高在天的神界,那远古部族祭祀舞蹈的节奏、毫无意义的音节、不断攀升的旋律,打通了人与灵、生与死的界限,令人忘记存在,堕入虚无。据说,这首歌的创作起源于一次死亡事件的触动,它带有西南地域文化的一种邪乎的魅力。 王磊无疑已成为我们对南方音乐的一个期待的对象,他显示了南方音乐文化向更深层次掘进的可能性。这张《夜》超越了他的第一张唱片《出门人》那种写实的题材,进入了隐喻、反讽的另一层次,而他在音乐上的实验,同时也拓宽了声音美学的空间。

[更多]

此歌手的其他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