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软的国

柔软的国

  • 流派:POP流行
  • 语种:国语
  • 发行时间:2017-12-23
  • 唱片公司:独立发行
  • 类型:录音室专辑

简介

音乐之子 温柔国度 简弘亦2017创作大碟 《柔软的国》 柔软的国 呢喃寂寞 喝不下的心事 变成余火 红海音乐&简弘亦工作室 冬日暖意发送 简弘亦不是新人,时时却以新人自律,十三年弹落每一首歌里,是他的自我尽兴。 大约不够红激发的化学效应,他写得更多更猛,每一首累积下来,竟也收获了不少肯定。 歌迷赞赏他的嗓音,其间包裹的秘密被同盟者识破,浓度柔度缺一不可,沙哑的颗粒末梢带着明丽,一把优柔男声的礼貌致意。他们私下分享他的创作,盼着他更红,也私心想要独自占有,视为特别。 从小受在家乡很著名的太爷爷音乐启蒙,简弘亦十三岁有了第一首创作歌曲,后收录进陈慧琳的专辑。著名诗人舒婷亲自授权他将其诗谱写成曲,后又得涂惠源赏识成为旗下弟子,细细想来,生命中也曾遇见过贵人。 他依然不够红,却从未因此放弃另谋途径。音乐之于他,是刻于骨头的铭记,而他,是音乐的孩子。 于是,再度有了2017年全新创作大碟《柔软的国》。 解构《柔软的国》 柔软的力量较之刚强,来得轻巧不使莽劲,不易折损似水含情,颇像简弘亦的音乐,无论尝试哪种风格,他的嗓音都将音符重新解构,柔软却不好侵犯,硬核处剥开依然是柔。 整张专辑寂寞但不冷情,轻言细语之下化解抱怨、淡化无奈、收纳激情。不再刻意寻求特殊的风格装饰音乐,本我呈现得更实在具体,像婴儿的手抚过,消融狂躁与暴力。 他称其为「软音乐」,温暖的等级经过十首作品的解读演绎和风细雨,可触摸有温度,有底线有棱角,却不伤人伤己。 保持人体恒温的36℃。 像他待人处世的方式,或许因为这股子柔韧,十三年没有家喻户晓,乐坛还依然有他的身影。 为什么红的那个人不是我?他也曾如此叩问,但天性中的柔软再经过岁月糅合,用最笨的方法在一首接一首的作品中,他认识了自己,从而真正认识世界。 这是今天的简弘亦,亦只代表今天。过去不可挽回,未来不必穷追,写着唱着,未来也就来了。 音乐之子的柔软国度 《口碑》 音乐原是无字碑 更广泛的市场还不知道简弘亦,歌迷却将他每首歌如数家珍,唯其如此,那些撑不过去以为空洞将亡的日子,在肯定鼓励的只言片语下,有了一首又一首新鲜的作品。 从浮躁的太年轻走到沉下去再浮上来的如今,伴着不多但我真的在场的不离不弃,曾经想要一步到位的逐渐学会慢行,好比节奏不急不徐的配器,闲散却有主心骨的,现时的简弘亦。 不间断的努力或许他日成就丰碑,也或许,让命运之轮倾轧成坟。所以有了《口碑》,不是自夸而是反省,不是不满足而是感激。 音乐原是无字碑,填上的词讲述音乐本身、唱歌的人本身、倾听的人本身。 《群居动物》 撑住孤单抱团取暖 常规的四大件编配、男中音不曾改变的吐纳有度,仿佛在告知日复一日的生活本就如此。群居动物背道而驰,怕速度太快脱离了轨道落得沉寂,每一间单身公寓里包裹的身体,一次次朋友圈晒出的声音。 少年的独自尚带着懵懂,老人的孤寡已经日落西山,而青年撑住孤单撑出一片天空,抱团取暖未老不敢先衰。数度的介怀到最后的释然,只是这样,这样而已。 不要过份成熟的年少,也不要老来无伴的垂暮,试图百炼成钢的每一段岁月,都难免有享受拥抱的渴求。 如果可以紧紧地,最是温暖。 《阍者》 让爱扫地出门的守門人 高潮先行,掩饰主歌的无力无为,情歌总要有痛点,伤感才不会失掉尊严。 吉它声浅不敢使劲,候在门口的人才能呆久一点,纠结着爱中的资格被接纳的可能性,他没有身着门童服,连讨个身份都很困难。坚持几分钟后吉它弹拨着尾音,总结七七八八的情绪,尘埃落定。 只能做一位閽者,清晨或黄昏变幻无穷的光线,许以流年如水才能释怀情之不屑,他甚至忘记性别,爱之弃儿,犹如弃子。 莎士比亚熟读了几十遍,想不起哪处场景如此这般,他了解了爱之于他,像不能回头的时间。 他在屋外打起盹来,旋律在梦中响起,唱的是别人的故事。 《半梦半醒忽然之间》 时间是个贪玩的小孩 作家海雷填词,将虚拟与真实融合,爱中失意之人找到了胆怯的出口,过错由时间背负。 吉它弹拨得越浅,伤痕就显得越深,轻唱妄图将裂痕抹平,显得镇定淡然,燃烧的寂寞却充斥著走过的每一小节。 余火温吞,好比过往渐远渐逝。在爱中回忆是二度伤害,犯贱之人做不到放手后学会甘心。 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情歌,一如平常中打发掉的几十年。 《退场嘉宾》 无路可退的生活 流行Jazz挟裹的慢板摇摆风情,减弱了旋律本身的冷静,欲退还留,欲说还休。告别没有撕心裂肺,略带着吊儿郎当,尊严不至于完全跌落在地。 简弘亦每完成一首作品,都不知在向冥冥之中的哪双耳朵致敬,在不确定的某些音乐现场,那双眼睛正好站在台下望着自己。或许他到过谁的城市,某间火锅店他正好坐在你的邻桌,收藏夹里躺着的《退场嘉宾》还有这位唱作人的其他歌,你有意无意间都听过。 谁甘心途中退场呢,没有人可能倒着走,总得撑下去,好比简弘亦还未完成的音乐旅途,还有谁期盼著的每一段生活。 《过节》 孤单者的罪与罚 电子音色铺底,特意摆弄的整齐鼓点,一个人也是一支队伍,孤单得很有气势。吉它忠实的在许多流行乐中站岗这首也不例外,敞亮了些许音色压住了人声的撕裂,平缓过度。 过于喧嚣的孤独已经不是孤独,是无数双眼睛的注目和庆典中与己无关的盛焰。城市的落脚点不只是一间屋,还有有人等你回家的灯火。 既便自嘲为单身狗,发现还可以痛打落水狗,曾经浏览的姻缘网站数不清的相亲派对,以及,狠心别过当初以为一辈子的朋友。时间的终点和它化解的尘缘,最后依然独自走过斑马线,众人在此,你在对岸。 这不是卑微者的自述只是一首歌,一百六十三个字符里的点滴揪着。 《感觉好像在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十岁》 你们年轻着,我先老去 《退场嘉宾》外,恩师凃惠源制作的另一首作品,两人曾反复讨论推敲编曲玩法的可行性,最后却败在简单一点,这些年,加入多少风格元素也表达不尽。 长长的歌名偷诉着不甘心,他认得初到北京的自己,懵懂、无知、热烈,坚信明天就是舞台的最中心。 十年过去,他无数次登上舞台也无数次写下一首首歌曲,每唱一次便离中心更远一步,就着情感光临,他懂了最爱的往往是最远的距离。 好像七老八十,无非尚且年轻。他幻想过人到老年,很安详无担忧,健康尚可还有力气环球旅行。 如果年轻时的奋斗只为了有个享福的晚年,他怀疑人活一辈子的意义。在他三十出头开车去往录音棚的夜色之下,音乐停止之余他所思考的纯属多余。 原本借助音乐的魔幻,他打算就此老去。 《老人与棉花糖和夏天》 穿堂风吹过毕业季 口琴里天然藏有回忆,清扬的旋律似有若无地响起,如烟的往事便汇集成一支点燃的烟。 符号化的老人棉花糖和夏天,皱纹里掩埋的故事、甜软中带着的爱意、炎热时渴望的凉意,身旁女孩笑声中抖落的青葱,他们是往事的一部分林荫路上的一部分图书室的一部分,荏苒时光中塑造了你的一部分。 穿堂风吹过了毕业季,也终将吹过若干年后只能在歌声中凭吊的你。奶着孩子或是腆著渐起的肚子,谙熟地接起了老板的电话。 《再看一眼》 那人在灯火阑珊处 间奏拼贴的《爱的罗曼史》,作为给父母的歌也恰如其分。 简弘亦用声音支撑了整首编曲,概括了起始与尾音,温暖动人。散文般的旋律落在不长的吟唱,吉它知趣退后,人声靠前却无法靠近,仿若他想唱尽的爱情,唱不尽。 他的声音就是一架乐器,随场景转换随音乐起伏,每一帕里都是风云际会,却又云淡风轻。 《柔软的国》 音乐之子的温柔国度 迷幻摇滚与歌曲本身的立意拉开距离,以为是轻描淡写却不意节奏的突然降旷,颇有点反转的意思。 专辑作品中难得的嘶吼,但不撕心,吼几句之后落下心的帷幕,宣告整张到此结束。 柔软原是尘埃中的光照,雨季里的等候放晴,音乐之子的温柔国度里,包容了不多不少的随意,不勉强不刻意疏远距离,干枯吸食了的温柔,有了盛放的可能性。 柔软的国度有喝不下的心事,变成余火,不坠落。 柔软的国 呢喃寂寞 能听懂我的人 很少 很稀薄

[更多]

此歌手的其他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