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狱

炼狱

从艺历程:在20世纪90年代初的“超载”、“唐朝”、“面孔”等一批流行重金属和硬摇滚乐团刮起了中国的摇滚乐旋风之后,整个90年代的中后期中国的摇滚音乐界无论是出了名的乐团还是处于地下的乐团都在到处充斥着民谣、Punk和Grunge(特别是当美国乐团“NIRVANA”的灵魂COBAIN在自家的地下室见鬼去了之后,唱片公司在商业上的对其大肆宣传更是把Grunge音乐在中国摇滚界推向了一个高潮)。 就当在全中国摇滚界都叫嚣金属已死的呼声下,1997年的一个秋高气爽的下午,在昆明市城西的一家叫“隧道”的金属唱片行,1997年初一个皮肤粗糙黝黑的长发青年和一个单眼皮下充满邪恶的消瘦家伙在昆明市城西的一家唱片店相遇。由于两人都对被当地摇滚人称为“变态音乐”的死亡金属有着共同的爱好,因此两人一见如故,并很快成了好友。这两个家伙就是詹鹏和李永春。 因为着迷于死亡金属野蛮凶悍的编曲和沉重的音色以及敌基督的思想,在1999年的8月俩人在李永春家楼下的车库里拨响了第一个渎神的死亡金属音符,“炼狱”就此诞生了。但在当时只有李永春演奏贝斯兼主唱和詹鹏演奏的吉他,在试炼了一些乐手之后一个叫黄海涛的瘦小伙成为了鼓手,但在三人同乐团好友唐硕(这个身材有些富态的青年人对“炼狱”后来的发展起着不可忽视的重要作用)一起录制了乐团同名曲《炼狱》之后黄海涛离开了乐团。 在同年10月的一个星期一,唐硕带了一个大学校友(一个金属死硬份子)一同去观看乐团的排练。在一段即兴的合作后俩人决定让这家伙到乐团里来试试主唱的位置。但也就是在这个家伙作为主唱参加了乐团的第一次排练之后,由于周边邻居无法忍受车库里传出的一种非人类的咆哮声,从而使得乐团第一次失去了排练场地。11月中旬当乐团再次失去场地暂停排练之后詹鹏在家潜心创作(“垂死者之梦”、“撒旦的礼物”等很多作品都出自这个时期)。 经过漫长的几个月之后,2000年的5月乐团在新的排练场恢复排练。就在这时候,李永春由于个人原因退出了乐团,而其胞弟李永泉(在此之前是一只“SKID ROW”翻唱乐团的吉他手)进入了乐团演奏另一个吉他声部,和李永泉过去同在一个乐团的杨剑飞也同时加入了“炼狱”担任鼓手。就这样“炼狱”以四人阵容走向了凶悍的音乐之旅。 在不为人知的一年排练之后,乐团挚友唐硕将乐团推荐给了在北京的《重型音乐》杂志社,就此乐团在一所简陋的录音棚录制了一张两首歌的EP寄往北京。就在这时唐硕成为了乐团的经理人。时隔不久,MORT唱片公司发行了《众神复活-I》中国金属合辑中收录了乐团小样中的歌曲“撒旦的礼物”,这首作品得到了乐迷们不错的反响,在MORT唱片公司的建议和帮助下,乐团在2002年于MORT唱片公司旗下发行了第一张唱片:《垂死者之梦》(讲述了一个虔诚的基督教徒在临死时梦见他信仰的神欺骗了他,使他带着愤怒的仇恨和永恒的恐惧从炼狱直至坠入地狱)。其中收录的7首作品中包括了小样里的两首歌和一首为纪念对乐团音乐之路影响至深的Chuck Schuldiner(“DEATH”乐团的灵魂人物,于2001年11月死于脑瘤)的厄运金属作品“在深秋中凋落”。在专辑中主唱选用了一个埃及死神的名字——“Serapis”。 在同年5月22日,乐团在昆明一个叫“锅炉房”的酒吧做了乐团的第一次正式演出,在邪恶狂暴的两个小时的现场之后,乐团在当地热爱“炼狱”的乐迷中确立的真正的地位。 在第一张专辑录制之后乐团进驻了一个新的排练场,在这个位于城市北郊废弃多年的剧院里,乐团伴随四周荒凉的野草、满墙壁的枯藤败柳和茂密的竹林进行着新的创作和排练,这一晃就是两个春天和两个夏天。在此期间乐团曾参加过两次演出活动,但因为参加的乐团鱼龙混杂和演出的仓促准备,没有取得任何理想的效果。迫于政府的城市发展计划,乐团离开了这座透发着凄凉的“家园”。以此同时还加上另一个原因(席卷中国的SARS病毒)使得乐团录制新专辑的计划一拖再拖。 2003年的10月,通过Serapis的一个好友的帮忙,乐团把排练场从过去荒凉的郊区搬进了城市的中心地带,高耸的写字楼下川流不息的车流与人群印照着楼上乐团排练中的一丝无奈。同年12月,乐团参加了邻城楚雄市的一个摇滚音乐节,从而乐团终于和一些周边城市的极端音乐爱好者建立起了联系。 2004年1月,乐团再次进入录音棚进行新专辑《邪恶的力量》的录制工作。为了弥补“炼狱”没有专职贝司手的缺憾,詹鹏向其他乘员推荐了一个人,这人是当地一只叫“暗流”的哥特乐团的吉他手。随即Serapis联系上了这个名叫汪俊的小伙子(其实他是Serapis的表弟),一切都很顺利,汪俊的不俗表现让他正式成为了“炼狱”的一员。BASS的加入使得乐团有史以来第一次阵容完整。 新鲜血液的注入本应该使乐团更有活力的前进,但无奈的是由于一些乐团内在和外在的原因,录音工作在进行了一半之后再次停滞。幸运的是在2004年年底,这些使乐团产生消极情绪的原因基本得到了有效的解决,整个乐团恢复正常的工作。乐团在继续录制《邪恶的力量》的过程中抽空创造更新的作品,为下一张专辑提前做着准备。《邪恶的力量》的录制过程映证了一句老话:“好事多磨”,由于录音设备的简陋和录制金属音乐的技术人员严重匮缺(直到07年以前,在昆明这个偏僻的城市几乎没有哪个录音师听过真正的金属),乐团成员只有自己动手完成前期的录音工作和后期的全部缩混工作。可是这些录音和缩混的工作乐团成员过去都几乎不懂,所以只有在各自繁忙的工作中挤出时间来边学边做,从而也导致了唱片的录制工作进度极其的缓慢。直至2006年春,《邪恶的力量》才终于完成。 通过和MORT唱片公司的再次合作,《邪恶的力量》得以在2007年初夏公开面对听众。 因为时隔5年,《邪恶的力量》带着强大的音墙和速度快至32分音符,每分钟快至240拍的高速鼓击的邪恶能量摧毁了一切关于炼狱乐团解散或换人的谣言。有趣的是,在专辑发行前夕,北京出现了一支和炼狱乐团同名乐团,她们以女性歌手为招牌,通过密集的互联网曝光率和频繁的演出迅速的获得了很高的知名度,以至于很多歌迷把两支同名乐团混淆。但是由于这支年轻的北京炼狱创作能力的欠缺,仅仅赢得了一些金属门外汉的喜好,不久后便销声匿迹。 由于乐团成员各自忙于生活与工作,于是取消了为专辑推广的演出和一些必要的宣传活动,就此低调行事。一年后在彻底更换了乐团乐器设备后,乐团又开始了新专辑的创作,值得一提的是,这次的歌曲创作和唱片封面创作几乎是同步进行的,为的是力求达到音乐与唱片封面画高度的统一,所以SERAPIS常在画面创作中思考音乐,在音乐编曲中思考画面。当然由于各自日常工作和生活琐事的繁忙,导致新专辑的创作依然是在极度缓慢中进行。 不过,在新专辑未发表前的2010年春节前夕,迷莲唱片公司与乐队取得联系,以黑胶纪念唱片的形式再版发表了乐队01年发表的EP作品,取同名为《炼狱》。算是对热衷于炼狱音乐的那一小撮金属死硬份子一个小小的礼物。
[更多][举报]

专辑 2

查看更多内容,请下载客户端

立即下载
反馈播放器