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imilian Hecker

Maximilian Hecker

Maximilian Hecker

已入驻
中文名:麦斯米兰•海克 国籍:德国 出生地:Heidenheim an der Brenz 生日:1977年7月26日 职业:歌手 代表作:《Mirage of Bliss》 经纪公司:Kitty-Yo,Blue Soldier Records 星座:狮子座 昵称:凯莉甜,甜心凯莉 生肖:蛇 语言:英语 音乐类型:流行 活跃年代:2001年—至今 简介:Maximilian Hecker 出生于1977年7月26日,德国海德海姆,独立音乐人。属于德国kitty-yo厂牌,indie创作歌手,或者lo-fi创作歌手。出道前maxi在酒吧做驻场歌手,一次偶然的机会kitty-yo的人员把他提拔, 首先在公司内做音乐制作人,后转型独立创作人。Maximilian Hecker在album一手包办创作编曲演奏所有乐器及演唱, 很不错的全能创作音乐人。 从艺历程:"Maximilian Hecker 于1977年7月26日生于Heidenheim,属于德国Kitty-Yo厂牌。从小就爱好音乐并学习乐器与录音。虽然年轻,却闯荡多年。他原本在酒吧做驻场歌手,被发现后在公司内做电子音乐制作人,随后自己创作演唱。00年,他放弃了吉他而改用钢琴创作。继《Infinite Love Songs》与《Polyester》两张EP之后,Maximilian Hecker于01年发行了第一张专辑《Infinite Love Songs》,独自完成歌曲创作以及所有乐器的演奏。在新乐队无法数计的年代,Maximilian Hecker让人们记住了他。古典钢琴与假声的运用是Maximilian Hecker最大的特色,专辑以爱情与由此而生的忧伤为主题。他不仅抓住了Brit Pop中最美妙的旋律,也拥有那优雅又忧郁的气质。巧妙地利用古典乐中的曲式行进,使那些被作词者刻意回避掉、Beatles式的表白语句,由他吐露出来却是令人期待的,也异常深情。每首歌曲都非常动听,细腻又绚烂。而曾作为电子音乐制作人的他在《Green Night》、《Cold Wind Blowing》等歌曲中将电音与钢琴配合得无丝毫不适之处。《Over》中钢琴退了一步,木吉他扫弦,配着沙哑、微微恳求的嗓音:My girl,don't leave......《Flower Four》中木吉他与钢琴的旋律互补。《Cold Wind Blowing》后半部分的电吉他轰鸣与Hecker失真的嗓音让人不可预料。《Infinite Love Songs》将这些元素结合起来, Hecker通透的假声、轻快跳跃的电子节拍与钢琴。整张专辑保持同一基调,在细节上又不缺丰富。 2003年,Maximilian Hecker这位坚持只用英语而不用德语来歌唱的德国音乐人 (因为对他来说,英语才是流行音乐的语言),决定不要循其首张专辑“一脚踢” 式的 制作模式,而找来了曾与Depeche Mode,Wire,Goldfrapp,Erasure,Moby等合作过的Gareth Jones?他第二张专辑《Rose》担任制作人。Gareth这次折衷性地以电音、Chamber Pop和Post Rock的混合,让Maximilian深受Brit-pop影响的音乐获得进一步地提升,而被发挥得更淋漓尽致。这个制作方向的选择显然是正确的﹕NME以8/10的高分来评价这张专辑,而Uncut甚至以“德国浪漫主义的重生” 的标题来介绍这张专辑。 《Rose》这张专辑的开场曲目竟然是Hecker向名模Kate Moss示爱的情歌(他甚至直截了当地把歌曲命名《Kate Moss》)。前奏里跳跃的轻盈钢琴音符,中段里像玫瑰般绽开的后摇式电吉它,到后来深情款款的《Girl I love you….Girl I love you……》,Hecker就像是CD封底的大情圣造型照片一样,美丽得来又黯然神伤。他在专辑里也毫无预兆地玩起了Drum’n’Bass ﹕《My Love For You is Insane》里密集的鼓击loop和basslines,配合著如流星般划过的电吉它,他娓娓地道出了爱情里的不由自主。而在寂寞失落的钢琴抒情曲目《My Friends》里,那长达一分钟的爆裂噪音音墙就像是孤寂的灵魂一次充满无力感的挣扎。 Maximilian Hecker总喜欢以“忧郁的流行赞美诗” 来形容他的音乐。在《Rose》专辑的完场曲目,也是专辑的主题曲,《Rose》里,他就完美地诠译了这个比喻。 1977年生于Heidenheim,从小就是披头士的歌迷、学习录音、上过打击乐和钢琴课、在学校乐团任职的他,从1994年起用吉他创作到2000年开始用钢琴创作,而后在2001年出版了自己的处子专辑,也就是那张美丽的""Infinite Love Songs""。我是从03年的那张""Rose""开始认识这个忧美的男人的,这里的“忧美”不是错别字,而是“忧伤美丽”的一个缩写,的确,这是对他音乐最好的两个形容词,诚然,这样的词汇可以用来形容的乐队艺人何止千万,但Maximilian Hecker确实赋予了它们更为纯粹的别样意义:古典韵味的钢琴、通透的假声、弥漫的稀薄情感、独特的曲式行进、偶尔肆虐的吉他失真和神经质的男声。 呵,感觉和从前的收音机头越靠越近了,尤其在这张""Lady Sleep""中的某些曲目,一直到""10.Yeah,Eventually She Goes""一曲变得赤裸和一发不可收,当然,我无从去考证他与Radiohead之间的关系如何,这只是作为一个乐迷的主观感受而已。全碟下来,一如既往的干净温暖,比之从前,似乎更加注重内心的挖掘了,第一曲""Birch""有着明亮的古典钢琴点缀,而高潮处,就像前面说的,难免令人联想起Radiohead。其后的诸如《Anaesthesia》,《Summer days In Bloom》,《Everything Inside Me Is Ill》,《Snow》等曲子均为甜蜜温馨佳品,实在让人讶异于这个帅气的男人如斯敏感的心路以及如同泉涌般的创作才情。 这张精选辑由麦斯米兰亲自选曲,从过去四张专辑精选出14首他最动人的经典。在这些作品里,你可以感受到麦斯米兰充满对温暖怀抱的渴求;在高潮起伏的澎湃情感里,他轻声勾勒的吉他、朦胧的梦幻音效,织成一张彷佛梦境中才得见的美丽锦缎。他的情歌既围绕着爱与幸福的感觉,也包含着麻木、死亡、寂寥、失落的阴暗面。在夜阑人静时聆听,他的嗓音将宛如在你耳边传来,感觉是多么的亲昵。 在“小众”的词义之下,还包含着一种个性鲜明的,充满浓烈气场的风格。来自德国的创作歌手Maximilian Hecker所散发的音乐气味,是从潮湿海绵里渐渐熏乾的水份,细腻而缓慢,忧伤火花如抽离游丝。不必排山倒海讲究气势,只在一点一滴中蚕食情绪,难怪得当今文艺青年垂青,麦氏之名是一股生动暗流,代表着忧伤清澈的音乐。 上一次来中国演出的时候,以为自己默默无闻的Maximilian Hecker对一切皆没有期望,结果却迎来了比想象更多的人群。然后,他的唱片精选《I am Falling Now》(坠入情网)藉由口袋唱片首次在中国内地发行,Maximilian Hecker换了全新的角度和心态,想认真的与中国乐迷对话,于是催生了这一次的巡演。北京,乃至中国,变成了一个制造越来越多奇迹的地方,我们所热爱的那些名字,迟早都不会只是一串字母,迟早有一分钟,会与我们活在一起。 忧郁的钢琴王子Maximilian Hecker第6张正式专辑。德国等地已经在今天开始发行,而中国内地则要则要等到4月22日才正式发行,并且会随着他在中国内地的巡演而拉开新专辑的发售,看到封面,心里不免有点一惊,原本那个干净腼腆的钢琴小生如今变的如此颓废沧桑。而这次最大的特点是专辑都是运用了纯净的原声来完成,没有丝毫的修饰,这次的作品是Hecker经历了思想斗争,浴火重生之后所完成的。情感的压抑和精神的沮丧并没有阻止钢琴王子的创作欲望,简单的房间,简单的录音设备,接下来所带给我们的便是那纯真的心灵触动。 在2008年,我到了这么一个点:在我的生涯里,我再也找不到任何愉悦。我感觉,自从我多年前开始把做音乐当成职业,我就很少能在演出中或者录音棚里表达我真正的情感。我觉得我被压缩在一个完美主义和传统习俗的窠臼里,部分是自找的,部分则是源于旁人。回顾起来,我意识到:不论是我在台上的演出还是我在录音棚里灌录的唱片,大部分都只是我情感的粗浅显现,那些唱片和演出让我觉得它们似乎阻碍了通往我内心灵魂的通道。 那是一段充满发泄而饱受创伤的历程,包括2008年11月在东京和一个名叫NANA的日本女人的偶遇,那预示着我称之为为了“生存”而转向“解构分解模式”,我开始摧毁我身边所有让我窒息的元素,我从自恋的需求里解脱出来,不再刮胡子,整天穿着运动裤,远离女人,甚至不再想关于能否在某天找到真爱这种事儿了。 我再度开始鼓捣起我的街头音乐,或者说“公开地沉思”,每次六个小时,只是那么自个儿地唱着,似乎没人会特意听我在唱什么。因为这是打开通往我灵魂之路的唯一途径。最终,我开始在家里录制我的这些新歌,用最简单的设备(一般只是一个室内麦克风),一旦写成就立即录音。呈现街头的嘈杂,保持灵感的瞬间。我的灵魂,我纯粹的情感在磁带上得以留存。之前所有的理性过程使我的感觉枯燥和迟缓,例如编排,选择器乐的谱曲,写简明的歌词(这些歌词大部分是源于我的意识流,那些意识直接产生于我的内心,在录音的时候即兴创作),以及专业的录制——这些都被摒弃了。只剩下了本质:纯粹的情感,纯粹的艺术的纯真。 被誉为“德国民谣才子”的麦斯米兰Maximilian Hecker最新专辑《虚幻的幸福 Mirage of Bliss》于2012年10月在中国引进上市,也是首次与国外同时发片。新专辑特别收录发行他首次中文演唱作品《你…可不可以》,而这首特邀来苏打绿主唱吴青峰填词的作品是麦斯米兰独自唱着一段在对方眼里看不到自己身影的失落。 作为他的第七张专辑《虚幻的幸福》,海克尔把他的重点放在了对爱情与亲密关系的渴望,及对于孤立自我的奢望,这对永恒的矛盾之中。这是“爱情的下落”这首歌所提出的让人一直困扰的问题,尤其在这个问题变成了一个事实存在了之后《如果我能看到》和《天国》。海克尔似乎想要在歌曲中歌颂爱情,但事实上他总是逃离。因为爱情意味着邀请另外一个人进入到他的私人世界中。而海克尔总是用拖延这种邀请的方式,最终也让别人远离。他严格控制着彼此的距离,以最远的射程内掌控爱情。作为一名情人同时又是一位歌手,他总是在爱情中实现自我放逐的艺术。由于多次在亚洲的旅行及受到了渴望救助的蛊惑,他创作了《带翅膀的异域美女》,而这张《虚幻的幸福》也基于这种异域文化而创作。海克尔对于“沉溺在空想的金色海洋之中”(取自虚幻的爱情,第一和第二部分)的向往渐行渐远,包括他对于“盛怒的爱情的好奇”,似乎都暗示着他能从对人类关系的探索中逃离出来。当他在唱到“我四处徘徊,到处流浪,一直如此”(取自《珍宝》的时候,又表达了对于现实处境的一种无望的期待。 在2011年的春天,麦克西米兰.海克尔用口述录音机录制了歌曲小样。在随后到来的夏天,他把这些录音带送到无数个国际知名的音乐制作人手中,其中一些制作人,包括克里斯波特(神韵乐队和理查德•阿什克罗夫的制作人)、马丁特里非(罗恩涩史密斯、詹姆斯莫里森和啊哈乐队的制作人)、佑斯(神韵乐队、消防队合唱团和信仰合唱团的制作人)几乎立刻给他回信并表现极大热情。其中佑斯是最感兴趣的一位,而他是“杀死约克组合”的奠基人同时也是组合中的低音歌手,另外他也在“消防队合唱团”中担任了保罗麦科特尼的合作伙伴。两个人一见如故,而且发现2个人在音乐上如此契合。 这种由这两位如此契合的音乐家所创作的创作力最终被证实是如此的源源不断,以至于他们仅用了14天就在位于西班牙南部的佑斯的录音棚录制完了12首歌曲,《虚幻的幸福》这张专辑风格多样且充满了英式风情。酷玩乐队的吉他,旅行社乐队的即兴演奏,斯考特沃克的管弦乐编曲。海克尔终于回归本质,再一次如同他的第一张专辑一般的弹奏着各种乐器,除了贝斯是由他的搭档来完成外。海克尔和佑斯甚至在一次酒后随兴表演中创作了一首歌曲,这首有纪念意义的歌曲完整版就是《道玄坂》(日文名为:Dogenzaka)。 Maximilian Hecker,一位来自德国的前乐队鼓手,是如何摆脱严谨僵硬的民族性,而将音乐做的如此伤感温柔?即使他不用晦涩的语言和复杂的配器来表达,那忧郁敏感又不乏神经质的唱腔和恰到好处的钢琴提琴伴奏已经足够,瞬间爆发的噪音和吉他失真已经足够。 他淡淡的唱着《Lady Sleep》,却用声音在无数个寂寞的深夜里一次又一次的谋杀了我的睡眠。 他的音乐跟他的面孔一样纯净无暇,用最柔弱的嗓音表达着他感伤唯美的体验。 当这个男人的声音远远的向你走来,如刚刚哭过的孩子,睫毛湿润,表情安静,影子忧伤疏离,我想背身睡去,却感觉到他就在身边,在黑暗里扭开一盏柔和的灯,靠着我自言自语。 在德国这样一个以严谨著称的国度,竟然会走出像Maximilian Hecker这样柔情浪漫的小伙,确实是个不小的奇迹。这名年仅29岁的唱作人,身上有太多招人喜欢的地方。长的相当之帅自是不用多说,更为难得的是他就像长有一颗天使的心,从他的作品中我们听到的永远是世间最干净最纯美的情节。他害羞时总是那么真诚可爱,他忧郁时总是那么令人柔肠百转。这样的男子就像世间真正的尤物一样可遇不可求,因为怎样的际遇不幸落入了凡间,他们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忧郁,如此令人又爱又怜。 《I'll Be A Virgin, I'll Be A Mountain》是Maximilian Hecker从Kitty-Yo离开后转签名气更为响亮的V2后推出的第一张正式专辑。在此之前的《Infinite Love Songs》、《Rose》、《Lady Sleep》三张专辑让这个帅哥顺利的走出德国红向世界。在2004年的时候,Maximilian Hecker还来到过中国,这使国内有很多乐迷知道并喜欢上了这个德国的忧郁王子,当然不排除这其中有人是像爱张信哲一样爱他的,但明显Maximilian的忧郁范儿或王子范儿都要更为抓人。 像Maximilian这样年纪轻轻兼具偶像气质的词曲唱作人在今天确实是比较罕有的。帅,创作好,人品好,还有什么理由能阻止他走红呢?17岁便开始创作,他用一整个青春期的时间逐渐培养出了自己对流行音乐充满睿智和浪漫温情的敏感度。从之前的三张专辑不难听出,Maximilian在一点一点的成熟。当然,他的成熟之深是表现在他那越发令人惊艳的纯净之美。于是,便有了这第四张专辑《I'll Be A Virgin, I'll Be A Mountain》。题目本就是个乖僻的暗喻。Maximilian本人这样解释,“山和处女这两个喻体代表着我一直追求的两个状态:永恒和纯洁。在艺术中这是两种很难得的状态,对创作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但是我明白在现实、充满欲望的世界中想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永恒和纯洁是不可能的。我希望通过我的歌曲,我可以尽量克服现实生活中的那些欲望,通过歌词的表达使自己与听者最大限度的接近那种状态。” 事实证明,Maximilian的美好心愿成真了。《I'll Be A Virgin, I'll Be A Mountain》较前几张专辑发生了比较明显的变化,更倾向于纯民谣的路线,以往惯用的Lo-Fi音墙、电子音效以及大段器乐独奏部分几乎被全部舍去(除了最后一首歌“Grey”保有唯一一段清晰可辨的白色噪音),歌曲大都带着浓郁的Elliot Smith味道,简单淳朴但又最为打动人心的箱琴伴唱,由Maximilian淡然的天使般嗓音娓娓道来,真是美的一塌糊涂。这样的音乐拥有一种安静但又不缺乏力道的感染力,能在第一时间将听者浮躁的耳朵和心抓进去,软下来。比如专辑的第一首歌《Snow White》,在Maximilian轻启嘴唇的那一瞬间,要有多少颗心就这么被融化了。他的声音那么轻,仿佛吹弹即破,同时就好似有一只无比温柔的手为你在歌中那个纯白的冰雪世界围上一条质地轻柔的天鹅绒围巾。这确实不是在煽情,你确实就是这样掉进童话里了。 Maximilian那气若游丝云里雾里的假声吟唱一直是他的一大标志。在新专辑中还有一大变化就是Maximilian第一次用自己的真声演绎了几首作品。这无疑给听者带来了很大的新鲜感。真假声演唱的歌曲穿插出现,仿佛是出自两人之口,一个是天使之音,一个是颇为地道的70年代老民谣范儿——比如James Taylor那种。Maximilian第一次纵深挖掘了自己嗓子的潜力,是个收效不错的尝试。 尽管Maximilian一直是忧郁王子范儿的,很多人眼中的他就是个自恋、深沉、羞涩的帅哥。但在新专辑的录制过程中,他积极努力的寻求创作伙伴。在制作人Guy Sternberg的帮助开导下,他第一次在自己的专辑中用到其他的音乐人。这使得《I'll Be A Virgin, I'll Be A Mountain》所流露出的整体气息是更为开朗和甜美的。听着这样浪漫的歌声,想着这位帅哥已经长大成熟,还有比这更美的事吗?2015年发行新专辑《Spellbound Scenes of My Cure》。" 主要作品:"2001 - 《Infinite Love Songs》 2003 - 《Rose》 2005 - 《Lady Sleep》 2006 - 《I'll Be A Virgin, I'll Be A Mountain》 2007 - 《Once I Was》 2007 - 《I Am Falling Now》 2007 - 《Live Radio Sessions》 2009 - 《One Day》 2010 - 《I Am Nothing But Emotion, No Human Being, No Son, Never Again Son》 2010 - 《Favourite Demos》 2010 - 《Rare And Unreleased》 2012 - 《Mirage Of Bliss》 2015 - 《Spellbound Scenes of My Cure》"
[更多] [举报]

专辑

全部

MV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