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il Young & Crazy Horse

Neil Young & Crazy Horse

Neil Young & Crazy Horse

简介:Neil Young & Crazy Horse简介 尼尔·杨,民谣摇滚艺人,毋庸置疑,发誓要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摇滚乐的加拿大民谣老将Neil Young是摇滚乐诞生以来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之一,也是近年来为数不多的仍保持着旺盛创作精力的老牌艺人之一。将一支名叫Rocket的乐队改头换面, 这就是后来追随他多年风雨同舟的Crazy Horse。 艺人介绍 一支锈迹斑斑的老枪,一把哀怨苍凉的口琴,一位在世的Grurge“教父”,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Neil Young。少有端坐的Neil Young,一脸沉思相,冷酷的墨镜和夹克,似乎很难和他舞台上疯狂拨动吉它的形象相连。不过,这也许正是Neil Young在根源与激进、民谣和朋克之间自如来去的缘由吧! Neil Young既非流落街头的英国老“崩克”,也不像热爱田园的美国乡村大叔,他是位地地道道的多伦多人,加拿大才是他的祖国,虽然他的摇滚生涯是在U. S.A开始。自杀的Kurt Cobain在绝笔书上遗下这么几句歌词: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fade away. 这正出自Neil Young那首绝唱“Hey,Hey,My,My(Into the Black)”。每次唱这首歌时,人们会特别注意到Neil Young吉它带上佩着的Jimi Hendrix的襟章,也会记住这首歌两个不同的的面貌:热情倾诉的Acoustic版和粗重、阴沉的电吉它版,它代表了Neil Young真挚动人的别样情怀。 回顾Neil Young四十年的音乐旅程,倒是很有一番感触的。五十年代的草创、六十年代的狂飙、七十年代的光荣、八十年代的迷途和九十年代的回归,他个人的这条发展曲线也多多少少浓缩了时势的演进。四十年代来,Neil Young像个辛勤的园丁一样不停滴汗苦作, 但直到Alternative“雄起”的时候他才被人们抬上了台面,冠之以各种美誉,而这对Neil Young只是无足轻重的安慰罢了,因为他根本就是个摇滚变色龙,怎么可能被这种陈词滥调定位呢? Neil Young最早的战斗历史要追溯到五十年代中期的Squires, 一支半职业化的乐队。 少年轻狂的Neil Young从Rock N'Roll中发现了奇迹般的生命力,决心为之献身。那时他受Bob Dylan的民歌感染最深, 1964年的Mynad Birds才是一支以R&B;为基础的摇滚乐队,不过坚持的光景却不长,固执的Neil Young又邀来三五好友,成立了被称为当时美国最好的Buffalo Springfield, 狂热的崇拜者紧追不舍,毒品也慢慢渗透他们的生活,于是Neil Young又毅然抛弃短暂的热闹,悄悄独闯上路。1969年,他的第一张纯个人大碟在万众惊诧中面世了,他选择了完全与过去背叛的道路,这是一张极具多样和古典的唱片, 人们无法预测Neil Young的下一步会怎么样。 结果是,他又将一支名叫Rocket的乐队改头换面, 这就是后来追随他多年风雨同舟的Crazy Horse,Neil Young此后的音乐无论怎么变, Crazy Horse总会不时安分的出现。 从第一张 《EverybodyKnows This Is Nowhere》开始,Neil Young凭Crazy Horse出众的乐器驾驭力,不断寻求新的突破。 70年代十分值得人们纪念,Neil Young在其中也留下了不灭的痕迹。Jimi Hendrix、Janis Joplin、The doors、Traffic、King Crimson都在那时候走出来,而Neil Young除了与Crazy Horse即兴合作外,还续写了一个Crosby、Still、Nash & Young的神话时代, 那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民歌乐队。 不过令人难以置信的是, 直到1988年, NeilYoung才有机会与Stephen Stills、David Crosby、Graham Nash几位老队员聚在一起,灌录了他们的第一张录音室大碟。相反,Neil Young的个人选集倒是一张紧接一张。其中, 《After the Gold Rush》恰如标题预示的那样,正是Neil Young在金光下奋勇前冲的剪影, 和着悦耳动听的乡村和民谣旋律, 他轻松咂弄着忧伤。 多年以后, S. TEtienne和Everything But the Girl都相继翻唱了其中的作品,由此可见它多么的深入人心。《Harvest》也是他最为重要的一张作品,好多歌都流传至今。《Harves》的巨大胜利后,人们都等待Neil Young再炮制一张类似的专辑,但这次他们又跌得好痛。 Neil Young置轻车熟路的成功模式不顾, 重新召集了一批独特的乐手,《Tonight's the Night》 展示了他全新的风貌:黑暗、痛苦的氛围,远离主流的听觉冲击。原来拿着吉它唱民歌的Young也可以如此野性!1979年,深受Sex Pistols的影响,《Rust Never Sleeps》 充斥了粗糙、激烈的朋克乐风,他招牌式的“Hey,Hey,My,My”就出自那时。 八十年代,Neil Young一直在蜕变中沉浮、迷失,这其中他玩过很老式的50年代摇滚、乡村、布鲁斯,也跟过摩登的New Wave风尚。喜欢他的听众觉得Neil Young变了。不再是昔日眼中的英雄,而乐评界也有不少冷言冷语。Neil Young对此依然故我,并称绝不与扼杀创意的时代妥协。 不过, 到1989年, 他终于还是来了一次大的回归,《Freedom》帮他找到了自我与大众都能接受的结合点。 1990年, Neil Young与冷落多时的Crazy Horse复合,《Ragged Glory》重性的车库摇滚正迎合即将兴起的Grunge潮起,Neil Young顺势东山再起,并被后辈推为Grunge之父。 1992年, 他凭 《Harvest Moon》 重拾了 《Harvest》 当年的质朴情怀, 而《Mirror Ball》专辑中,他干脆便召来Grunge大牌乐队Pearl Jam为他伴奏,彻彻底底的Grunge了一回。其实,他只不过是将七十年代的把老枪擦亮后再重新拿出来用罢了!为电影《Dead Man Walking》 作完Ambient和实验色彩的配乐后,Neil Young今年与Crazy Horse继续携手, 推出了他第43张专辑《Broken Arrow》。这次,他侧重电吉它、Jazz和鼓的互Jam, 唱得较少, 而清淡的民谣味和浓重的摇滚声融合得如此赏心悦目。多首长达近十分钟的即兴曲目,也一再显示了他坚守七十年代摇滚的本色和实力。Neil Young一贯都有些抚慰人心的慢板感性作品,这次也不例外,“Music Arcude”空心吉它奏出的空灵味相信你我都意绪难平的。 他还再度演绎了Jimmy Reed 61年的经典作品“Buy what you want me to be” ,不过不再是猫王当年的那种“姣”音,即兴与蓝调味十足,就像坐在Pub中听歌一样。 对很多人来说,Neil Young的声音并不好听,很高亢甚至有些刺耳,而在我却是直入心灵的一枪。他的歌不乏社会写实,只不过更多的时候热情代替了愤怒,倾诉换取了控诉,但他这把不服老的摇滚老枪却永远火爆十足。
[更多]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